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别人家的孩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宁表情都僵了,易浩林小盆友才勉强摆好Pose,找准最佳角度,用力按下快门。

紧接着,连续的咔嚓声响起。

第一张,还能看。

第二张就开始惨不忍睹。

一个实力嫌弃,一个超不耐烦。

“你这个女人,连拍照都不会,真蠢!”

许宁咬牙:“臭小子,我是你妈,给我放尊重点!”

“切,后妈而已,又不是亲妈。”说完,做了个鬼脸,大步跑开。

“老公,你看你儿子……”

易洪避开女人的手,眼神冷淡。

许宁心口一悸,骤然噤声。

接下来是创意设计展。

一把筷子,一个鸡蛋,一个橘子,外加小刀、胶棒、记号笔等辅助材料若干,制作一件手工艺品。

小丫头很快有了主意,谈熙就给女儿打下手。

“妈咪,你帮我切一下这个橘子,对半分哦……”

“妈咪,能不能把鸡蛋敲成两半?上面小一点,下面大一点,然后在敲开的地方画波浪线。”

“哎呀!不是这种大波浪,要小小的,就像漫画书里小鸡破壳那样……”

“妈咪,这个粘一下……”

“妈咪,帮我把筷子剪短……”

堂堂盛谕兼CK总裁被女儿当成了小员工支使,别说,这感觉……还挺新奇,也蛮酸爽。

很快,一刻钟时间到。

很多组家庭都还是半成品,为数不多在规定时间完成的作品也良莠不齐。

遇夏把刚做好的“破壳小鸡”放到桌面正中间,然后把垃圾收拢,再扔进垃圾桶,完全是自发主动的行为,也没要谈熙帮忙。

周围家长惊奇不已,同时伴随着极度艳羡的目光。

传说中别人家的娃……

再看看自个儿面前扭来扭去、老不安分的熊孩子,恨不得一巴掌呼噜下去,打通任督二脉,也好让灵智开窍。

遇夏的作品是一根筷子支起来得的破壳小鸡,正顶开小半截蛋壳,露出嫩黄色的鸡头,橙色的喙。

半个橙子当底座,半个橙子被母女俩吃到肚子里,还挺甜……

毫无疑问,再次夺冠。

小丫头兴奋得直跳跳,朝陆征和阿流所在的方向晃了晃手里的奖杯,模样儿臭屁又嘚瑟。

“尾巴翘上天了。”冷酷少年小阿流忍不住吐槽。

陆征凉飕飕看了他一眼。

小家伙脖颈一缩,视线投向别处。

哼!会做手工有什么了不起?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紧接着,是造型大比拼。

两卷纸巾交给家长,要求二十分钟内为自家宝贝设计一套衣服上台走秀。

谈熙本来就学美术设计,这可难不倒她。

测量尺寸,准备针线,只见那双手在小姑娘身上比划之后,又对着纸巾卡寸,用铅笔在上面打了几个记号,便直接开始剪裁。

女人目光专注,动作干脆,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不经意间吸引众多目光。

比起大多漫不经心、重在参与的家长,她像一个苦心孤诣的匠人,以近乎虔诚的态度对待着手里的“布料”,好像要完成一件绝世名作。

就连小姑娘站在一旁也看呆了。

这个时候的妈咪比任何时候都漂亮……

谈熙专注于手里的工作,遇夏则扬起小脑袋,认真凝视着母亲。

陆征举起相机,将这幅画面永久定格。

二十分钟,时间不长,但对谈熙来说绰绰有余。

最后老师拿着计时器,宣布“时间到”的时候,谈熙刚给女儿穿好纸制公主裙。

挂脖肚兜的款式,裙摆层层漾开,拖曳及地,上半身还点缀了几朵嫩黄色小纸花,无疑,皆出自谈熙那双巧手。

“乖女儿,摆个pose。”

遇夏从善如流,两手拈起裙摆,原地转了个圈,而后一个优雅谢幕礼,到底是拍过海报的半专业童模,还真有点小明星的架势。

裙子很结实,不仅没松没掉,还在空中绷起一个美丽的圆弧。

“哇塞——她的裙子好漂亮!”

“妈妈,我也想要!”

