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哪哪儿都好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Amy朝几人打过招呼,也开车走了。

她得好好理一理思路,如果只是电影新人Chole,她会毫无顾忌与星辉争抢,可眼下多了韩朔这重身份,就不得不慎重。

吸毒艺人……

纵观华夏娱乐圈,还没有谁踩进这个泥潭以后,能真正洗干净跳出来的。

却说影评组几人,带着满腔郁闷返回影城,却被告知电影早在十分钟前已经结束。

“那我买下一场的票,多少钱?”说着伸手掏钱包。

“抱歉先生,票已售罄。”

“那下下场?”

“也没了。”

“下下下场?”

售票员摇了摇头,一脸遗憾。

“给句准话儿,哪场有票!千万别说都卖完了,人好莱坞大片都没这么抢手。”

“帮您查了一下,最后两场还有余票,3点10分和3点半,您看预订哪场?”

“3点?!凌晨?!”

“是的。”

“……”靠!

“小杨,算了吧,明天一早还要飞港岛,得回去收拾行李。”

剩下几人也纷纷点头。

小杨满脸纠结,“没看完,我这心里老没着落。”

“忍忍吧,走了!”

“诶——你们真不看啊?”

售票员:“先生,请问还需要预订吗?”

小杨一咬牙:“订!”

“几张?”

“……1张。”

谈熙三人离开影城,在路边找了家大排档喝夜啤酒。

麻辣小龙虾,爆炒腰花,夫妻肺片,蒜泥白肉,全是大荤。

“这顿吃下去,我可能会长一二三……斤!”小公举掰手指。

韩朔把一次性手套递过去,转眼看冉瑶,“你还是多长点肉好看。”

“啥意思?”眨眨眼。

谈熙:“她夸你瘦呢。”

韩朔翻了个白眼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君消得人憔悴是吧?”

冉瑶抿唇,借垂眸的动作掩盖倏然黯淡的眼神。

谈熙一记眼刀丢过去,韩朔撇嘴,似有不赞同,但也没再说什么。

“老板,我们要的啤酒呢?怎么还没上?”

“诶!来了——”

酒到酣处,冉瑶举着杯子,摇摇晃晃站起来,“阿朔,这杯必须敬你。”

韩朔挑眉,也跟着起身,素白纤长的手指扭着杯壁,像把玩一件有趣的玩具:“敬我什么?”

“敬你……”冉瑶偏头,傻笑起来,“华丽回归,破茧重生。”

韩朔收起散漫,举杯一碰,只听清脆叮咚,四目相对,“敬我的小公举,永远可爱,幸福安康。”

水光一闪即逝,冉瑶笑得眉眼弯弯:“干杯!”

谈熙也跟着站起来,朝远方遥遥一举:“敬安安,望她一切都好。”

三人仰头,一饮而尽。

陆征找过来的时候,已近凌晨。

三个女人喝得面红耳赤,撑在小桌上,歪歪倒倒。

“老公,你来啦……”谈熙扑上去,直接挂在男人脖子上,脸埋进胸口,蹭啊蹭。

陆征哭笑不得,把她拽出来:“喝了多少?”

“就……七八九十杯?”

“能耐了你?”

“偶尔一次,不打紧。”

“走吧,回家了。”

“嗯呐~”谈熙点头,去啄他的唇,又软又黏。

陆征自是不负美人恩,当即做出回应。

两人就这么在大街上、小摊里,吻起来了?

冉瑶捂眼:“羞羞……”

韩朔单手搭在桌上,一脸揶揄,“你俩都结婚了,怎么比谈恋爱的时候还黏糊?明目张胆虐狗,良心不会痛吗?”

一吻毕,周围响起欢呼,还有几声流氓哨。

陆征去结账,谈熙带两人上车。

先把韩朔送回酒店,冉瑶已经睡死过去,索性替她开了间房,暂住一晚,

陆征这才驱车往家里赶。

谈熙坐在副驾驶,偏头看他,似醉非醉的模样,带着娇憨,又别样妩媚。

“好看吗?”男人突然开口。

谈熙点头:“好看。”

“哪儿好看?”

“鼻子、眼睛、嘴巴……哪哪儿都好看。”

“嘴这么甜?”陆征好笑地挑眉。

“是啊,要尝尝吗?”谈熙的手伸过去,在他大腿游走。

“……别闹。”隐忍,克制。

“老公,你不尝吗?”

“小东西,安分点。”

“不喜欢我这样……摸你?”

“嘶!谈、熙——”他差点废了。

“啊呀,力气有点大,那我轻轻……”

吱嘎——

靠边急停。

陆征:“撩火是吧?”

谈熙指了指窗外:“到家了哦。”

“正好,做完就能洗澡。”

“你……唔!”

座椅放平,男人一个翻身,谈熙被压在下面,被迫与之唇齿纠缠。

夜阑人静,月色皎洁,悍马有节奏地上下轻震。

……

冉瑶一觉睡到天亮,看着陌生的周围环境,大脑有片刻死机。

她揉揉眼睛,记忆回笼。

酒店大厅。

“劳驾,退房。”冉瑶把门卡推过去。

“好的,请稍等。”

突然,肩上一重,冉瑶下意识回头,在看清对方那张脸后,撇了撇嘴,不再搭理。

可退房手续还没办完,又不能说走就走。

自从上次假装受伤,惹得冉瑶大发脾气,楚骁就一直闷闷不乐,家里人都看不下去了,干脆由楚二姐出面,替他约了几个本科时期的好哥们儿。

“你小子别窝在家里装忧郁,出去散散心,浪完回来就给我好好看书复习。”

楚骁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冉瑶把他微信拉黑了,电话也不接,再这样下去,自己估计得疯。

出去浪一浪,就当转移注意力。

这一闹就闹到凌晨,哥儿几个索性找家酒店凑合,睡醒下来退房,却在前台看到一个女孩儿,背影跟冉瑶太像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楚骁忍不住伸手去拍,嘿——

还真是从天而降的小仙女!

