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装什么装?!/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片一小时二十六分钟,情节发展到此处,已过大半。

整部影片的脉络也逐渐清晰,如徐徐展开的图卷,还剩最后高氵朝部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牵引观者好奇心。

怀疑的种子埋下,信任就变得不堪一击。

当死亡阴云笼罩整个军队,人人自危,风声鹤唳。

切莫西作为一军将领,无法坐视不理。

故事终究以戏剧性的发展,迎来摊牌的一刻……

Camelia:“回来了?”擦擦手,把沙拉放到桌上,走到门口亲自迎接。

男人脱下军帽,顺手递出去,女人接过,拍了拍灰尘,放好。

“今天不出去?”以往每到这个时候,她总要出去半个钟。

女人一顿,笑着摇头:“以后都不用了。”

“为什么?”

“事情已经解决。”

“什么事?”

Camelia耸耸肩,栗色小卷发在夕阳照耀下熠熠生辉,美艳的面孔一半明媚,一半沉陷在阴影里——

“亲爱的,晚餐时间,我们先吃饭好吗?”

一个转身,回到厨房,取出两只高脚杯。

叮——

清脆一碰。

烛光,牛排,沙拉,红酒。

Camelia:“Cheers!”

切莫西:“Cheers!”

酒香在室内弥漫,牛排吃了三分之一不到,女人放下刀叉,一个旋身坐进男人怀里,微微侧头,唇与唇相接,火花迸溅。

喘息声,咂吻声,荷尔蒙的味道透过银幕,充斥着整个观影厅。

冉瑶咽了咽口水,被剧情吸引的同时,也被香艳的镜头所震撼。

情和欲,男和女,回归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原来低俗和美之间,只差了一个导演和一个镜头的距离。

突然,耳边传来窸窣声,冉瑶下意识够长脖颈。

居然看到前排的人解开拉链,用手在……

无耻!

她又朝其他方向望去,很快便不堪忍受地移开。

转头看韩朔,她却像个没事人,目光凉淡,笑容如故。

冉瑶抿唇,突然有点心疼……

Amy紧盯着大银幕,看着上面交颈纠缠的一男一女,试图寻找女主角表演上的缺陷。

可惜,无论从动作,还是神态,竟挑不出任何毛病。

就连吻也是真的,而非借位。

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像品尝最后一顿晚餐,绝望而悲艳。

配上背景音乐,凄美且怆然。

Amy眼里陡然爆发出惊喜的亮光,呵……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这个Chole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周总,我觉得……”Amy开口,却在触及男人冷若冰刀的眼神后,彻底噤声。

周奕垂放身侧的手已然紧握成铁,像要把什么东西捏碎。

Amy疑惑的同时,也不由害怕,往边上靠了靠,尽量远离低气压中心。

如果说,之前她对周奕还有点其他想法,那现在已经烟消云散。

她又不是脑子“瓦特了”,干嘛非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冷屁股?

就算玩SM也不是这么个找虐法儿。

还是算了吧,她还想多活几年。

切莫西和Camelia从餐桌旁缠绵至床上,衣衫尽褪,几番颠倒。

烛火在燃,夜还很长。

半夜,床帐之内,一抹纤细的身影突然坐起来,越过男人,赤脚着地,一路朝浴室而去。

老旧的浴室,墙影斑驳,瓷砖已经开裂,浴缸也不大,其上覆盖了一层黄褐色污渍。

白炽灯下,水汽氤氲,女人承欢后的身体带着一股子柔媚和娇软。

脚边放着两个桶,一个装热水,一个装冷水,粼粼波光。

女人穿着睡袍坐在浴缸边缘,用手拨了拨栗色小卷,随意又自然,突然哼唱——

Jen''auraispasduvenir(我本不该来)

Nelaisserquetonsourire(仅将你的微笑尘封)

Vivredansmessouvenirs(我本应该放弃希望)

……

舒缓的调子从女人口中流泻,偶尔歌词并不流畅,便轻哼着带过。

指尖微挑,试探水温。

待到合适后,她掬一捧清水洗脸,甩了甩头发,顺势仰面,水珠从脸上滑落至脖颈,继续往下,隐没于交叉的领口处,浸湿薄薄的绸袍。

紧贴着皮肤,勾勒出圆弧的形状。

台下,冉瑶与谈熙对视一眼,这场戏正是她们去探班那天拍的。

暖色灯光下,女人的皮肤好似涂抹一层蜜釉,随着袅娜升腾的雾气,有种朦胧不清的美感。

“又是真空!”