“呃……”可是你妈妈我,不会做啊!

由于谈熙的水平实在超过了业余范畴,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遇夏妈妈,你的手真是太巧了!服装设计师吗?”一位年轻妈妈上前,笑着询问,眼里满是崇拜。的

“过奖了,大学学过两年美术设计,所以有点儿底子。”

“难怪,看你拿剪刀的姿势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谈熙跟她聊了几句,见陆征和儿子的项目要开始了,便告辞离开。

那位妈妈站在原地,目送她走远:“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太太……”她突然有那么点儿自卑了。

“妈,你做的小夹克也很好看哦!超级帅气!咱们拿了第二名,晚上让爸爸请客。”

顿时,那点儿莫名其妙的小情绪烟消云散,“好!咱们今晚吃大餐,让你爸自个儿付钱去!”

换来小家伙一阵咯咯的脆笑。

幸福就在眼前,又何必羡慕其他人?

年轻妈妈吐出一口浊气,顿时豁然开朗……

后面的项目,诸如魔方、碰碰车之类,比较偏男性化。

果然,参赛的大多是父子组。

魔方项目。

陆征和小阿流三下五除二就把打乱的魔方还原,所用时间不超过两分钟。

父子俩大眼对小眼,又同时转头看其他人比赛。

很快,易洪和易浩林父子也大功告成。

“扭什么扭?站好!”易洪实在忍无可忍,压低声音,冷斥。

“凶什么嘛?我在找夏夏。”

“找人小姑娘干嘛?”易洪浓眉一挑。

“告诉她,我有多厉害!”

“嗤——有个第一名的弟弟,你觉得她还会稀罕第二名的同桌?”

易浩林被他爸绕得有点晕,但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

不由反驳:“她就稀罕!稀罕得不得了!”

“小屁孩儿,还想讨人姑娘稀罕,瞧把你能耐得?”易洪一巴掌拍到儿子后脑勺。

“嘶!都让你拍笨了……那什么……我究竟是不是亲生的啊?”

易洪面色微沉,“小兔崽子说什么蠢话?”

“那干嘛给我找后妈?”

易洪来劲了,“亲生的跟找后妈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那不然你找个妖艳贱货来虐待我干哈?”

“妖艳贱货?虐待?你这都跟谁学的词儿?”男人面沉如水。

“就电视,网上啊……”

“她怎么虐待你了?”

别看易浩林年纪不大,心眼儿真不小,眼珠一转,就知道机会来了。

哼哧哼哧把袖管一撸,把手臂内侧指甲盖大小的乌青展示出来:“自己看,她都把我掐成这样儿了……”

易洪面色微变,周身气势乍然冷凝。

“她还做过什么?”

易浩林听到他爸的磨牙声,心肝儿打颤,“……不给我做饭吃算吗?”

魔方项目,陆征父子拿下第一名,易洪父子第二。

站在简易领奖台上,拿着含金量为零的奖杯,小耗子朝遇夏露出一个得意又张扬的微笑。

后者啪啪着小肉手,为他鼓掌。

阿流抿唇,忍不住冷哼:我还是第一名呢!老二有什么好鼓掌的?不识货。

接下来两人三足,陆征和阿流配合不大好,没能拿到名次。

易洪和易浩林父子俩勇夺第一。

“夏夏,奖杯送给你!”易浩林小盆友丢开易洪的手,花蝴蝶一样朝小姑娘飞奔而去。

遇夏有点懵:“送给我?为什么?”

“因为……”小家伙看了她一眼,又难为情地低下头,脚尖在地板上画圈圈,半晌,才鼓足勇气,“我爸说,真正的男子汉就要把最好的给自己喜欢的女人。”

“啊?”小姑娘没怎么听懂。

“哎呀!反正就送给你!”

“不要,我自己有。”

“那个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易浩林烦躁地抓了抓后脑勺:“因为这是我送的。”当然不一样了。

遇夏怪怪地看了他一眼,反正就是咬定“不要”。

易浩林急了:“你是我女朋友,怎么可以不要?”

------题外话------

八点半二更,八点半哦,不是六点半哈。

另,日常求票,打滚儿卖萌~么么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