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疯魔/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轻笑:“瓷器有瓷器的价值,瓦片也有瓦片的用途,虽然材质不同,但破碎的时候一样会痛。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

许宁目光微闪,隐约警惕。

“你选择把张茹秋的计划和盘托出,相信在此之前就已经想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

谈熙整了整衬衫领口:“我们立场并不敌对,相反,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张茹秋?呵……那是你们之间的恩怨,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小姐,别急着把自己撇清。她既然让你来做这件事,难道就没想过后果?”

“什么意思?”

“我们来做个假设,如果计划成功,我喝下相当分量的氯胺酮,死不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染上毒瘾,但只要还剩一口气在,弄死你,易如反掌。说白了,你就是张茹秋精挑细选的替罪羊。”

许宁一怔。

“如果计划失败,我安然无恙,你就更跑不掉!别忘了,我身后还有陆征,陆氏,乃至整个陆家。你拿什么抗衡?嗯?”

“……”

“两条路,无论怎么选,你都插翅难逃。这些张茹秋想不到吗?”谈熙兀自摇头,目露惋惜,“她想到了,并且比谁都清楚明白,但她还是让你去做……”

“够了!”女人气息微乱,攥紧手里的录音笔,好像那是唯一的倚仗。

谈熙视线掠过,轻轻勾唇:“还是说,你想用录下来的东西告我恐吓威胁?”

许宁脚下一跄,后退半步,旋即目露骇然:“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是你,第一反应会查看录音的有效性,而不是追究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女人面色大变,按下回放键,却只有连续不断的沙沙声。

“你做了什么?!录音呢?我的录音呢?!”

谈熙站在原地,笑容恬淡宁和。

笃定而自信,仿佛一切了然胸中,尽在掌握。

许宁试过无数遍,无论前进,后退,还是暂停,重启,什么都没有。

最终颓然垂放双臂,整个人仿佛被抽走灵魂。

完了……

谈熙不会放过她的……

“虽然许小姐选错了路,但好在方向正确,也不是没办法挽救。”

许宁僵滞的表情微微一动:“你……”喉头干涩难耐,她咽了咽口水,“什么意思?”

“在我和张茹秋之间,你很清楚应该选择哪方,或者说,你很明白谁能为你提供更大的利益。可惜……”

“可惜什么?”

“你不该用威胁的方式来跟我谈判,因为,我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许宁心下一紧。

“其实根本没必要兜这么大个圈子,”谈熙耸耸肩,“又是录音,又是威胁,你不累吗?”

许宁:“……”

“不如我们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

……

市中心某高档住宅小区。

张茹秋坐在床边,静静凝视着女儿苍白憔悴的睡颜,然后替她掖紧被角。

即便在睡梦中,谈薇也下意识拧眉,仿佛堆积着化不开的愁绪。

张茹秋试图伸手抚平,动作轻缓,无尽柔和。

却,徒劳无功。

“薇薇,你放心,妈会帮你的……睡一觉起来,所有事情都结束了……”

昏黄的灯光投映在女人带笑的脸上,无端诡异,又莫名温柔。

似乎母亲的安慰起了作用,睡梦中的女人渐渐舒展眉心,乖巧又安恬。

张茹秋起身离开卧室,轻手轻脚把门带上,仿佛就此隔开了狂风暴雨,独留一室安稳。

“海晟,还在忙?”

“妈?”男人一顿,随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事吗?”

对张茹秋这个丈母娘,汪海晟还算尊敬。

“回家一趟,我们谈谈。”

“……抱歉,公司还有事,走不开。”

“如果有关姬灵日化呢?”

“您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面谈,我会给你想要的。”

张茹秋说完,直接挂断。

那厢,汪海晟靠在阳台栏杆上,拿着手机,若有所思。

突然一双纤细的手臂从后面环上男人腰腹,旋即两片柔软贴到后背:“汪总,时间还早,不如我们……”

“放手。”

“海晟……”

“乖,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女人撇嘴,她都听到了,还不是回去见那个黄脸婆,不过表情依旧柔顺,“那……你要早点回来,不然人家会寂寞的……”

男人猛地转身,将她往怀中一扣,“寂寞?哪里寂寞?”

“讨厌~”

话虽如此,酥胸却难耐地磨蹭着男人胸膛。

“来,让我摸摸,是不是这儿……”

“啊——”既痛苦,又酣畅。

一小时后,汪海晟抵达家门口,西装革履,人模人样。

正准备掏钥匙,门却自动打开,张茹秋站在后面,眼神无波,表情木然。

汪海晟冷不防被吓到,深呼吸借以平复,而后勉强扯出一抹笑:“妈……”

“我等了你72分钟。”

“抱歉,确实走不开。”

张茹秋极短地勾了下唇,没再说什么,转身往里。

男人紧随其后。

客厅没开灯,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显出几分空旷和阴森。

“妈,”汪海晟止步,“薇薇呢?”

“房间里。”

“我去看看。”

“她好不容易才睡着。”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她休息。”

“坐。”张茹秋指着对面沙发。

汪海晟依言落座:“您刚才在电话里说……姬灵的事?”

张茹秋轻笑:“听说,你找了会计师团队为公司估值?”

“有这么回事。”

“你想做什么?”

男人笑起来,靠进沙发里,别样悠闲,“您觉得呢?”

张茹秋眼神陡然一厉:“估值,清算,财产分割,你想跟薇薇离婚?!”

“这次被罚,闹得沸沸扬扬,弃车保帅,实属无奈,况且薇薇也答应了,妈还是……不要插手。”

“呵……弃车保帅?!无奈?!”

汪海晟笑容不变。

“你以为我像薇薇那么好骗?!”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

“薇薇是我女儿!没有人可以欺负她。”此时的张茹秋,竖起浑身汗毛,像只护崽的老母鸡。

“妈,做人要讲道理,当初我让她别打福祥的主意,楚家父子不是那么简单,可她一意孤行,企图用9千万撬动60亿,收购估值一百多亿的的上市公司,您也是生意人,这靠谱吗?现在东窗事发,我也被她牵连……”

“够了!这场豪赌如果没有你的默许,薇薇绝对不可能开局!是你给了她错误的暗示,最后还让她来背黑锅,汪海晟,你还有没有良心?!”

“良心?”男人笑容骤敛,“这些年,我带你们母女赚了多少钱?如今我反倒被骂没良心?呵……虽说商人逐利,但是妈,也不带你这样翻脸不认人。”

“钱?”张茹秋冷笑,“你以为我没有?”

汪海晟轻嗤。

“现在薇薇丢掉的是名声,多少钱也买不回来!”

“看来今天没办法谈下去了。”男人起身,扣好西装外套,“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送过来,夫妻共同财产该怎么分就怎么分,我绝对不多拿,先走一步。”

“站住——”

汪海晟下意识回头,“你……”

没等他说完,一只玻璃烟缸当头砸下。

张茹秋全身颤抖,但握住烟缸的手却很紧,“想离婚?做梦!薇薇的东西,谁也夺不走。”

疯了!

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晕过去之前,汪海晟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清晨,警笛声破空,惊醒无数梦中人。

也包括谈薇。

“妈?”定睛一看,张茹秋正坐在床边,静静凝视着她,笑意温柔。

“醒了?有没有好点?”

谈薇坐起来,面色仍然苍白,“没事。”

突然,瞳孔一缩,目光触及另外一侧安睡的男人,面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海晟?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题外话------

鱼来啦!么么么~

六点半二更,顺便再求个票子!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