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小嫩鸡楚骁,捧花送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休息室正对进门处,可以透过落地窗清楚看到入场嘉宾。

“诶,我不骗你,真的,那小腰细得,我两只手就能把住;皮肤跟牛奶一样白,摸起来手感一定相当好……”

“你小子,能不能正经点?”楚谦坐在一旁真皮沙发上,手执高脚杯,红色酒液随着他摇晃的动作翻卷涤荡。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咋不正经了?”楚骁冷哼,眼神桀骜。

“这是你两小时内夸过的第17个女人。”

“……有那么多吗?”

“要不要我数给你听?第一个是琶提达夫人,第二个……”

“打住!别在我面前展示你变态的记忆力,宝宝真心hold不住。”

楚谦失笑,“你呀,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还宝宝……

“人家还小,不像你,即将跳入婚姻的坟墓。”

楚谦脸上的笑淡了两分。

楚骁撇嘴,扭头,继续打望:“哥,这俩女的什么来头?我叔脸都快笑烂了,又是握手,又是点头,你媳妇儿瓦哈达公主都没这待遇……”

“我爸?”

“嗯呐,自己过来看,我叔跟个花姑娘一样。”

楚谦拧眉,放下高脚杯,起身行至落地窗前。

第一眼自然看到了跟楚怀兵握手的谈熙,黑裙利落,短发干练,而且是难得的亚洲面孔。

这次婚礼,国内接到请帖的不足十人,逐一排除,不难猜到对方身份。

只是没想到传说中“派拉得广场女魔头”会这么年轻……

“从来没见我叔笑得这么欢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结婚呢,嘿嘿——唉哟!你削我干嘛?”楚骁捂着后脑勺,小眼神儿无比幽怨。

楚谦收回手,“别乱说话。”

“你看,那个女的是不是盘正条顺?”

楚谦凉淡的目光又落回谈熙身上,微微挑眉:“你喜欢这个类型?”

“是啊是啊,肤白貌美,大长腿,关键笑起来还甜,纯纯的样子敲可爱。”

楚谦眼神一滞,“肤白貌美大长腿”他承认,但是“笑起来甜”和“纯纯的样子”是什么鬼?

“阿骁,你不仅眼瘸,连判断能力都退化了?”

“啥?”

“大名鼎鼎的盛谕总裁,你用‘可爱’来形容她?啧,审美感官果然异于常人,只可惜,罗敷有夫,你没戏了。”

“盛谕总裁?谈熙?”楚骁作为四方城社交圈新一代宠儿,虽不如“二爷”名头响亮,但至少消息还算通达。

加上,这些年积累了不少人脉,最近那点儿风吹草动,早就从别人嘴里听了不下十遍。

从谈熙在合作签约晚宴上,踢爆猛料,让陆征颜面扫地;到收下天谕,整合盛茂,最终创立盛谕投行;然后就是最近“谈薇事件”拯救福祥于水深火热之中,不仅力挽狂澜,还趁机赚得盆满钵满。

说实话,对这么精明强干、审时度势的女人,楚骁佩服的同时,也敬而远之。

不然显得他一个大男人多无能?

以前圈子里盛传陆家老二是个神话,楚骁没有直观感受过,因此不以为然,但这回他信了。

毕竟,谈熙都如此变态,那能够驯服这样一匹野马的陆征只会更变态。

楚谦扬了扬下巴,“那个穿黑色长裙的女人。”

“嘶……漂亮是漂亮,太有攻击性了,我不喜欢。”楚骁挑剔的目光粗粗一掠,落到旁侧身着湖蓝色短裙的冉瑶身上,“还是这个入眼。”

楚谦挑眉,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旋即点了点头:“明白,你喜欢柔弱型的。”

“No,那不叫柔弱,叫柔软可爱,”楚骁纠正他,“偶尔能撒个娇什么的,就最好了。”

“嘴把式。”

“哥,你这么说话真的很招打。”

楚谦看了他一眼,凉凉的,“嘴上说谁谁谁漂亮,也没见你正儿八经交个女朋友,光说不练嘴把式,又说又练才叫真把式。”

“我懒得跟你辩!没必要!”

