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静变化很大,这是谈熙见她第一眼便得出的认知。

相较于五年前那个为了钱和男人汲汲营营、忐忑不安的女人,如今的她俨然修炼成一名合格的豪门太太,金堆玉砌,养尊处优。

谈熙打量她的同时,任静也在不动声色打量着谈熙。

女人一袭黑色职业套装,Two的高定款,价格是她身上这件连衣裙的两倍,淡妆配红唇,有种说不出的美艳风情。

目光凌厉,眼神清明,一看就是职场里摸爬滚打的“白骨精”。

“熙熙越来越好看了。”

“静姐也一样。”

彼此不动声色地恭维,至于几分真心,不得而知。

谈熙喝了口咖啡,“静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姐妹之间还不能叙叙旧?”

“这样啊……”谈熙淡笑,指尖抚过杯口,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慵懒。

任静笑容一顿,旋即又加深几分:“听说天谕和盛茂正式合并,最近很忙吧?会不会耽误你工作?”

“是有点忙。”

“……”

“不过喝杯咖啡的时间还是有的。”

言下之意,随你说不说,反正我喝完这杯就走。

任静笑意未改,眼神却折射出一丝锋利:“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咄咄逼人。”

“习惯就好。”不怒不恼,甚至还朝对方露出一个十分明媚的微笑。

任静眼神微闪,隐隐狼狈,笑容彻底收敛:“既然谈总时间宝贵,那我再绕弯子就显得太不识趣。”

“嗯,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

“谈夫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是“静姐”,也不是“二婶”,一句“谈夫人”早已猜透今日任静约她见面的意图。

“你打算怎么对付谈氏?”任静死死盯住谈熙,不放过对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首先,你叫错了,曾经的谈氏早已改名磐规。再者,谈夫人恐怕说笑了,磐规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对付它呢?”

任静一哽,“我不想玩文字游戏,你知道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我猜谈夫人想问,我会怎么处置谈武吧?”

“那是你二叔!”

“Well,”谈熙耸耸肩,眼神却凉淡得可怕,唇角邪肆上扬:“那又如何?”

“你准备六亲不认吗?!”

“在谈夫人眼里,如何定义‘六亲不认’这四个字?”

任静咬唇,“你对你二叔赶尽杀绝,就是六亲不认。”

“So,你要我以德报怨吗?”谈熙的表情太轻松,看不出丁点儿严肃,就像在听什么笑话。

这样的做派顿时激怒了任静,“我在跟你聊正事,你怎么可以……就算不想听,也麻烦尊重别人!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谈熙目光骤冷,“如果我不尊重人,你恐怕还坐在这里干等。至于基本礼貌,那也是要看人的。”

“你!”

“静姐日子过得太安逸,眼睛长到头顶还不自知,我劝你趁早拿下来,免得够坏了脖子,得不偿失。”

女人脸上闪过难堪。

是了,这才是谈熙,最会往人痛脚上戳。

任静以为这几年的磨砺已经让她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本去面对谈熙,没想到真正交了手,她还是如此不堪一击,就像五年前,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巨大的压迫感和失落感将任静包围,面上却不肯认输,兀自咬牙强撑:“你真的要把我们一家人逼上绝路吗?!”

“呵,一家人?”谈熙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你现在倒是跟谈武站到同一阵营,相亲相爱,据我所知,你当年可不是这样啊?”

任静浑身僵住。

“能让谈武踢开张茹秋,你也算有本事。听说当年的离婚风波闹到满城风雨,还给四方城民众添了不少笑料。可谁又知道,谈武不惜离婚也要娶进门的女人,曾经伙同外人想要架空他呢?”

“你闭嘴!”

当年,谈熙让任静想办法把谈武的股份弄到手,作为回报她给她一笔钱以及出国护照,保她下半生安平富足。

结果,谈熙出国,任静产子,事情就这样搁置下来。

“静姐该不会已经忘了吧?”谈熙挑眉,笑得三分恶意,七分戏谑。

任静恨不能冲上去,抓烂那张脸。

但那个人是谈熙,她不能,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不会平白无故提这个,说吧,到底想做什么?”竭力平静,但声音还是泄露了一丝紧张。

“没有别的意思,就想提醒提醒你,到底谁占据主导权。”

任静约她出来,言辞间诸多试探,俨然将自己放到与谈熙同等齐平的位置,更甚者企图压她一头。

所谓小人得志,不外如是。

这么急于求胜,嘴脸实在不大好看,既然如此,谈熙就不妨点拨两句,让她认清事实。

------题外话------

晚上十点半还有一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