第1092章 计中计,幕后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徐澜冷笑,“说得冠冕堂皇,扪心质问,你不是在故意打压我?”

“是故意,也不是故意。”谈熙声线浅淡。

女人眼神一紧:“你承认了?!”

“与其说打压,不如说重惩。本来,这件事算不到你头上,黄董才是最终责任人,而李莎更不用说,要负百分之八十的责任,可坏就坏在,我刚举起枪口,你就自己撞上来。”

“所以,我成了出头鸟?”

谈熙挑眉:“也可以叫——练刀石。”

“这公平吗?!啊!公平吗?!为什么是我,不是周渺,不是其他人?!”

“因为,李莎的调职神情书上是你——徐澜的签名,白纸黑字。”

“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

“公司初立,形势不明,如果我是你,在这种时候就该夹着尾巴低调做人,可惜,徐经理似乎并不明白。”谈熙心情好,不妨多指点两句。

但徐澜似乎并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眼神里除了难堪,就只剩愤恨。

“闭嘴!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她耸耸肩,丝毫不以为忤。

但这副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非但没让徐澜有所平复,反而怒意更甚,“收起你高高在上的姿态,老娘不干了!”

“我劝你想清楚再做决定。”谈熙正色,原本她还是很欣赏徐澜这个女人,不为其他,就那张美得极具攻击性的脸,光看着都让人赏心悦目。

“呵,不用想了,我已经决定了。别以为只有盛谕才是金屋子,谁都想往里面钻!我他妈还真就不奉陪了!”

“OK,记得把辞职信交上来。”

“……”

谈熙拨通内线,言简意赅:“请徐小姐出去。”

很快,之前那个保安进来,五大三粗,一脸凶相:“请吧,这位小姐。”

徐澜回头,狠狠剜了谈熙一眼,而后昂首挺胸离开,像只骄傲的孔雀。

谈熙笑靠在皮椅上,抱臂环胸:“有意思……”

转手拿起座机,拨通一个号码。

响了很久,那边才接,“Hello?”

“张夫人,是我,谈熙。”

“原来是谈总,看来答应我的事已经解决好了?”

“抱歉,只成功一半。”

那头顿了顿,“什么意思?”

谈熙一手托着听筒,另一只手有节奏地在办公桌面上敲打,“徐澜被降职后,咽不下这口气,刚才已经向我提出辞职,所以接下来的忙我可能帮不到你了。”

“谈总,我记得我们最开始谈好的条件不是这样。”那头声音沉凛下来,有种莫名的阴和冷。

谈熙笑意未改,声音不变:“但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么说,谈总要违背我们之间的约定?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已有动怒的征兆。

“约定?”嗤笑一声,谈熙也不再跟她卖关子,“你给我天谕中高层员工的详细资料,我替你出手教训徐澜,如今咱们银货两讫,张夫人哪来这么大怨怒?”

“我的意思是让你把那个贱女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狠狠地打压,狠狠地折磨,你听不懂人话?!”

谈熙眼底泛起冷色:“我现在怀疑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张夫人!从头到尾,我好像只答应过‘教训徐澜’,除此之外,我好像并没有承诺其他。”

“如今,我捋了她的职,又把人解雇了,难道还不算一个惨痛的教训?”谈熙特地把最后两个字咬重三分,不像强调,更似讽刺。

“你在跟我玩文字游戏?”那头传来磨牙声。

“随你怎么说。至于后果,张夫人,我还真没想到能有什么后果,你这番狠话怕是撂错了对象。”

“是吗?”女声突变轻柔,带着一种近似呢喃的软意,乍一听,还以为是哪个可人儿。

不过谈熙见过张岩两口子的合照,比起徐澜的美艳张扬,这位天谕的前任老板,张家的正经媳妇儿,顶多只能称清秀。

颜值不高就罢了,连性格也不怎么样。

听着那头温声细语,谈熙丝毫没有感受到如春天般的温暖,如果真要形容,顶多就是个“倒春寒”吧。

“张夫人有话要说?”