“小嫩鸡害羞了?”

楚骁双颊涨红:“……哥,你这回真的失去我了。”

谈熙在楚怀兵殷切的注视下,带着冉瑶往里走,直到进了里面,才敢松一口气。

“我的妈呀,福祥董事长也太那什么……”冉瑶咂咂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谈熙帮她补充完整:“啰嗦。”

“对对对!你要是不打断,他估计能说到婚礼结束。”

谈熙莞尔,“别小看这老头,他可不一般。”

“怎么说?”

“有个能娶公主的儿子,你以为老子能简单到哪里去?聪明人,世故相,麻利嘴脸,他都有。”

“既然楚董事长那么厉害,又怎么会被谈薇逼得走投无路?”

“误打误撞罢了,谈薇想吞福祥,你觉得福祥就对姬灵和瑞丽没有想法?谁都想当那只在后的黄雀,只可惜……”

冉瑶咧嘴,“只可惜,被你当了。”

谈熙挑眉:“看来,我家小公举也不傻啊。”

“人家聪明着呢!”下巴一扬,娇憨毕现。

楚骁从旋转楼梯下来,恰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鼻子痒,心也痒……

十点,嘉宾入场完毕,婚礼准时开始。

瓦哈达公主身披白纱,面覆黑巾,只露出一双深邃而美丽的眼睛,眉形上挑,眼妆深浓,一手拿着捧花,另一只手挽着一个健壮的沙国男人从旋转楼梯下来。

新郎楚谦则立于红毯尽头,白色西装勾勒出宽肩窄臀,像童话里的白马王子。

谈熙和冉瑶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更何况在场多数是身着白袍的沙国男人,就更没什么兴趣了,只在边缘拣了个偏僻的位置随意站着。

“公主比照片上还漂亮,只可惜剩下半张脸被遮住了。”冉瑶不无遗憾。

宣誓完毕,新郎新娘交换对戒,然后隔着面纱亲吻。

接下来抛捧花。

有幸接到的竟然是个年轻男人,这就有点尴尬了……

楚骁看着怀里的捧花,大脑有一瞬懵逼,本来想直接扔掉,可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家堂哥的婚礼,不能太过分。

楚谦搂着新婚妻子,笑得几分揶揄。

瓦哈达也有些惊讶,偷偷看了楚谦一眼,用十分流畅的汉语嘀咕:“天,我明明是抛给妹妹的……”

冉瑶噗嗤一声,忍不住笑起来。

也不知道是声音太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那个男人竟然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楚骁朝旁边的工作人员招手,后者上前,他附耳说了句什么,工作人员点头,转身离开。

很快,拿着一支话筒小跑回来。

楚骁接过,试了试音:“既然是我抢到捧花,那现在东西就归我了,我也有转赠的权利。”

说着,拨开人群,精准无误地走到谈熙面前,然后转向冉瑶。

“喏,”伸手递花,“送你喽。”

“啊?”小嘴微张,眼神微讷,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谈熙退开半步,把焦点留给两个小年轻。

“拿着啊,发什么愣?”楚骁一副“我很大爷”的表情。

冉瑶咽了咽口水,理智回归:“你,给我的?”

“不然?”依然很拽,接着小声咕哝,“明明都递到面前了,不给你给空气哦?”

“可是为什么?”冉瑶不懂,一脸迷茫。

楚骁动了动指尖,真想在她脸上掐一把,手感肯定贼爽。

“送你就送你,还要什么理由?”

很骄傲,或者说……傲娇?

冉瑶后退一步,摇头:“我不要。”

楚骁表情一黑:“为什么?”

“我又不认识你,干嘛要你的东西?”

啧,小仙女防心还挺重,不过这样也好,不容易被骗。

“我就……看你顺眼不行吗?再说,我一个大男人,拿个捧花多丢份儿,看在咱们都是在场为数不多的华夏人,给个面子,就收了呗。”

“可是……”

“没有可是,叫你拿着就拿着。”说完,直接塞到冉瑶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