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吃瘪/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目光一闪,“现在在说你儿子撞伤我儿子的事,别想东拉西扯,转移话题。”

“我只问,刚才谁坐驾驶位?!”谈熙根本不受干扰,直击要害。

“你……”

“是不是孩子爸爸?!”

女人被她气势骇到,忍不住后退半步:“但你儿子也不应该直接撞上来……”

“我只问你,是或不是?”谈熙一字一顿。

“……是。不过,一码归一码,你别想撇清。”

“那我再问,明明有安全带,为什么不给孩子系上?”谈熙眼神凌厉,每句话都彰显其强大的逻辑思维能力,步步紧逼——

“如果我没记错,比赛开始前,老师提醒过不下五遍,你听进去了吗?”

呵!

女人冷笑,“现在几个意思?你儿子害我儿子摔得满嘴血,特么还有理了?”

谈熙目光稍暗:“大家都是文明人,又有这么多孩子在场,希望你注意措辞。”

“怎么,还想听好话?你咋不做白日梦呢?”

“好话?抱歉,我以为那只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你!”

相较于女人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的样子,谈熙一直都很冷静,也很理智。

顿时,高下立现。

“道歉是应该的,我们接受,”谈熙淡淡看了她一眼,“但你们也应该解释为什么违反游戏规则,又为什么故意甩尾挡在我儿子车前?在场各位有目共睹,今天就请大家来当一当评判,究竟孰是孰非。”

此话一出,围观人群开始骚动。

“游戏而已,输赢有那么重要?居然当众作弊,无视规则。”

“刚才那个爸爸明显故意拦路,又没给孩子系安全带,出了事还怪别人,简直没品。”

“该不会是来碰瓷儿的吧?”

“那可不一定,这年头,什么奇葩都有。”

“那个小孩儿看上去摔得不轻,怎么校医还没来?”

“……”

形势急转,谈熙神色如故,女人可就没这么好的心理素质,眼见自己不占理,索性跑回去,抱着儿子一通干嚎。

嘴里还骂骂咧咧,不干不净。

典型的泼妇做派。

原本还有一部分心疼孩子的吃瓜群众,被她这么一闹,皱眉的皱眉,唏嘘的唏嘘,总归有些看不上眼。

哭顶什么用?骂能解决问题?

还真是……

孩子爸也被她这番无理取闹搞得心浮气躁,忍不住低声冷斥:“够了!别丢人现眼,好好说话。”

倒不是他心虚什么,纯粹不想让周围人看笑话,仅此而已。

要知道,在场不少家长都跟张氏有生意上的往来,自家老婆上不了台面,丢的是他这个丈夫的脸。

很快,校医来了。

随行的还有校长本人,“张志奇家长,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请先把孩子交给校医。”

“你们谁敢动我儿子?!走开!通通走开——”

张华,也就是孩子父亲,一阵头疼:“沈淑芬,你闹够了没有?!赶紧把孩子交给校医做检查,万一耽搁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女人这才不情不愿松开手。

校医开始当场检查,手边设备齐全。

谈熙带着儿子上前,阿流垂眸,说了句“抱歉”。

沈淑芬刚消下去的邪火,又蹭蹭往上蹿,压都压不住,“你这个孩子,心肠可真歹毒!”

阿流借着低头的动作,倏地勾唇,仿佛带着无尽鄙夷。

角度问题,别人看不见,却不包括一直从正面盯着他的沈淑芬。

还敢笑?!

当即心头大恨,直接动手。

周围大惊。

还好谈熙动作快,抬手一挡,再一推,直接把人抡开两步远。

耐性耗尽,眼中冷静不复,悉数化为锋芒,朝女人劈头盖脸直击而去——

“你算什么东西?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你凭什么?”作为一个母亲,护犊是天性。

而谈熙只会比沈淑芬更变本加厉,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谈熙冷笑,“众目睽睽,现场还有电子眼监控,你丈夫恶意挡路,如果我儿子不冲过去,很可能受伤的就是他,麻烦你在声讨别人之前,先反省自己。”

“比赛场上,你儿子受伤了也活该!”沈淑芬气急之下,脱口而出。

“是吗?同样的话,我送还给你。比赛场上,不守规则,恶意攻击,最终自食其果,这才叫——活、该!”

“你!”沈淑芬鼻翼扩张,瞳孔散大,明显气到极点,余光瞥见一旁满头大汗的校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你……你是负责人,你来说究竟谁对谁错!今天不说清楚,谁都别想好好的!”

陆征走到谈熙身边,将她肩膀一揽,明显守护的姿态。

校长看了眼张华,又去看陆征,几乎没什么犹豫就做出选择。

“陆董,”他擦了擦汗水,从容上前,“您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沈淑芬一愣:“陆……董?”

张华也目露惊讶。

陆征:“锦华不欢迎无理取闹的家长,也不接受无视规则的学生。”

一句话,轻描淡写,就为这场闹剧盖棺定论,并且判下死刑。

校长点点头,朝沈淑芬道:“这位家长,事情经过如何相信你心中有数,大家也看得清楚明白,如果你对这个处理结果不满意,那就只有报警,但在此之前请先为您的孩子办理退学手续。”

“你……你凭什么赶我孩子?!还有没有天理?!”

