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冰山变傲娇,小仙女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手里的捧花,冉瑶还没反应过来,楚骁便已转身离开。

她怎么就收下了呢?

明明不打算要的……

是了,那个美少年强塞给她的。

远处,新郎新娘正按华夏的习俗向长辈敬酒,楚骁端着托盘站在新郎身后,西服笔挺,阳光英俊。

连旁边的沙国伴娘也忍不住好几次偷偷看他。

一个响指,谈熙轻笑:“回神了。”

冉瑶顿时清醒,怀里捧花丢也不是,抱也不是,眼神窘迫又尴尬。

“熙熙,这个捧花……”

“人家送你的,我可不要。”

冉瑶瘪嘴,话还没说完,就让人给拒了。

仪式结束,由楚怀兵宣布开宴。

乐声起,侍者穿梭,觥筹交错。

谈熙象征性地吃了块点心,便准备离场。

冉瑶饮料喝太多,揉了揉肚子:“我去趟洗手间。”

“外面停车场等你?”

“好。”

谈熙离开,联系司机:“……对,我现在出来,你直接把车开到门口。”

很快,宾利车滑停在身边。

谈熙拉开车门坐上去,低头给冉瑶发微信,突然“啪嗒”一声,车门锁死。

“你……”

“玩得高兴吗?老婆大人。”

谈熙挑眉,透过反光镜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又黑又沉,暗藏锋芒。

陆征坐在驾驶位,缓缓转身,主动将脸暴露在谈熙面前:“才几天,就不认识了?小没良心的。”

谈熙嗷叫一声,扑上去,抱着男人的头,对准鼻梁就是吧唧一口:“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

谈熙但笑不语。

陆征直接把座位放平,从中间的缝隙跳到后面,下一秒,谈熙就被搂进一个火热的怀抱。

男人一只手箍住她,另一只手抬起女人下巴:“欢不欢迎?嗯?”

“必须欢迎。”

“小骗子!”二爷咬牙。

“要我载歌载舞来场迎接仪式吗?”

“歌就免了,如果是脱衣舞,勉强可以接受。”

谈熙戳他胸口:“美得你!说吧,来做什么?”

“查岗。”

“……”

陆征放开她,摸出手机递过去。

谈熙挑眉,指纹解锁后,页面停留在……

“朋友圈?”

“往下翻。”声音又冷又沉。

指尖一顿,谈熙目光停驻在冉瑶那条,点开照片,放大,左看右看。

“咦?这个是我吗?什么时候拍的?”眼睛眨啊眨。

陆征冷笑,“继续装。”

“OK,前面六张我知道,后面三张什么时候拍的完全不清楚。”

“看来不是PS效果。”阴测测,凉飕飕。

谈熙一哽,险些咬了舌头,什么叫不打自招,这就是。

“……角度问题,抓拍不不可信。”

“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二爷目光沉沉,眼神几许幽怨。

谈熙举手投降,“真没乱来,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骗子。”

“……”

陆征扭头看向窗外,留给她一个倔强的侧脸,薄唇抿作一道委屈的弧度。

谈熙一颗心突然软得不成样子。

“好了好了,我的错,我有罪,下次不会了!我发誓——”

“真的?”

“比真金还真。”

“这还差不多。”

“……”

论大冰山和死傲娇的距离,中间只差一个结婚证。

冉瑶从洗手间出来,赶到停车场,不见谈熙,只有司机一个人孤零零蹲在路边抽烟。

“冉、冉小姐……”骤然起身,赶紧把烟头碾灭,双手在半空乱挥,企图借此驱散烟味。

“熙熙呢?”

“应该被陆总接走了。”

“陆总?”冉瑶瞪大眼,“你是说陆征?”

司机点头。

冉瑶啧声,“厉害了我的姐夫。”

司机:“……”

“车呢?”

“陆总开走了,让我送您回酒店。”

“这样啊……”冉瑶想了想,“我自己回去吧,你不用管。”

“这怎么行?!”司机把头摇成拨浪鼓。

“我又不是语言不通,就算找不到路,还可以叫计程车啊!”

