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辆碰碰车迎面直冲而来,阿流迅速向右打方向盘避开,却不料右边又杀出一只拦路虎。

哐——

两车相撞,由于是软皮安全杠,除了颠得慌,其他倒没什么。

陆征人高马大,这点小震荡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事儿,但阿流不同,就那一下他觉得自己屁股都要开花了。

面色刷的一下泛起苍白,唇却抿得死紧,愣是让人看不出半点异样,包括坐在旁边的陆征。

反观对面那辆车里,小男孩儿已经丢开方向盘,嚎啕大哭。

最后不得不弃赛离场。

阿流眼神没有半分波动,甚至连丁点抱歉和愧疚都没有,直接踩下油门,直奔终点。

一开始他对方向掌握还不很顺手,但很快就适应了现状,左闪右避,灵活至极。

就在距离终点不过二十米的位置,身旁另一辆车追上来,隐约有齐头并进之势。

陆征这个家长完全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不仅没有起到辅助作用,反而手肘搭在车门上,悠闲地欣赏风景。

是的,他根本没管阿流。

距离终点十五米,旁边的车追上来。

阿流眉眼一暗,目光越发凌厉,宛若出鞘宝剑,锋芒毕露。

他抽空看了一眼,对方是大人在开,孩子坐在副驾驶上,当下一声冷嗤。

还有十米,旁车突然赶超不说,还突然打横过来,像是故意拦截。

阿流没有像之前那样打方向避开,反而加足马力,直接撞过去。

男孩儿的瞳孔是纯粹的黑色,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带着坚定和果决。

俨然一腔孤勇,不管不顾。

那个家长也暗中较劲儿,死死盯着他,企图用眼神形成威慑,迫使阿流主动闪避。

可惜,男孩儿眼里只有终点,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恐惧,没有敬畏,甚至没有生死。

最终,两车相撞,由于阿流这边力道来得实在太猛太陡,把对方的车直接撞歪,伴随着强烈的颠簸,原本副驾驶位上的小孩儿直接飞了出去,接着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喊声。

与此同时,终点的铜锣敲响,哐——哐——

这边一败涂地,那厢春风得意。

男人见孩子飞出去,面色大变,赶紧下车,把孩子翻过来一看,满嘴的血,牙齿掉了两颗,顿时又悔又恨,阴鸷的目光落到阿流身上。

换来后者一个轻蔑的眼神儿。

男人微愣,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一个五岁的幼儿园小屁孩儿,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待他准备仔细看清楚的时候,阿流已经转身,拿下属于冠军的奖杯,只留给他一个黑乎乎的后脑勺。

突发意外,老师大惊。

能送到这里来读书的孩子,家庭条件都是一等一的好,甚至还有一些潜在的大豪门,大背景家庭。

伤到任何一个,校方都不好交代。

顿时三两个老师跑到场地中间,“志奇爸爸,孩子没事吧?”

“啊——流血了……”

“赶紧叫校医过来!”

“哦。好!”

围观人群开始骚乱起来,很快,一个女人冲出来直奔场上,“儿子?!你别吓妈妈……”

小男孩儿见围着他的人越来越多,反而哭得更凶。

女人一脸心疼,将儿子交给丈夫,便猛地起身,朝陆征和阿流的方向冲过去。

“你们到底有没有人性?!怎么下得去手?!我儿子还这么小,你为什么要故意撞他?!”说着,便要伸手来拽阿流的领口。

有陆征在,又怎么会让她得手?

女人顿时怒火更盛,“还有你,怎么当家长的?!儿子撞了人,一句道歉都没有,还顾着敲锣。你、你们简直不是人,没人性!畜生不如!”

陆征拧眉,面色冷沉。

女人却愈发不依不饶,“小小年纪就会害人,长大还怎么得了?是不是要报复社会?!今天你们不说清楚,就别想善了!”

“哦?我倒想问问,这位太太想怎么个善了法?”

谈熙淡淡开口,她是跟在女人后面进来的,自然将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你又是谁?”

“我是这孩子的妈。”

“来的正好,”女人冷笑,“养不教,父之过,你这个母亲也同样脱不了干系!道歉,必须给我儿子道歉!该负的责任一点都不能少!”

“好。”谈熙答应得太干脆。

女人以为她是怕了,表情愈发嚣张。

“不过,在道歉之前,我有一个疑问,希望这位太太能够帮忙解答。”

“什么?”

“规则明明已经说得很清楚,是孩子掌握方向盘,家长在旁边辅助,但是我刚才看到好像是孩子爸爸坐在驾驶位上,你怎么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