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宋小白,我在问你话/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市,早。”蔡勇笑着招呼。

这些年,他一直追随宋子文,水涨船高,如今已至厅级。

“早。”微微颔首,将手机揣回衣袋,整个过程不动声色,四平八稳。

蔡勇不疑有他,只道:“昨天铁路局已经把城轨18号线的规划提交给办公室,听张主任说灞州那块地皮八成会被征用,跟之前我们打算拍出去做商用的初衷不大相符……那边,要不要先打招呼,通个气?”

“你看着办,正式确定下来之前,不要把话说得太死。”

蔡勇点头:“您放心,我有分寸。”

叮!

电梯到了,蔡勇侧身让宋子文先行,自己随后入内。

期间,微信提示响了两次,由于被关掉铃声,只有振动。

宋子文表情如故,蔡勇毫无所觉。

一路进到办公室,脱掉外套,转手搭在椅背上,又从壁柜里取出茶罐,用竹镊子夹了一小撮放进茶盅,然后到隔壁开水房加热水。

褐色茶叶随着滚烫的开水几近浮沉,忽起忽落。

宋子文略微失神,等滚烫袭上手背,才猛然惊醒,连忙关掉热水阀。

“小陈。”

“宋市。”

“麻烦你跑趟医务室,帮我买管烫伤膏。”说话的同时,将医保卡递过去,“密码6个1。”

“烫伤膏?”目光落到他手上,不由惊呼:“开水弄的?”

“嗯。”

“您稍等,我马上去。”

回到办公室,宋子文把茶盅放下,盖好。

单手翻开文件,开始细致浏览,《市环保局绿色生态宜居建设立项计划书》……

五分钟后,传来敲门声。

“请进。”

“宋市,烫伤膏和消炎药,一个外敷,一个内服,用法和用量都写在纸上了。哦,还有您的医保卡。”

“麻烦你了。”

“不麻烦。您先忙,我出去做事了。”

“嗯。”

小陈离开,十分有礼貌地带上门。

宋子文坚持把文件看完,才动手去拆药膏包装盒,面色沉肃,目光冷峻,薄唇抿作一个尖锐的弧度。

突然,啪的一声,将手里东西狠狠拍到桌面,大掌朝下,手臂青筋暴突,身体隐隐颤抖。

良久方才平复。

依旧面无表情,眼神却比之前幽邃深沉,像两个神秘的漩涡,席卷起诡谲波涛。

他拿出手机,找到宋白号码。

拨通——

“是我。”

“哥?你看到了?”

“嗯。Xiao是谁?”

“等等……单独安排一个休息室给证人,记住,一定不能让他跟被告代理人碰面!哥,我这里还有一刻钟开庭,先不跟你说了,晚点再回。”

宋子文:“……”

上午十点,城建局听证会,宋子文出席并发表讲话。

蔡勇:“《时政报》那边想单独采访,您看?”

“让小陈去。”

“好。”

十一点半,又结束一场会议。

“老宋,稀客啊!你怎么到七楼来了?”

“汇报工作,刚结束。”

“难怪。”男人爽朗一笑,“时间差不多了,一起去食堂吃饭?”

“我回办公室一趟,有点事情没处理完。”

“行,那我先走了,你也别太拼,注意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心里有数。”

回到办公室,宋子文坐了整整一刻钟才接到宋白回电。

“哥,在忙吗?”

“没有。”

“你该不会傻坐着等我电话吧?才响一声就接了……”让人不怀疑都难。

面色微沉,“好好说话,少嬉皮笑脸。”

宋白:谁特么嬉皮笑脸?!

“案子结了?”

“还没,被告当庭翻供,押后再审。”等等……宋老大什么时候对他的工作这么关心了?

有问题!

绝壁有问题!

“今天早上,你发过来的照片……”说一半,留一半,典型的政客说话风格。

宋白一瞬了然,坏笑爬上唇角:“你跟她都分手半年了,还放不下呢?”

