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这辈子,你都别想出来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月18号,警方出面,公开披露案件详情。

同一天,谈薇出席记者招待会,一番诚恳致歉后,宣布退出娱乐圈。

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娱乐八卦,涉及刑事犯罪,键盘侠们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吃瓜群众也一改对明星艺人的苛刻,站在社会高度,尽量客观公正地去评判。

激进者对一审判决结果表示不满,觉得惩罚太轻。

悲悯者却大多站在为人母的角度,对张茹秋的行为表示理解,并大肆讨伐渣男汪海晟。

随着热议发酵,当年谈武出轨的旧事也被网友扒拉出来,又为张茹秋拉了一波同情票。

“我好像有点明白她这么做的原因了。”

“只有经历过渣男的人才会明白那种被伤透的痛。”

“所有渣男都该浸猪笼!”

“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尝过的苦,不愿女儿再尝。”

“为什么姓汪的不死呢?哦,还有姓谈的。”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纵然有天大理由,也不该动用死刑,你们还在为罪犯洗地,我只能呵呵……”

“楼上的一边儿呵呵去吧!冷血动物不配称人。”

……

谈熙退出微博,转手拨通一个号码:“能不能安排我跟张茹秋见一面?好,等你消息……”

9月19号,谈薇公开表示对一审判决无异议,放弃上诉。

当天下午,张茹秋被押送至高危精神病院进行隔离治疗,谢绝一切探视。

傍晚,夕阳橘色光辉铺洒大地,将树影斜斜拉长。

风席卷起热浪,带来夏日独有的燥闷。

一辆保时捷轿跑停在医院门口,谈熙推门下车。

“什么人?”隔着一扇铁门,中年男人面无表情,沉声发问。

“我姓谈,来见个老朋友。”

“……请跟我来。”

铁门打开,谈熙入内,跟随中年男人走了大概两三百米,拐角之后,停在一扇门前。

“你要见的人在里面,最多只能待一刻钟。”

谈熙推门而入。

二十多平米的小房间,由防弹玻璃隔从中间隔断,分作里外两处。

而张茹秋就坐在里面,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长发已经被剃掉,只剩光秃秃的脑袋。

谈熙走近,在椅子上坐下,刚好和里面的人面对面。

张茹秋拿起电话,声音干哑:“没想到,第一个来看我的人竟然是你。”

“人生处处有惊喜,二婶不用太意外。”

“我不意外,真的,”张茹秋唇畔漾开浅笑,“早就料到许宁不是你的对手。”

谈熙眼中笑意更甚,“看来二婶也是个明白人。”

“明白?”一声轻嗤,“早就糊涂了……”

“如果真的糊涂,又怎么会想出断臂求生这样的高招?”

张茹秋眼神不变,“你想多了。”

“是吗?也许吧。”

“许宁那件事……对不起,希望你能放过薇薇。”

谈熙不语,冷淡的目光直视她,透出一股漠然。

“你们都姓谈,身上流着相近的血,何必赶尽杀绝?!”

“二婶在求我吗?”

“……是,我求你。”

“既然知道许宁没用,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

张茹秋一默。

“啊——让我来猜一猜,”谈熙笑意不改,“如果计划成功,你可以帮谈薇拔掉一颗眼中钉;如果计划失败,你大可独自揽上肩,有道是——‘债多不压身’,无论如何也大不过杀人罪。更何况,还有精神分裂这道护身符在,你完全可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

张茹秋没说话,冷静的目光注视着谈熙,透出一股森冷。

“二婶啊二婶,我该夸你一声伟大,还是无私?”

女人目光一闪,下颌微扬,出口标准的美式英语:“你可知,人的伟大在于何处?”

