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裸戏清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什么,来什么。

谈熙和冉瑶去到片场,正好赶上一出香艳戏码。

“你们……”

“嘘!”冉瑶竖起食指,放在唇瓣前,示意工作人员不要出声。

旁边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见状,起身上前,面露不善:“你们是什么人?”

“来探班的。”

“抱歉,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场,二位最好尽快离开。”

“为什么清场?”冉瑶眨眼。

“因为下一场是裸戏。”

“嘶……”

不仅冉瑶目露震惊,就连谈熙也微微挑眉。

“那个……谁的裸戏?”

“当然是女主角!”

谈熙:“我们要留下来。”

“上帝,这怎么可以?!简直异想天开。”

“你可以问问她。”谈熙朝年轻人身后指了指。

下意识回头,“Hi,Chole!你不是在化妆间酝酿情绪吗?”

“过来接我闺蜜。”韩朔朝谈熙和冉瑶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闺蜜?!我的天……”

“很惊讶吗?”

“不不不……三位小姐都是如此优雅迷人。”

韩朔道谢,拉着谈熙和冉瑶往里走,回头朝男人笑道:“你去忙吧,她们就交给我了。”

“Oh,你要她们留下来吗?”

“有问题?”

“Well,你喜欢就好。”

“谢谢。麻烦帮我跟大卫说一声。”

“好的。”

被韩朔带着,一路往休息室走。

“坐,想喝什么?”

谈熙:“有什么?”

“咖啡、红酒、绿茶、苏打水。”

冉瑶:“我要咖啡。”

谈熙:“苏打水。”

韩朔拉开冰箱,从里面取出三个易拉罐,“看准了。”

一抛一接,配合默契。

“小日子过得不错嘛,还有独立休息室。”冉瑶起身,四下看了看,虽然环境简陋,但该有的一样不差,“第一次拍戏感觉如何?”

“还行吧。”

“听说下一场要裸?”

“嗯。”

“尺度多大?”冉瑶像个好奇宝宝。

韩朔咬着吸管,“就后面全部。”说着,转身背对,用手从头指到脚。

冉瑶一脸惊吓,“不用替身?”

“粑粑很敬业的,好嘛?”

“……屁股什么的,也露?”

“有隐形丁字裤。”

冉瑶还想继续问,但隔壁已经有人在喊“Chole”。

韩朔:“我先去化妆,你们在这儿坐会儿,开拍了再出去。”

说完,一阵风似的离开。

冉瑶目瞪口呆,“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像变了一个人?”

那件事之后,韩朔虽然依旧嘻嘻哈哈,但眼里的光彩却早已寂灭,不复明亮。

可就在刚才,冉瑶仿佛看见了那个刚入大学的韩朔,虽然一身杀马特气质,却怀揣希望和憧憬,拥有勃勃生机。

谈熙莞尔,似乎并不意外:“多愁善感都是闲出来的。”

“貌似有点道理。”

大约四十分钟后,韩朔从隔壁化妆间出来。

一身米白色丝绸睡袍,系带在腰间打结,交叉的领口半遮半掩,露出中间一道深沟,两边有微微凸出的半弧形。

栗色小卷发,三七分,刘海儿用红色发卡固定。

手里夹着烟,白雾从两片红唇飘逸而出。

有种……复古的骚媚。

这样的造型如果驾驭不了,很容易沦为“包租婆”,韩朔却不然,她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在展现一个女人从骨子里流露出的风情。

冉瑶直接看呆,这还是那个大大咧咧被无数迷妹称之为“朔哥”的酷女人吗?

谈熙眼里掠过惊艳,径直上前,将那把纤腰一搂,“这位小姐好生漂亮。”

韩朔低头,掩面,眼波粼粼,那种欲语还休的神态,让谈熙这个女人都不由心跳加速。

“我们能够共度美好的夜晚吗?”

韩朔:“当然。”

谈熙凑到她耳边,远远望去,恍若亲吻,冉瑶心口一紧,不得不承认,她有被撩到。

取出手机,在最佳的错位角度按下快门,画面就此定格。

妈呀!简直太苏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礼物?”谈熙说话的同时,热气喷洒在韩朔耳侧。

“红裙,红酒,红指环。”

“玫红,棕红,深红,哪种?”

“都不是,我喜欢血红。”韩朔眨眼,媚色流转。

谈熙退开半步,耸耸肩,正准备自己喊“卡”,便听不远处传来一声——

“Cut!”

紧接着,啪啪啪——

掌声响起。

谈熙循声望去,韩朔漾开一抹笑,朝来人点头:“大卫。这是我朋友,Tan。”

“你好,Ms。Tan。”

两手交握,谈熙看着眼前白发蓝眼的帅大叔,心道:比照片看上去顺眼多了。

“你刚才演得很好,很有感觉。”大卫夸赞。

谈熙收回手,“谢谢。”

刚才她临时起意,想到《玫瑰雄狮》的经典桥段,就忍不住和韩朔飙了几句,没想到被人撞个正着。

“妞儿,这是导演大卫·诺兰。”

“久仰大名。”

韩朔:“是不是要开始了?”

大卫点头:“走吧。”

一行人来到场中,搭景结束,这是一间陈旧的浴室。

之所以陈旧,是因为墙壁已经斑驳泛黑,墙砖要么缺角,要么开裂,浴缸并不光洁,上面覆盖了一层黄褐色污渍。

暖黄灯光下,水是热的,女人的身体是软的。

两个桶,一个装着热水,雾气袅袅,一个装了冷水,粼粼波光。

大卫:“Chole,准备好了吗?”

韩朔坐在浴缸边缘,没有回话,也没有点头,只用手拨了拨自己的栗色小卷,随意又自然。

大卫蓝色的眼睛骤然聚光,一声“Action”,各处机位开始运转。

Jen''auraispasduvenir(我本不该来)

Nelaisserquetonsourire(仅将你的微笑尘封)

Vivredansmessouvenirs(我本应该放弃希望)

……

舒缓的调子从女人口中流泻,偶尔歌词并不流畅,便轻哼着带过,一边唱着,一边将热水倒进浴缸里。

------题外话------

今天更得不多,明天会多更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