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一会儿慢慢玩/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庆祝林寻升职,刘跃在长富宫订了个包间,邀请27楼的人一起去happy。

包括谈熙、许一山夫妻、许强和王文峰。

艾肯和Linda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一下班就去刘跃办公室候着了,最后索性连林妙妙和周渺也一块儿叫上。

林妙妙是林寻姐们儿,两人又同姓,私下里关系好得很。

至于周渺,这次调职由她一手经办,虽是职责之内,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该请。

“寻寻,恭喜升职,以后老妹儿就靠你照拂了哈~”林妙妙把着林寻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刘跃目光一暗,直接把她拎开,自己坐到林寻身边:“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你现在好歹也是部门经理了,别老这么跳脱,当心管不住下属。”

“我说刘总,”妙妙小姐翻了个白眼儿,“你这醋得也太明显了,不爽就不爽,干嘛拿我工作说事?况且,证券投资部被我管理得那什么汤……对!固若金汤!孩儿们很听我这个老大的话好伐?你少乱讲。”

别看林妙妙像个缺心眼儿的傻白甜,管理部门却很有一手,正如她刚才所说,证投部上下一心,氛围和谐,路过20楼经常听到有笑声。

“寻寻,你说我厉不厉害?”林妙妙绕到另一边,伸手去拍林寻肩膀。

后者一避,眼神警告她收敛点,然后往刘跃身边靠,这才让某人渐趋泛黑的脸多云转晴。

林妙妙撇嘴,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向林寻:“难怪被人吃得死死的!”

许强和王文峰吃惊地看着眼前一幕,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许一山凉凉扫过二人:“以后聚会还很多,趁早习惯。”

“……”

“人齐了吗?”

“谈总还在办公室。”

“谁去叫?”面面相望,皆不做声。

艾肯眼珠一转,“周渺姐,你去,女人之间好说话。我们先到停车场等,走吧走吧……”

一行人被吆喝着离开,却迎面撞上从电梯出来的陆征。

两方顿住,一瞬沉寂。

陆征:“要聚餐?”

刘跃点头:“我请客,陆总也一起?”

“你们谈总去不去?”

“要的。”

“嗯,我跟她一道。”

说完,朝里面办公室走,掠起一阵冷风。

周渺耸耸肩:“这下不用我去叫了,咱们走吧。”

林妙妙忍不住打嗝。

艾肯丢来一记嫌弃的眼神儿:“还没开饭,你就饱了?”

“狗粮塞太多,有点撑。”

“……”

王文峰拧眉,目露疑惑:“那位是?”

许强同样好奇,虽然心里已经有猜测,但还是忍不住求证。

“哦,谈总的男人,陆大总裁。之前没见过?”程雨挑眉。

许强摇头,确实没见过。

毕竟不在同一阶层,圈子和圈子之间并无交集。

“放心吧,以后像今天这样的见面机会还很多。”

“……哦。”

陆征进去的时候没看到人,脚步一转,径直往里间走。

门没锁,伸手推开,入目是女人雪白的后背,两指宽的黑色Bra带横亘而过,衬得肌肤愈发雪白。

谈熙正换衣服,冷不防听到推门声,迅速扯过一条披肩把上半身裹住,猛然回头,眼底一派凌厉。

“是我。”

陆征走进来,关门落锁。

谈熙松了口气,丢开披肩,从柜子里取出一件浅灰色套头衫,“你怎么来了?”

男人上前替她整理领口,很方便的V领,并不需要多做整理,但他却很认真,目光落到女人白皙颀长的脖颈间,隐隐灼热。

“刘跃请吃饭,我们一起。”

“他叫你了?”