“这……”

“你想现在把我送回酒店,打扰他们二人世界?”冉瑶沉下脸。

司机脖颈一缩,想起陆征冷面无情的煞神样儿,忍不住脚底泛凉。

“OK,就这么说定了,我晚些时候自己回酒店。”冉瑶提起裙摆,转身离开。

她可不想现在回去被当成狗虐。

穿过广场,不少玩滑板的小男生从身旁掠过,冉瑶有点心痒,不过……

看了眼脚上的高跟鞋,无奈轻叹。

“喂——想玩吗?”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口哨,身后传来熟悉的乡音。

冉瑶回头,便见楚骁踩着滑板,迎面而来。

不再是那身高档西装,休闲衣,滑板鞋,再扣一顶棒球帽,像个阳光大男孩儿。

呲——

一个急刹,稳稳停在冉瑶面前,楚骁站定,“小仙女,我送的捧花呢?”

“……忘在洗手间了。”

“你们女生不是很喜欢那玩意儿吗?我看她们都想抢。”

“错,不是‘女生喜欢’,而是‘想结婚的女生喜欢’。”

楚骁眼珠一溜:“这么说,你不想结婚喽?”

“我当然……”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当然什么?”

冉瑶轻哼:“凭什么告诉你?”

楚骁一噎。

“虽然不知道在场那么多女生,你为什么要把捧花送给我,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因为你长得最顺眼。”

冉瑶生理性脸红,无关害不害羞,总之一紧张就控制不住。小时候,在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她都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如今有所好转,不再羞怯,但脸红这毛病老改不掉,她自己也很无奈。

毕竟,有时候挺容易让人误会的。

果然——

“哇!你脸红了!”楚骁大叫,笑声爽朗,透着一股干净的阳光气息,夹杂着纯纯的青草味。

冉瑶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你讲话。”转身,大步离开。

“喂——你别走!”他追上来。

冉瑶不理,踩着高跟鞋,步子迈得飞快。

“丢了捧花,我还没生气呢,你倒不爽,这是什么道理?”

“……没道理!”就生气,咋地?

“诶,我叫楚骁,楚霸王的楚,骁骑营的骁。你呢,怎么称呼?”

“我还以为你是‘嚣张的嚣’呢?”

男人挑眉,踩着滑板与冉瑶保持在同等速度,“这算夸奖?”

“你觉得是就是喽。”

“切,没诚意。”

冉瑶撇嘴。

“你不告诉我名字也成,反正以后我就叫你——小仙女了。”

“……”鸡皮疙瘩。

“小仙女?小仙女?小仙女!哈哈哈——小仙女小仙女小仙女……”

“闭嘴吧你!”冉瑶停下来,转身往回走。

楚骁单脚一滑,也跟着调头,笑得贼贱贼贱,“你穿高跟鞋走这么快,不累吗?”

“……”

“要不,你还是告诉我名字得了。”

“别跟着我。”冉瑶皱眉,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吐出那些不雅的字眼。

“小仙女就是小仙女,连生气的样子也好看。”

“……”这人估计有病吧?

“喏,你告诉我名字,作为交换,我带你玩滑板啊?”

“不、需、要。”

“可是你看上去明明就很想玩。”

“我哪里想玩了?”冉瑶停下来。

楚骁也跟着停,滑板一放,踩在地上,顿时矮了一截,但也比冉瑶高出整整一个头。

“你的眼神,你的动作,你的表情,都告诉我——你想玩。”

冉瑶腮帮一鼓,找不出反驳的话。

好吧,她确实想玩。

“说吧,”楚骁咧嘴一笑,露出白晃晃的八颗牙,“姓什么,叫什么。”

冉瑶心念一动,“Camelia。”

“啥?山茶花?”

“嗯哼,我的英文名。”

“好啊!”楚骁反应过来,一抹坏笑爬上唇角:“小仙女耍赖。”

“谁耍赖了?你问我名字,却没说中文名,还是英文名,现在我告诉你了,是不是该兑现承诺?”

“呵……小家伙还挺狡诈。”

------题外话------

哈罗!要当一条早更鱼,这样才能腆着脸皮皮,打滚儿求票砸~

来吧来吧,都来喂鱼吧!喂饱了,就开始虐老干部,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