“抱歉,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我们只是按章程办,如果您觉得不妥,可以走法律途径。”

校长的态度罕见强硬。

张华知道,今天可能踢到铁板了。

沈淑芬还要闹,被他一个眼神制止,“我们会照办,只是今后谁还敢把孩子送到锦华?毕竟,这个地方只手遮天,一句话就能把人扫地出门。”

字字尖锐,他就是故意说给在场家长听的。

可惜,反响好像不怎么样。

校长也神态自若:“锦华从来不靠学费维持,也不缺生源,所以,您的担忧完全没必要。”哪怕学生都走光了,只要还剩陆家那俩宝贝疙瘩,学校就不会倒闭。

张华一哽,转眼看其他家长的表情,却收到不少怪异的打量。

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最后检查结果出来,张志奇摔断了两颗门牙,由于冲力太猛,颧骨位置有擦伤,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陆征和谈熙在学校警卫护送下早早离开。

校长出面商讨赔偿事宜。

张华吃瘪,心情相当不爽,一把拽下领带,泄愤似的狠踩几脚,“艹!”

今天这事处处都透着诡异。

那个“陆董”什么来头?

还有,那些家长的反应……

也太奇怪了!

手机铃响,拉回张华飘远的思绪。

瞥了眼来电显示,神情不由一震,深呼吸,指尖划过接听键:“启哥?”

“华子,上次听你说锦华幼儿园办亲子活动,是不是今天?”

张华以为对方随口一问,便嗯了声。

他家儿子能拿到锦华的入学名额还是靠了这个远房堂哥的关系,因此,张启这么问,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那正好,我这里有件事交给你做。”

“没问题,您尽管吩咐。”张氏是大企业,他现在打着张家的名头,靠着张启给的几分薄面,也算混出点儿名堂,态度便愈发谦卑恭顺。

人家拔根汗毛都比他腿粗,可不得时时刻刻捧着?

电话那头,张启忍不住暗暗嗤笑,眼里是不加掩盖的轻蔑,声音却四平八稳,“是这样的,陆家两个孩子也在锦华,跟你你儿子同一个班,你动动脑筋,搭上这条线,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陆家……陆?!

张华心里咯噔一声,汗毛也跟着倒竖,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就是之前我跟你讲过的陆氏集团,现任总裁陆征,也是锦华最大的股东。”

“……他是不是有一儿一女,儿子叫陆川流,女儿叫谈遇夏?”张华幽幽开口,只觉头重脚轻,心里无比期待能够得到那头的否认。

可惜,事与愿违。

“好小子!原来你已经闷声不响搭上大船,总算没辜负我替你家奇志争取到锦华的入学名额。”

张华如坠冰窖。

是了,如果那个校长口中的“陆董”就是陆征,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难怪那些家长会用那种眼神看他,难怪校长底气十足……

“……华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啊?启、启哥,你说什么?”

“我让你找个时机把陆征约出来,我这里有笔生意跟他谈,尽量做得不那么明显,就……策划个巧遇什么的。”

张启,张家少东,即庞绍婷的丈夫。

他本以为作为庞家女婿,会更容易搭上陆氏这棵大树,却在结婚以后才知道,陆征已经跟庞家闹翻。

无奈之下,他只能另辟蹊径。

虽然自己老婆还惦记着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但不妨碍他跟陆征合作赚钱啊!

眼下他手里有块地皮,缺少一个合作开发商,陆氏资金雄厚,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原本他打算把自己儿子送到锦华,但家里和庞绍婷那儿不好交代,只能退而求其次,倒便宜了张华家那个臭小子。

“……启哥,抱歉,我把事情搞砸了。”

张启一顿:“你说什么?!”

张华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蠢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花了那么多钱打通关系才把你儿子弄进去,结果你他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扫地出门?”

“我不知道他就是陆征啊……”你之前又没把情况讲清楚。

张启咬牙,其实他也是有私心。

怕张华搭上陆征那条线,反而跟他拿乔,索性就一直瞒着。

“你、你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华不敢还嘴,只能硬挺着,被骂得狗血淋头。

“我不管,道歉也好,下跪也罢,必须把关系给我修补回来。”他还等着跟陆征搭上线,合作赚大钱。

“启哥,这……恐怕有点难办。”

“那就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了,我只看结果。”说完,直接挂断。

张华握着手机,浑身颤抖。

看来这次是要把张启得罪死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儿?儿子一直在叫你……”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女人脸上。

沈淑芬被扇懵了,不敢置信地回头看他,唇瓣哆嗦:“你……打我?”

眼里除了委屈,只剩下疑惑。

“你个泼妇,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沈淑芬一脸迷茫:“怎、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得罪的人是谁?陆家,陆氏,豪门中的豪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我们,连张家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你他妈倒好,竟然还敢当众动手打人孩子?!”

------题外话------

晚上九点如果没更,就十点半有更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