谈熙挑眉,直接放下听筒,一副“我不听,你奈我何”的气人模样。

她起身,双手撑在面前的大理石台上,隔着玻璃,谈熙嘴型轻动——

她说:这辈子,你都别想出来了。

张茹秋开始疯狂咆哮,不要命地捶打玻璃:“谈熙,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可惜,外面的人已经转身离开,注定听不到那些恶毒的疯话。

即便听到,也只会一笑置之。

“你回来——唔——”

张茹秋被两个身穿白袍的医生捂住嘴,拖离现场。

“准备镇静剂,她又开始发病了!”

“唔唔……唔唔唔……”

当针头扎进皮肤,张茹秋逐渐放弃抵抗,像一滩软泥倒在地上,眼里除了绝望,就只剩苍凉。

出不去了……

再也出不不去了……

十五分钟,不多不少。

中年男人再次出现,引谈熙离开。

铁门关闭,男人站在里面,朝谈熙开口,依旧面无表情:“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谈熙微微颔首,“多谢。”

哐当——

铁门合上,仿佛隔开两个世界。

谈熙拿出车钥匙,手腕却猛地被拽住,顺势抬眼,对上女人惊怒不定的眼神。

“谈薇?”

“你来这里做什么?!”防备,警戒,宛若惊弓之鸟。

谈熙勾唇,“你在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妈已经够惨了,你还想对付她?!我们家被你害得还不够惨?”

“我?”

“呵……你早就知道我爸出轨,还跟任静那个贱人蛇鼠一窝;投资失败,又落井下石,帮福祥打擂台,逼得海晟跟我离婚!谈熙,你就是个害人精!”

谈熙瞳孔一缩:“难怪……”

难怪张茹秋会蠢到铤而走险,指使许宁下药,原来是把谈武跟任静那一笔账都算到她头上!

“……你就是罪魁祸首,怎么不去死呢?!”谈薇咆哮,歇斯底里。

不愧是母女,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是我让谈武出轨?让任静当小三儿?还是让汪海晟跟你离婚?对谈武我尚且能在磐规董事局留给他一席之地,你和张茹秋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我处心积虑来对付?”

“狡辩!”

“出了问题,聪明人会从自己身上找答案,只有loser才一味把错误归咎于别人。谈薇,你到现在还没接受现实,当真可悲。”

“闭嘴!”尖叫着,向谈熙扑来。

旋身躲开,反手一个耳光,啪——

清脆,响亮。

谈薇定在原地,怔愣。

谈熙收手,攥住她衣领,眼神带狠:“张茹秋真疯,还是装疯,你这个当女儿的比我清楚。”

女人浑身一僵,手脚冰凉。

“她用下半辈子的拘禁为你清除障碍,你就用这种方式回报她的牺牲?我今天不怕把话撂在这儿,你要再作天作地,迟早会跟张茹秋一个下场。也许还不如,毕竟你没有她的心机,也没有她的头脑。”

“……吓唬我?”

谈熙冷笑,就势一推,收手:“信不信,随便你。”

说完,拉开车门,扬长而去。

谈薇站在原地,久久怔愣。

9月20号,警方和法院联合发布声明,正式宣告结案。

9月25号,磐规召开董事会,谈武出席,谈薇代表张茹秋出席,并在会上拿出《股份转让书》,继承张茹秋在磐规的股份,正式成为董事之一。

“谈总留步。”会后,谈薇追上来。

谈熙回头,“怎么?”

“许宁那件事……抱歉。”女人一身黑色西装,大方得体,比起前几日的苍白憔悴,像换了一个人。

“你知情吗?”

“什么?”

“许宁骗我服食氯胺酮,你事先知情吗?”谈熙冷眼相逼,气势迫人。

“不知情。”迎上她的目光,谈薇没有闪躲。

“嗯。”转身离开。

“那天你说的,我认真想过了……我绝对不会让我妈的付出白费!”

谈熙径直往前,没有停下。

“从今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谈薇攥紧拳头,对着谈熙的背影大喊。

“好!”

女人松了口气,僵直的脊背垮塌下来,如释重负。

------题外话------

可怜天下父母心!

谢谢大家的票子,今天肥更以报!大家都快来喂鱼吧!么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