不过,仙女脸色不太好啊……

“还生气呢?”

冉瑶扭头,没理,催促前台动作快点。

“对不起嘛,”他扯她衣袖,“我就是想,让你陪着,学习起来效率高。”

“所以就撒谎?!”仙女也是有脾气的,更何况,楚骁之前的欺瞒已经触及到她底线。

“虽然没有骨折,但整个脚背和脚踝都肿了,现在还没消,不信你看——”楚骁蹬掉运动鞋,也不怕人笑,就这么把右脚袜子脱下来,还把裤腿往上提,“你看这儿……这儿……”

脚背几乎被淤青覆盖,脚踝位置有些红肿。

冉瑶抿唇,目光闪了闪,渐趋柔软。

说到底,楚骁因为救她才受伤,又不是冷血动物,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我发誓,这次真没骗你!这可不是找化妆师化的,不信我……擦给你看!”说着,用手猛搓脚背。

冉瑶头皮一麻:“够了!”

她看着都疼,真不知道这人哪来的勇气对自己下狠手。

“那……你肯原谅我了?”期期艾艾,像个大男孩儿。

“你先把鞋穿上。”

“原谅了才穿。”

冉瑶杏眼圆瞪,“你还威胁我?”

“没……你就别再折磨我了,”楚骁抓住她手腕,轻轻摇晃,“原谅我嘛,保证没有下次,好不好?拜托拜托……”

冉瑶没说话,但也没把人甩开。

还是旁边一对办退房的外国夫妻看不下去了,“嘿,小姑娘,你男朋友很可爱,也很帅,原谅他吧!”

楚骁咧嘴,男朋友这个称呼……貌似格外顺耳。

冉瑶朝夫妻二人摇头,解释道:“他不是我……”

“喏!穿好了!”楚骁把用最快的速度把鞋袜穿好,然后开口打断她,“现在就当你已经原谅我,嗯,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回家,明天到工作室找你,拜拜——”

没有给冉瑶任何开口的机会,楚骁一溜烟儿跑没了影。

冉瑶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她有说原谅吗?

有吗?

好气哦!

“小姐,退房手续办理完毕,这是扣除房费后退您的押金,大门在左边,请慢走。”

“……”

冉瑶刚出旋转门,就碰上蔡勇往里走。

“冉小姐——”他开口招呼。

冉瑶循声望去,旋即,微笑点头:“蔡秘书。”

“您这是……”

“刚退房。”

蔡勇眸色一深,识趣地不再追问。

两人擦肩而过,一个往里,一个朝外。

酒店顶层,是一个大型的商务会议室。

K省领导班子入京交流,由宋子文负责接待,由于国宾馆已经入住来访外宾,只好把人安顿在这家酒店,并临时组织了一场欢迎会,就近租用酒店的商务会议室。

蔡勇到的时候,只有宋子文在,其他人还没到。

“宋市。”

“来了,这是流程表,你先看看……”

“我刚才在楼下碰到冉小姐了,她刚办完退房。”

男人动作一顿,眼底无波无澜,“看完有问题再修改。”

蔡勇伸手接过,斟酌半晌才开口:“还有之前在会宾楼碰过面的楚家老三。”

少男少女,一大早,出现在酒店,办理退房。

宋子文眼底掠过惊痛,稍纵即逝。

“……蔡秘书,看来你最近很闲。”语气冰冷。

蔡勇后颈一凉,顺势垂头。

前段时间还默许他去查楚骁,明显对冉小姐还没放下,怎么这会儿又变了个态度?

那他手里有关楚骁的资料还要不要拿出来?

“怎么,还有话说?”宋子文冷眼一掠,“别吞吞吐吐。”

蔡勇略微斟酌一瞬,“上个月,我遇到以前在干校培训的舍友,他去年调到即令市,属市一级领导班子,跟楚家有些交情。”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见宋子文没有阻止,蔡勇继续道:“他儿子和楚骁走得近,知道不少事……据说,楚家这小子,今年国考想进市规划局。”

规划局,属城建管理范围,由宋子文统筹主管。

“呵……”

一声轻笑,又短又急,意味深长。

……

大卫是上午九点的航班,韩朔六点起床,洗漱完,打车到机场已经七点半。

“Chole,here!”

韩朔松了口气,几步朝他跑过去。

大卫朝她摆手,“你慢点,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跑掉。”

外国人的冷幽默方式,韩朔get不到笑点,但还是很给面子地扯了扯嘴角。

“……Well,不好笑就别笑。”

韩朔立马放平唇边弧度。

大卫一脸无奈:“我回来之前,先别急着跟这边的经纪公司签约,知道吗?”

“哦。”漫不经心。

“应酬不想去的,尽管推掉。”

“嗯。”

“最多一个星期,我就回来。”

“一个星期?不是有九场见面会,来得及吗?”

“来得及。”

韩朔点头,“照顾好自己。”

“会的。”

分别的时候,大卫给了她一个拥抱,韩朔顿住,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很快意识到,这是国外很常见的礼仪,便顺手回拥了一下。

等大卫过完安检,韩朔才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打了N个呵欠,头还有点晕。

“小姐,XX酒店到了。”

韩朔睁眼,看向窗外,“多少钱?”

“一百五十块。”

付完钱,推门下车,踩着高跟鞋往里走。

“请稍等——”前台突然开口,把她叫住。

“什么事?”韩朔拧眉。

“那边有位小姐找您。”

------题外话------

稍稍丰满的一更,二更六点,有票子的小仙女记得来喂鱼昂~吧唧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