“嗯。”

“啧,手往哪儿摸?”谈熙挡开,“老实点。”

“领口太低,差评。”黑梭梭的冷眼睨着某处,稍稍俯身都能看见沟了。

“是吗?”谈熙对着镜子,“我觉得还好。”边说,边换了双平底鞋,露出白皙的脚背,走路的时候甚至能看到几条因用力而微凸的脆骨,平添美感。

大掌扶住她的腰,手指轻轻摩挲,陆征与她并肩站在全身镜前,一对璧人,男帅女靓。

“要不……我们别去了?”音色沉哑,带着几分撩人的性感。

谈熙警惕:“你想做什么?”

“做爱做的事。”

“……在这里?”

“那就更好了。”

谈熙哼笑,微微偏头,“美得你。”

一个旋身,脱离男人怀抱,顺手抓起包包:“走了。”

陆征看着那截小腰在自己面前扭啊扭,咬咬牙,迈步追上去,“天冷,加个披肩。”

说着,把女人上半身裹得严严实实。

谈熙:“……”大哥,披肩也不是这么围的吧?跟包粽子一样。

两人去到车库,刘跃一行已经等了有一会儿,正嘻嘻哈哈,彼此说话。

周渺眼尖:“谈总和陆总来了。”

大伙儿不由正色,见谈熙换了套衣服,小女人一样被陆征揽在怀里,顿时目露揶揄,几分暧昧在彼此间交流传递。

刘跃轻咳一声,“人齐了,咱们走吧。”

纷纷上车,驶向长富宫。

席间,有陆征和谈熙这两尊大佛在,大家没敢放太开,一个个闷头吃菜。

刘跃站起来主动举杯,先敬谈熙,再请大家今后对林寻多多关照,言辞恳切,俨然护佑小崽儿的做派,生怕有谁欺负了林寻,顿时引来一片起哄声。

因着都开了车,不敢喝酒,只能用饮料代替。

谈熙喝完,陆征也赏脸喝了,还朝林寻瞅了几眼。

“谈总多了个男秘书,陆总不会吃醋吧?”Linda出言调侃,她跟陆征见过几面,还算熟识,因此胆子也大了几分。

“没有威胁的异性不算情敌。”

此话一出,瞬间怔愣,然后爆发出更热烈的哄笑。

高冷无敌的大冰块儿居然一本正经回应了这种无聊问题,就像神祇下凡尘,沾染了烟火气,不再那么难以亲近,气氛轻松不少。

吃到后面,众人慢慢放开。

许强完全暴露本性,成为最能闹腾的那个,明明没喝酒,脸却红得像猴屁股,痴痴瞅着刘跃和林寻,转头朝王文峰嘿笑:“还挺有趣的,要不咱俩也组个‘西皮’?”

“组你个香蕉皮,滚蛋!”王文峰脸都黑了。

“开个玩笑嘛,瞧你那紧张劲儿,老子喜欢搞女人,才看不上你这把干柴骨头,折腾两下就散架了。”

“……”哦,瘦是我的错?这叫隽秀!

取笑了王文峰,许强一个劲儿朝陆征瞅,终于鼓足勇气,端着一杯饮料站起来,“陆陆陆总!我我我我老许敬你一杯,那什么……以后多指指指教!什、什么都不说了,干!”

说完,仰头把整杯饮料灌进肚子里。

王文峰:“傻缺。”舌头都捋不直,还敬什么酒,丢人现眼。

谈熙扶额,抿了抿唇,忍住,不能笑。

“噗哈哈——”林妙妙一口饭喷了,“许总,你太逗了。”

这一笑,把大家都给带动了。

许强羞愤欲死,好在余光看见陆征也牵了牵唇角,然后举杯喝了口饮料,他姑且就当那位爷回应他的示好了——开熏~

吃完,刘跃跟林寻去结账,程雨偷偷摸摸把谈熙叫到一边。

“谈总,上次的事我要郑重向你道歉。”程雨退后半步,四十五度鞠躬,一脸羞愧与歉疚。

唬得谈熙一愣一愣,“你干嘛?”