“难怪被列为B级片,尺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我有预感,这部电影肯定会红。”

“扎克这个男主角艳福不浅啊,摸也摸过了,吻也吻到了,估计干也是真枪实弹地上。”

“嘿嘿……”

一阵淫笑。

周奕:“如果你们要讨论,请出去,不要影响其他人。”

“哥们儿,用不着这么较真儿吧?”

周奕冷笑,厉眸如刀。

对方缩了缩脖颈,肥厚的嘴唇扯出一抹笑:“都是男人,你就没点反应?所以啊,做人要实在点好,伪君子还不如真小人!”

被讽刺成“伪君子”的周奕默默用手遮挡胯部。

“嗤——装什么装?”

“……”

注意力回到银幕上,Camelia正踮脚去够横架上的香波,镜头给了腰臀部一个特写,纤细的纤细,浑圆的浑圆。

转身把香波放到浴缸边,镜头并未切换,而是落到女人领口,伴随着俯身的动作,沟壑晃眼而过。

观众里面传来倒抽凉气的声音。

却任然低估了电影的香艳程度——

当那件丝绸睡袍毫无预兆滑落,女人曼妙的胴体展现在眼前,所有人皆已呆傻。

这次裸背比之前那回来得更有冲击力和震撼感。

从清纯到妩媚,青涩到成熟,见证了一个女人的蜕变,也昭示着某些更深层的东西早已不复当初。

女人抬脚跨进浴缸,撩起水帘,缓缓转身,将未施粉黛的脸暴露在镜头之下,甚至可以看清脸上的小雀斑。

这时,切莫西推门进来,站在不远处与女人对视。

冷眸锐利,目光冰凉。

Camelia:“还记得吗?一年前,你也是在我洗澡的时候冲进来,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切莫西:“告诉我,不是你做的。”

Camelia:“抱歉,是我。”

男人扯出一抹笑,眼底却涌现水泽,而后,摔门离去。

女人坐在浴缸里,露出一对精致的锁骨,雾气在眼底积聚,最终化作两行泪水滑落。

狠狠闭眼,睫羽颤抖。

她动了动唇——对不起。

切莫西骑马直奔营地,被几个士兵叫去喝酒,还有小姐作陪。

几杯下肚,昏昏欲醉,士兵举止愈发放肆,揉得陪酒小姐一边媚叫,一边喊疼。

切莫西却越来越清醒,满脑子都是家里那朵小茶花。

他的小茶花……

会唱歌的小茶花……

被他狠狠爱抚的小茶花……

“这里的小姐质量太差,没有约翰说的那个爽,揉起来是软的?软的,软成棉花……”一边打嗝,一边大笑。

“嘿,杰森,你喝醉了。嘘!”

“醉——个屁!约翰那条公狗,他就是个强奸犯!”

“杰森……他已经死了!”

“死了?哈哈——死得好!谁让他见色起意,居然干了将军的女人,还特么把人杀了?上帝要他赔命,还有那些人,都一样……一二三四五……十四!都死绝了?”

切莫西如遭雷击,发疯一样狂奔回家。

“Camelia……Camelia……你出来啊……我爱你……真的,我向上帝发誓……我爱你啊……不要离开我……”

他推开浴室门,地板是干的,桶里水是凉的,浴缸积了一层灰,好像很久没有人用过。

他回到客厅,桌上的牛排只有一份,高脚杯也只有一个。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