“Xiao是谁?”音色渐冷。

“也对,冉瑶那种既可萌萌哒,也能啪啪啪的卡哇伊类型,老男人最喜欢了,青春朝气,活力满满。”宋白自顾自感慨,一边说,还一边咂嘴。

“宋、小、白,我在问你话。”额上青筋猛跳,宋子文抬手按压眉心。

“啊?老大,你问什么来着?刚才没听清,再说一遍呗。”

“跟我装蒜?”

“别……小弟怎么敢?”

“那就好好回话!”宋子文低吼。

宋白不敢再放肆:“那条朋友圈是楚骁发的。”

楚骁?姓楚……

男人微微拧眉:“跟即令楚家有关?”

“哥,你行啊,我就说个楚骁,你就马上想到楚家,老大不愧是老大,才思敏捷,耳聪目明……”

“别废话,说重点。”

“好吧……楚家一脉发自即令市,近年来不断有分支伸进江州、临淮和京都。四方城这一脉大概四五年前进驻,两房人,一房从商,一房从政。前段时间闹得股市风起云涌的福祥日化,就是大房产业;二房楚怀山,任职林业局,你应该跟他打过交道。”

“楚骁是大房,还是二房?”

“二房。”

“你怎么认识的?”

“他跟杨绪是铁瓷儿,吃过几顿饭,就加了微信,平时没怎么联系。”

宋子文一默,目露沉思。

“哦,还有,他本科读的是国内一流政法大学,研究生在国外读社会学,不出意外,楚怀山应该会把他往政途上推。说不定今后你俩还能在同一栋大楼里做事。”

“我知道了,就先这样。”说完,直接挂断。

宋白一懵:“喂?!哥?!”

这就挂了?他还没来得及洗涮两句,贼!忒贼!

不过,一想到宋子文为了等他一通电话,黑脸枯坐,茶饭不思的样子,小白同志顿时心情大好。

……

冉瑶尚且不知她和楚骁的自拍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此时,她正乘坐计程车,赶回酒店。

“臭丫头,还知道回来啊?”谈熙一开门,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冉瑶赔笑:“你在这儿,我当然要那什么……倦鸟归巢啊!”

谈熙侧身,让她进来。

冉瑶探头探脑,目光四下扫射。

“找什么?”谈熙关上门,斜靠在墙面,似笑非笑。

“司机说,陆帅杀上门逮你来了?”

“所以?”

“我回来这么晚,还不是为了给你俩创造二人世界?宝宝我容易嘛?”

“呵……那我还得谢谢你?”

冉瑶绕了两圈,“陆帅人呢?”

“房间。”谈熙朝里面努努嘴。

冉瑶双颊泛红,笑容有点坏坏,暗藏揶揄:“这是……刚运动完,体力不支?”

谈熙敲了敲她额头,“你这脑袋整天装的什么乱七八糟?”

“难道不是?”

“倒时差,OK?”

“……”谁信啊,切!

谈熙懒得解释,用座机拨通客房服务,等待的间隙回头看冉瑶:“没吃晚饭吧?”

摇头。

“想吃什么,过来点。”

“嗷!谢谢谈总包养。”

谈熙嘴角抽搐。

第二天,冉瑶在酒店醒过来的时候,谈熙和陆征已经出门,在客厅留了纸条,大意是:我们出去high了,带你一条单身狗不方便,自己照顾好自己哦。

冉瑶脆弱的小心脏顿时遭受一万点暴击。

谈熙以为陆征要带她百货商场买买买,再不济也得去吃顿浪漫法餐,再手牵手漫步纽约CBD,或者去纽交所看一看敲钟仪式,抒发一番雄心壮志什么的,可惜,都没有。

他居然带她去酒吧!

大白天去酒吧?!

而且还是之前她被调酒师塞小纸条的那家!

她心想,完了,男人要搞事情,拦都拦不住。

而且这种时候,越拦,某人估计会越生气,得,那就顺着吧!

“确定要进去?”谈熙微笑,尽量心平气和,第五次确认道。

“当然,我看上去像开玩笑吗?”

“大白天喝酒?”

“不,我来收拾人的。”二爷露出一个阴测的笑。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鱼儿求票票。

宋老大这么克制的,也是活久见了,明明嘴上说不要,心里还是很诚实,孽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