“就上次,我不知道陆总也在办公室,居然说漏嘴,没影响你们感情吧?影响了也不要紧,喏,这个东西给你,保管手到擒来,服服帖帖。”说着,把一个印着某大牌logo的纸袋塞到谈熙怀里。

“媳妇儿,走了!”许一山开了车出来,降下车窗,嗓门儿洪亮。

“老公,我来啦!”声音那叫一个甜,跟平时雷厉风行的程大状判若两人。

“谈总,我们先走了。”

谈熙点点头,眼神一飘,越过许一山看见程雨坐在副驾驶位上朝她挤眉弄眼。

搞什么鬼?

正准备低头看看纸袋里面是什么东西,陆征把车开到她身边停下。

谈熙拉开车门坐上去。

“什么东西?”

“不知道,程雨送的。”

看包装袋应该是化妆品之类的东西,陆征便没有再问。

回到圣泉天域,刚好十点。

两个小的已经睡了,老太太屋里亮着灯,见两人回来打了个呵欠,很快灯就歇了,这是在特地等门。

谈熙回房间,陆征走到客房门口,脚下一转换了方向,直接从门缝挤进来。

“媳妇儿,我要跟你睡。”

“……”谈熙懒得理他,径直往浴室走。

男人像个小尾巴,跟着黏上来,“一起洗。”

谈熙砰的一声,关门。

陆征摸摸鼻子,有点尴尬,有点窘。

“媳妇儿,开门。”

“……”

“我帮你搓背啊?”

“……”

“揉肩捏腿。”

“再嚎今晚你就睡客房。”

二爷乖乖闭嘴,想了想,“那我先去客房把澡洗了,一会儿咱俩——慢慢玩。”

谈熙躺在浴缸里,闻言,不由笑骂:“骚气!”

洗完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拆开程雨送的纸袋。

谈熙也以为是口红或者护肤品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只有几片黑色布料,外加一张卡片,上书——

谈总:

我朋友设计的必杀神器,全新整套,超级适合你的身材,一定要穿啊啊啊啊!

最后还附带一张大大的笑脸。

“这个程雨……”不过这几片布料摸起来倒是很舒服,又软又服帖,要不……试试?

用干毛巾胡乱擦了两下头发,谈熙拎着几片看似破烂的布料往浴室走。

……

陆征一改往日的战斗风格,不仅破天荒用浴缸泡澡,还在水里加了几滴精油,薄荷味的,把自己从头到脚搓得香喷喷,然后穿上浴袍,甩了甩头上的水,径直往谈熙房间走。

满脑子都是那档子旖旎事儿,嘿嘿。

刚拧开门把,便见一道白影晃过,陆征定睛望去,女人已经披好浴袍,正绾腰间的系带。

然后转头看他,双颊绯红,眼睛也湿漉漉的。

陆征没多想,以为她刚洗完澡,走过去拿起吹风,“过来。”

“哦。”谈熙乖乖听话。

剪了短发之后,不管洗头发,还是吹头发,都比以前快很多。

“干了。”谈熙抬手一摸。

男人有点怅然,收起吹风,突然看见她后颈的位置有根黑色系带,他伸出指头勾了勾,“这个……”

谈熙浑身一僵。

陆征发现不对劲,开始从后领扒她的浴袍。

谈熙嗖的一下站起来,跳开两步远,“你等等……”

“小东西,你不老实。藏了什么?嗯?”

“你后退呀,退到床边我就告诉你。”

男人挑眉,眼里满是兴奋,一步一步退到谈熙指定位置。

谈熙莞尔,笑得三分邪,七分媚,“大甜甜,你送了天谕和磐规,我好像还没来得及道谢。”

“所以?”

“今天补上。”

“怎么补?”男人喉头发干,显然已经洞悉了此间套路。

都是老司机,一上路就知道怎么走。

谈熙扯开腰间系带,在男人渐趋灼热的注视下,脱掉浴袍……

------题外话------

我以为大家都会选A,没想到大部分选了时璟小哥哥诶,看来是时候把这颗糖放出来溜达溜达了~所以,正确答案是AAA!

六点半还有更,摸摸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