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只能帮到这里/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头沉默良久。

原本,谈熙不想掺和人家夫妻之间的私事,但张夫人手里握着她一直想要的东西,想了想,便应承下来。

无非就是给徐澜小鞋穿,想尽一切损招折腾她,如果不是和平年代,谈熙估计那位会做得更丧心病狂。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

张夫人既然能找上她,也可以找别人,谈熙只能暂时答应,把人稳住再说,毕竟徐澜还是盛谕的员工。

不曾想第二天又接到张岩的电话,东拉西扯,全是无关痛痒的话题。

“张总有事说事,我很忙。”

“……麻烦你看顾一下徐澜,她那个人心气高、性子傲,很容易得罪人。”

当时谈熙就头疼了,这两口子一个打电话来叫她修理徐澜,一个又让她照顾徐澜,算什么事儿?!

张岩见她不想答应,连陆征都搬出来了。

就这样,谈熙成了夹心饼干,或者说双面间谍?

时间回到当下,谈熙那番晓以利害的话一出口,张岩便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半晌,“你费心了。”

谈熙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讽笑,声音却四平八稳,通过无线电波传进人耳朵里,有种莫名的凉淡:“举手之劳,张总客气。”

通话结束,谈熙和这两口子的买卖也到此为止。

却说徐澜憋着一口怒气冲进电梯,冰冷的合金门铮亮反光,倒映出自己那张扭曲丑陋的脸,眼里突然涌上一阵茫然。

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降职,辞退……那她这么多年的努力,算什么?

一个笑话?

叮!

电梯门打开,入目是嘈杂的大办公室,做着鸡毛蒜皮,拽得二五八万,嘴碎,刻薄,爱贪小便宜……

看着那些老油条同事,她无法想象自己在这种地方工作究竟是什么样子。

辞了也好,吐出一口浊气,徐澜突然觉得一身轻松。

回到座位,打开电脑,十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击,不到两分钟,一份《辞职申请》新鲜出炉。

幸好从人资部带过来的纸箱还没拆,现在也不需要重装,拿上申请书,抱好自己的东西,大步离开。

“哟,徐经理这是往哪儿去?”一个中年女人笑得异常灿烂,眼中讽刺不加掩盖。

“让开。”

“发脾气了?叫你一声徐经理,还真以为自己是经理?哼!现在你已经跟大家一样,都是普通职员,还以为自己在办公室里坐着喝咖啡呢?”

“我说了,让开。”徐澜的声音很冷,眼神冰凉,但微微扬起的下巴还是泄露了几分傲气。

她是落魄了,但有些东西已经融进骨子里。

“拽什么拽?你……别太嚣张!”

“呵,”嗤笑一声,女人烈焰如血的红唇犹如一柄尖锐的玫瑰刺,“我已经辞职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确定要挡我的路?”

中年女人被徐澜眼里的煞气骇到,眼皮猛地一跳,不情不愿地侧开身子,余光瞥见有人朝这边张望,唯恐丢了面子便对徐澜走出不远的背影一阵骂嚷。

交了辞职信,徐澜抱着一口纸箱站在盛茂大门前,看看近处步伐匆忙的西装男女,又瞅瞅远方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

天边,日头正灿。

面上拂过一缕微风,隐隐携带花香,“春天来了……”

糟糕的心情奇迹般好转,未来似乎没有她想的那样艰难。

突然,手机响了。

她把纸箱放到脚边,朝屏幕上一瞥,很快露出厌恶之色。

挂断。

没过几秒,又响起来。

“张岩,你是不是有病?!还要说多少遍,不要再烦我了!不要再打电话来!”

“澜澜……”

“闭嘴!叫得真恶心。”

“你辞职了,对吗?”男人的声音带着沉重的歉疚,以及无可奈何的妥协。

徐澜仰头望天,逼退些微泪意:“是啊,辞了。”声音很轻,仿佛真的没什么所谓。

张岩咬牙,心头剧痛。五年的枕边人,他怎么会听不懂女人言辞间掩藏的悲切?

当初,徐澜对他屈服,估计只有三分是为了情,剩下七分则是为了得到晋升机会。

她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唯一能让她有所安心的只有事业和钱。

张岩不能给她婚姻,出于弥补的心态,只能不动声色为她创造一次又一次的晋升机会,每每看到她笑了,自己也会忍不住心情大好。

徐澜就是有那种让他掏心掏肺的魔力。

“我在京都有一家猎头公司,你帮我管理一阵好不好?”

“不需要。我们已经断了,张总还是干脆点。”

“澜澜,你一定要说这种话吗?”

“哈?不然我还能说什么?答应下来,然后对你千恩万谢,最好再飞到澳洲陪你睡一觉?张岩,要点儿逼脸。”

“徐澜!你别不识好歹!”

“别吼了,当心你老婆听见,又来找我麻烦。怎么,还嫌我被你害得不够惨?”

那头顿时软化下来,“我知道你心头有怨,但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

“不是故意?这四个字能赔我孩子的命?”

“……对不起。”

“张岩,到底为止吧,我犯贱,我给人当三儿,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让我遭报应了。宝宝的一条命够抵我的罪孽了,从今往后,咱们就当彼此是陌生人。你在澳洲过你的新生活,我也会有自己的归宿。”

“归宿?什么意思?!别嘴硬了,其他人满足不了你!你就是个荡妇!”

“嗤——那还真是抱歉,黄董体力就不错,我睡得很开心。”

“徐澜,你个臭婊……”

懒得听他那些恶毒的字眼,女人单方面结束通话,脑海里一会儿闪过张岩情深不渝的目光,一会儿又掠过黄光达阴刻狡诈的嘴脸。

“呵……”徐澜忍不住咧了咧嘴。

她这跟的都是什么男人?!

一个比一个垃圾,好在自己没有陷进去太深,拔出来的时候也不会太困难。

男人没了,可以继续撩。

工作没了,可以接着找。

她还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自然也没什么可绝望的。

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

“你他妈烦不烦……”

“徐小姐,这里是CK集团苏黎世总部。”标准的英伦腔,流畅悦耳。

徐澜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再说一遍?”顿了顿,才反应过来自己用的是中文,连忙改成英语。

“这里是CK集团苏黎世总部,我叫Vivian,谈总的个人秘书。不知道徐小姐有没有兴趣来苏黎世工作,当然,这可能会很累,也很孤单。”

徐澜屏住呼吸,心明明提到嗓子眼儿,却仍然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请问,给我什么位置?”

“办公室职员,但每季度会进行相应考核,一旦通过就有晋升的机会。徐小姐可以慢慢考虑,三天后给我答复。”

“不用三天,”徐澜一双眼睛从未像此刻这般明亮过,仿佛跳动着两簇幽幽火焰,“我答应了。”

“Welcome!”

……

谈熙接到Vivian的电话,“……好,我知道了,按正常流程来办,我只是给她一个机会,能不能爬上去还要看她自己。”

“明白了。”

谈熙把玩着手机,倏而勾唇,她也只能帮她到这里了。

有了“李莎事件”在前,fire掉一个资深HR经理,连黄董也被打脸,谈熙的铁血形象就此树立。

女魔头不愧是女魔头。

紧接着,人力资源部公开了各个岗位的考核机制,并且从即日起开始实施。

看着那些条条框框,金规铁律,苛刻吗?

答案是肯定的。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公平。

两方阵营不再忙着勾心斗角,相互倾轧,都十分默契地投身工作当中。

不想被压一头,好啊,那就凭实力说话。

不到一个月时间,谈熙明显能够察觉公司青年员工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题外话------

六点半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