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乖女孩儿,你是我的!/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遮羞布揭开,一切暴露在阳光下,所有痛苦和丑陋都变得无所遁形。

彼时,两人还在一起。

他当她是玩物,她骂他是纨绔。

彼此看不顺眼,却在夜深人静时缠绵共欢,至少,身体无比契合。

随着时间推移,韩朔在小洋房过夜的次数越来越多,而男人的洗漱用品、换洗衣物也慢慢侵占了大半空间。

就像,再普通不过的男女朋友。

一起手牵手,漫步在街头;大晚上架着墨镜,戴着口罩去看电影;他抓娃娃,她抱个满怀……

看似风平浪静,却掩盖不住内里的暗潮汹涌。

韩朔当他的地下情人,而周奕用人脉为她争取更多资源,本就是一段以交易开头的不正当关系,终究逃脱不了既定的惨淡。

当时,韩朔受邀作为厉亭匀演唱会的神秘嘉宾,压轴出场。

厉亭匀,星辉当时仅次于安曜的人气歌手,出道八年,就红了八年,一直都是公司力捧的男星。

风趣幽默,双商奇高,是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才华的人。

跟圈内很多人都是朋友,自然也包括韩朔。

由于两人在同一家公司,便以师兄妹互称,私下也常聚,被狗仔拍到过两次,绯闻就这么传出来了。

但双方都不作回应,加之,韩朔被传过同性恋,因此没能掀起什么大浪。

周奕的不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积聚到一个点,砰的一声,爆发了。

那晚,他喝得醉醺醺,一进门就把韩朔往床上拖,力气大得惊人。

“你又发什么疯?!”彼时的韩朔桀骜不驯,软硬不吃。

“嘘!别说话。”

“……”

“因为,我会忍不住打人。你,一定要,乖乖的。”

韩朔头皮发麻,对上男人赤红的眼,不由打了个哆嗦。

“怎么,吓到你了?”男人的手指游曳过她颊边,眼神又变得温柔似水。

“先放开我。”

“不放!”

“周奕,你个神经病!”韩朔拳打脚踢。

啪!

一个耳光重重落下,不仅韩朔懵了,周奕也兀自发愣。

但很快,他又笑起来:“都说了让你乖一点的,为什么不听话呢?”

耳畔嗡鸣的声音经久未散,男人的吻却已顺着脖颈往下:“你是我的……”

那一瞬间,韩朔清醒了。

也许是耳光太重,抑或男人咬她太痛,那些粉饰太平的假象如同烈日炙烤下龟裂的大地,一片片破碎,一寸寸瓦解,最终裸露出狰狞的现实——

金主和情妇!

原来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她太过天真,有了不该有的奢望……

周奕看着女人眼里的光逐渐黯淡下去,心头一慌,却并未停止侵犯。

很多年后,当他无数次回忆起那天的场景,才知道自己在那一刻究竟失去了什么。

折腾到半夜,不知餍足的男人才沉沉睡去。

韩朔躺在床上,睁眼至天明。

她没哭,只是在思考。

所以,在说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她才可以那么平静,甚至于漠然。

“我们结束吧。”她说。

周奕早在一刻钟前就醒了,正酝酿该如何为昨天的粗鲁道歉。

不就是绯闻嘛,几张模糊的照片、满页没有实锤的空话,他还当真了?!

甚至……打了她一耳光。

该死!

心头正懊恼,思绪如麻千千结。

却冷不丁听到女人那句——“我们结束吧”!

倏然睁眼,周奕冷冷看她,“你说什么?”

韩朔见他咬牙切齿、一脸凶相,竟然毫无畏惧,反而觉得轻松。

“我说,该结束了。”

“凭什么?”

“就凭,我不想再继续。”

“嗤——别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手里。”

“照片吗?”韩朔勾了勾唇,语气平和:“想曝光就曝光吧。”

男人浑身一震,旋即,扯出一抹笑,却怎么看怎么勉强,“阿朔,小乖乖,我们不闹了,成吗?”