“刚才谈总提到后果,你说我要是把你和我联手整治一个无辜女人的事告诉陆总,他会怎么看你?”

“哈哈——”谈熙顿时忍不住乐出声。

“你笑什么?!”

“我笑你连情况都没弄清楚就敢来威胁我,难怪天谕这些年在你的带领下只会原地踏步。”

“谈熙,我在说这件事,你扯到那件事,难道不是心虚?!放心,我一定会字字不漏把事情经过说给陆总听。”

“好啊,那就麻烦你多费唇舌了。”

“你!难道就不怕吗?”

“怕?”谈熙奇怪地反问一声,这个张夫人还真好玩儿,“那你说我应该怕吗?”

“你当然该怕!男人呐,最喜欢没有心机、天真单纯的女人,一旦陆征识破你丑陋的面具,你觉得自己还能笑得出来?”

“张夫人,看来你确实有点单蠢,想必张总应该很喜欢你吧?”论戳人痛脚,谈熙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讽刺我?”

谈熙耸耸肩,这一通电话实在讲得她神清气爽:“你说是就是呗。”

“……”

“别把所有男人都当成张总,我家陆征的耳根子没那么软,比起外人的三言两语,他只会相信我这个枕边人,这叫亲疏之分,张夫人应该懂吧?”

“谈熙你别嘴硬!”

“不信的话你可以马上打给陆征,看看他究竟是信我,还是信你。”有恃无恐,嚣张至极。

张夫人攥着手机,面色发白,如果谈熙是装的,那她必须承认这个女人的演技不是一般很好,因为她至今没有听出对方言辞间存在丝毫露怯。

“好!我倒要问问陆征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女人是个蛇蝎毒妇。”

“请便,说的时候千万别把你自己忘了,我是从犯,那你就是主使,我很好奇张总究竟知不知道他口中那个温婉贤淑的媳妇儿是个表里不一的阴险女人。”

张夫人表情一僵,呼吸迟滞,“你、威胁我?!”

“这叫有来有往,彼此彼此。”

沉寂半晌,久到谈熙以为电话已经挂断了,那头才再次开口,“抱歉,我收回刚才那些话,正如你所说,事到如今,咱们银货两讫,今后就当不认识。希望谈总能够守口如瓶,讲点道义。”

“这是当然,做生意,讲的就是诚信二字。”

“谢谢。”

“不客气,张夫人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也有份回礼送上。”

“不必了,我什么都不缺。”

“要的要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玩意儿,三句话罢了。第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第二句,纸包不住火;第三句,多做好事少害人。”

谈熙说完,也不听对方怎么回应,直接挂断。

呵,金融圈的斯密斯夫妇?

也不过如此。

刚挂了座机,手机又响了。

陌生号码。

谈熙挑眉,眼底掠过沉思,接着指尖轻轻一划,接通。

“喂?”

“谈总,我是张岩。”

呵!

这两口子是约好的吗?

见谈熙久未回应,张岩有些烦躁地又喊了两声,听语气还挺着急的。

“张总有事吗?”

“我想问问徐澜的情况,你没有把她怎么样吧?”

“怎么,怕我跟你老婆合作,让她吃苦头?”谈熙状若玩笑。

“这么说她真的找过你?!”男人音色陡然一沉,“那个疯女人!”咬牙切齿。

谈熙不耐烦听别人家里那点儿破事儿,直接道:“徐澜辞职了。”

“……你、说什么?”

“我说她辞职了。”

“怎么可能?!她那么要强的一个人,绝对不会轻易认输,是不是你……”

“是我。”谈熙语气冷淡,“是我故意激她提出辞职,张岩,你要想清楚,张夫人既然能找上我,也能找上其他人,盛谕的员工多是她曾经的手下,要对付一个徐澜还不容易?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题外话------

日常求票,谢谢小仙女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