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异国街头,相拥热吻/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只好跟进去。

男人步子大,气势足,又快又急,谈熙蹬着高跟鞋,几乎是小跑的状态。

“Sorry,Sir,我们白天不对外营……”

“让开。”陆征的发音偏美式,森冷又严肃,像德国人。

“抱歉,这是规定,如果为您造成困扰……先生,请留步!喂——”

陆征目不斜视,径直入内。

谈熙随手塞了一百美元给他,侍者微愣。

“小费。”

“这……”

“不闹事,他找人。你就当没看见,继续做自己的事,OK?”

“Well。”侍者耸肩,侧身让路。

谈熙进去的时候,陆征已经在吧台前的高脚凳落座,对面正好是金发蓝眼的帅哥调酒师。

“Hi,蓝色玛格丽特,我们又见面了!”他朝谈熙挥手,露出两个深邃的酒窝。

“你好。”微微颔首。

“请坐。”

“Thanks。”谈熙选了陆征旁边的位置。

按先来后到的规矩,调酒师先问陆征:“Sir,您想喝点什么?”

“茅台。”

噗——

谈熙咬唇,不能笑,憋住!

“什么?能麻烦您再说一遍吗?”

“茅台。”字正腔圆,地道京味儿。

“您……会说英文吗?”调酒师客气询问,眼中抱歉和诚意兼而有之。

“Maotai。”

“啊!是那种华夏名酒……抱歉,我这里没有,您可以去唐人街的超级市场,那里应该能买到。”

陆征退而求其次,要了威士忌和伏特加:“整瓶。”

调酒师微愣,还是依言而行。

“两个杯子。”

“好的,请慢用。”然后转向谈熙,笑容缱绻,目光温柔,“还是蓝色玛格丽特?或者,血腥玛丽?”

“暂时不用,谢谢。”

哐——

酒杯磕在吧台的声音清脆利落,陆征收手,对上调酒师望过来的疑惑眼神,冷冷勾唇。

“Sir?”

“过来。”

“?”

在调酒师惊诧的目光下,陆征先打开伏特加,两个杯子各掺一半,再打开威士忌,掺满剩下一半。

接着,摇匀。

最后,往他面前一推,陆征:“我请你。”

“不、不用……”

两种烈酒,随便拎一种就足以醉人,掺在一起,只会更要命。

作为调酒师,深谙其害,又怎么可能答应?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戛然而止。

因为,陆征已经当着他的面仰头,将满满一杯混合酒饮尽。

空杯见底,反扣过来,只余两三滴。

调酒师目瞪口呆。

陆征却趁机将另一杯推到他面前,“现在,该你了。”

“……对不起,我……”

“是男人就喝!”

“……”

“嗤!扭扭捏捏,一脸gay样,还想勾搭我老婆?”说话的同时,一把拽过谈熙。

两人十指紧扣,无名指上戴着同一款对戒。

调酒师目瞪狗呆。

“你……你们……”舌头打结。

“小子,”陆征一把拽过他衣领,“以后做人放聪明点,首先要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什么女人可以勾搭,什么女人多看一眼都是犯罪,明白吗?”

说完,也不管对方什么表情,什么反应,拉着谈熙扬长而去。

当然,不忘拍下两张老人头当酒钱。

调酒师:“……”亲,你回来!这不够啊——

作为外国人,他估计还不知道有个风靡全华的表情包叫……尔康手,此刻用来表达他内心的真实感受,再合适不过。

……

“现在气消了?”谈熙一脸无奈,转头朝便利店老板道:“麻烦给我一包解酒药和一瓶矿泉水。”

“总共17美元,刷卡还是现金?”

“现金。”

“谢谢,请慢走。”

谈熙走到路边,把瓶盖拧开,又把药片抠出来递过去,“吃了。”

“喂我。”

“……”

“那就不吃。”

“……幼稚。”话虽如此,还是把药片塞到男人嘴里,又把瓶口凑到他嘴边。

陆征吞下去,又喝了两口,热风一吹,太阳穴也跟着突突跳动。

“刚才喝的时候不还挺能,这会儿知道厉害了?”