“周奕,我没跟你闹。”

“……”

“我是认真的。”

“闭嘴!”

韩朔捞起被扔到地板上的Bra,穿进去,扣好金属扣,接着,把睡裙捡起来,套好,然后,掀开被子,下床站定。

“今明两天之内,我会搬出去。”

周奕把棉被一掀,光着身体站到她面前,眼神凶恶如野兽,透出森然冷光,“你在气什么?嗯?”

韩朔眼里闪过讽刺。

“至于吗?老子又不是第一次干你,矫情个什么劲?”

女人眼中讽刺更甚,如同锋利的刀尖狠狠扎进男人心口。

周奕恼恨,下意抬手。

“还要打人吗?”韩朔硬着脖子,把脸凑上去,“你扇啊!”

男人顿在半空的手,忍不住颤抖。

而后,无力垂落。

“如果你今天打不死我,就算爬,我也要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韩朔眼底浮现出狠意和决绝,那么深恶痛绝。

“……恶心?”周奕身形微晃。

“是啊,有你的地方就像地狱!”笑容残忍。

“就这么恨我?”

“你——可——恨!”

“哈哈哈……”他可恨?周奕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

韩朔后退半步,却被男人强势扣住她双肩。

他像个魔鬼,在诅咒:“恨也好,爱也罢,这辈子,你都注定要跟我一起待在地狱,无法超生!”

“放手——你这个疯子!”她尖叫,用脚踢他。

周奕却像感觉不到疼,任由踢打,“听到没有?!你是我的——我的!”

“我不是!”

“阿朔,别逼我……你知道的,我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韩朔被他眼里的阴鸷骇到,霎时,手脚冰凉,膝盖也跟着发软,眼看就要跪到地板上,周奕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如同失而复得的宝贝,珍惜,且爱重。

就是这样的表情,让她不自觉沦陷,一步步踩进他布好的陷阱。

韩朔好恨!

恨周奕,也恨自己!

“求求你,放过我……”

“乖女孩儿,别哭,我会心疼的。”干燥的指腹擦掉她眼角浸出的泪渍,男人唇畔漾开一抹笑。

韩朔彻底崩溃,嚎啕大哭。

周奕轻拍她后背,眼里是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深情。

原来,都是局中人!

大闹一场后,陷入冷战僵局。

韩朔像个陀螺,没日没夜地工作,周奕阔别声色犬马的日子,又重新回归。

直到,半个月后,厉亭匀演唱会。

韩朔作为神秘嘉宾,将在最后一刻钟现身,与厉小天王同台合唱。

票是之前就给了周奕的。

“他会来吗?”赵秋坐在旁边,看化妆师替她上妆,随口一问。

“……不会。”

周奕从来就没有低头的时候,韩朔不无讽刺地牵动嘴角。

“吵架了?”

韩朔目光一闪。

赵秋让化妆师出去,顺便把门带上,房间里只剩她们两人。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跟他分手。”

“……他答应了?”

韩朔摇头。

赵秋忍不住叹气,一边替她整理头饰,一边感慨,“如果可以,我倒希望你们能够彻底断干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越红,狗仔就跟得越紧,迟早会曝光。我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会答应跟他……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傻姑娘,你是要当天后的人,随随便便的小污点都能叫人抓住不放,更何况……”

“秋姐,如果摆脱他,是以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作为代价,你觉得值吗?”

赵秋惊疑不定:“这话什么意思?”

韩朔对着镜子笑笑,“没什么……”

只是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中场互动的环节,厉亭匀到后台稍作休整,喝水的时候不小心洒在演出服上,“完蛋了!”

韩朔听到动静,赶紧往隔壁跑,“师兄?”

“我演出服……”

“呃!”

白衬衫,胸口处被红色汁水浸湿。

韩朔伸手提拎,一股甜味儿传来:“这什么东西?”

“石榴汁。”

“……哦。”

------题外话------

变态周上线,一更先来,晚上还有2—3更的样子,五花肉吧,不肥不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