“爷能喝。”沉眉斜眼,语气僵硬。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懒得和他争辩。

“哼!那种小白脸,算个屁!”

“那你气什么?”

“小东西——”抬手,直接把谈熙箍进怀里,张嘴咬在女人白皙的脖颈间,微微用力。

“嘶!”这人属狗的?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勾三搭四,招蜂引蝶!”这话透着一股子狠意,爱憎不能,反倒无奈至极。

“放心,”谈熙抬手,轻拍他后背,“我有全世界最好的老公,其他人还看得上眼吗?”

男人浑身一震,埋在她颈窝没动,瓮声瓮气,“再叫一声。”

“嗯?”

“全世界最好的什么?”

“……老公。”

“继续。”

“老公老公老公……”

异国街头,一对容貌出众的亚洲男女热吻难分,路人纷纷投以或羡慕、或祝福的目光,小青年踩着滑板疾风般掠过,忍不住吹响口哨。

两天之后,启程回国。

陆征开车把冉瑶送回公寓,然后载着谈熙归家。

“妈咪,粑粑——”小姑娘扑上来,手里还抓着甜甜圈,“你们终于回来啦!”

陆征弯腰把小姑娘抱在怀里。

谈熙找了一圈不见儿子:“阿流呢?”

正好陆觉民晨练回来,闻言,轻咳一声,“兴趣班搞什么赛前封闭式集训,吃住都在学校,今天是最后一天,下午我跟他太奶奶去接。”

谈熙点头:“辛苦您了。”

老爷子摆手,“都是一家人,客气话就不用说了。”

自从醉酒那茬儿,陆觉民搁圣泉天域住了一宿之后,就再不提回老宅的事。

美其名曰:妇唱夫随,老太太在哪儿,他就在哪儿。

总之一句话,老头我不走了!

谈熙就更不可能把人往外赶,就这样,陆觉民一直住到现在。

前段时间还特地让徐伯开车回老宅一趟,收拾东西带过来,包括洗漱用品,换洗衣物,大有常住的趋势。

老太太看在眼里,怕谈熙有什么想法,还特地找机会询问她的意见。

对此,谈熙倒没什么异议。

之前老太太过来照顾两个孩子,把陆觉民一个人丢在家里,她就觉得不妥,但要把一双儿女全权交给保姆照顾更不放心,最好就是老太太和老爷子能搬过来,住一块儿,方便带孩子,彼此之间又能作伴。

眼下这样,就再好不过。

吃过老太太准备的饭菜,两人上楼休息。

一觉睡到下午三点,谈熙坐起来,旁边的陆征也跟着醒了。

四点半,两人准时出发去学校接儿子。

五点,阿流背着小书包从学校大门出来,后面追着一个小胖子,手里拿着半成品机器人模型,边说边比划着什么。

阿流止步,转身,朝他招手。

小胖子眼前一亮,赶紧跑过去,累得哼哧哼哧,直喘粗气。

两个小家伙凑在一起,叽里咕噜说着什么,表情是如出一辙的严肃,像在讨论国家大事。

终于,阿流脸上开始浮现出不耐烦的神情。

小胖子“啊”了声,连连点头,好似豁然开朗。

“……陆川流同学,你很厉害哦!”

高冷地扯了扯嘴角,阿流勉强露笑,“你不是第一个说这种话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胖子:“……”厉害不假,就是自恋得有点过火。

“爸,妈。”一如既往的高冷,即便眼里实打实掠过惊喜,语气也滴水不漏。

小胖子循声望去,然后,他看到一个很美的女人和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

并且,笑着朝他走来。

“儿子,不介绍一下?”

阿流言简意赅:“兴趣班同学,严小胖。”

严珉宇双脚并拢,四十五度鞠躬,胖胖的身体,有种莫名的憨态,却并不滑稽,反而有种难言的大方与磊落,一看便知家教极好。

“叔叔阿姨,我叫严珉宇,很高兴认识你们。”

------题外话------

下一章让杨绪出来,试问,周奕还会远吗?

所以,宝贝儿蛋蛋们,有票的赶紧喂鱼吧!吃饱才有动力,虐虐虐虐渣男呀~

三更十点半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