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归期不定,甜甜一吻/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辈子?

顾眠不解,却也并未深究。

“要过去打个招呼吗?”视线掠过远处相拥亲吻的男女,易风爵眼神微暗。

都是把性命挂在枪口上的人,陆征却比谁都幸运,不仅全身而退,还有妻有子。

当真令人……生妒。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这个傻弟弟能够心狠一点,把谈熙留在身边,陆征会不会彻底崩溃?

疯狂的“雷神”——

那一定相当有趣!

打个招呼?

顾眠一顿,旋即摇头:“不了。”

能够在远处静静看她幸福,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不能再奢求更多。

易风爵:“随你。”

他跟顾眠不同,如果真的想要,就会不惜一切代价。

仿佛血液里天生就涌动着掠夺的因子,无时无刻不在叫嚣。

“哥,走吧。”

“终于舍得回去了?”

顾眠垂眸,温润的侧脸透出一股落寞。

易风爵不再多言。

很快,一辆黑色凯迪拉克停在两人面前。

老K从副驾驶下来,“爵爷,二少。”

“都安排好了?”

“直升机随时待命。”

易风爵轻嗯一声,上车坐定,顾眠紧随其后,却还是忍不住透过车窗,朝某方向看了一眼。

“阿Sam,开车。”

“……是。”

初雪无声飘落,为大地披上银装。

黑色轿车默默而来,又寂寂离去。

老K:“爵爷,是现在就去机场?”

易风爵:“你们直接回鹿特丹,集团事务暂时交由阿眠处理。”

阿Sam心头一跳,对上老K同样惊愕的目光,硬着头皮开口:“那您……”

“去一趟青省。”

“哥,你想做什么?”

“找人。”

顾眠一默,“那归期……”

“不定。”

圣泉天域,别墅内。

老太太在网上新学了一道西点,正实践,陆觉民帮她打下手。

“低筋面粉。”

“低筋?”老爷子伸长脖颈往橱柜里找。

“右边,第三个,黄色包装。”

“咳,你早说嘛!”陆觉民拿出来,递给她。

谭水心撩起眼皮,瞅了他一眼:“我的错?”

“哪能?是我不熟练。”

“知道就好。”

“……”

这厢,两个老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相处融洽;那厢,两个小的在沙发上,头挨着头,窃窃私语。

“阿流,我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听?”小姑娘一本正经。

“什么秘密?”

“我告诉你,但是你不可以告诉别人!”

“……好。”

“过来点。”

阿流凑近。

遇夏靠到他耳边,一字一顿:“我刚才,看到易叔叔和顾叔叔了。”

眼神微暗,“你确定看清楚了?”

“臭阿流!我没近视!”

“……哦。”

“你说,他们会不会把妈咪带走?到时候粑粑怎么办呢?他一定很伤心……”

“不会。”小小少年语气笃定。

“为什么?”

“爸不会允许。”

“那他们打起来怎么办?我该帮谁呢?粑粑很好,可是易叔叔和顾叔叔也很疼我啊……”遇夏陷入纠结中,眉头拧成小疙瘩。

阿流撇嘴,关键时候连敌友都分不清,蠢丫头!

……

转眼,圣诞节。

冉瑶一大早就收到某人耍宝式的邀约短信——

“请问美丽的小公主,今天有没有空跟骑士·骁出门约会呢?在线等,有点急。”

冉瑶洗漱完,喝了半杯牛奶才回他——

“小公主说,她同意了。”

“Yes!九点半,小区门口接你[飞吻]”

看了眼挂钟,才七点半。

冉瑶慢慢吃早餐……

楚家。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留个爱标记……飞吻也没关系,我一样心感激……”

哐哐哐!

楚二姐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把门敲得哐啷作响,“我说,你这一边唱歌,一边刮胡子的,也不怕割破你那张小白脸儿?”

楚骁扯过湿毛巾,把泡沫擦干净,闻言,顿时翻了个白眼儿:“就不能期望狗嘴里能吐出象牙。”

“嘶!小兔崽子,拐着弯儿骂我是狗呢?”抬手一削。

楚骁后仰避开,“我可没这意思,明明你自己对号入座。”

楚二姐单名一个“璇”字,听上去娴静美好,实则性格火爆。

转手逮住自家小弟耳朵,九十度拧掰。

“疼疼疼——赶紧撒手,都红了,怎么见人啊?”

“见人?”楚璇挑眉,“什么人?”

“嘿嘿……反正你又不认识。”

“臭小子眉眼含春,一脸浪荡,到底什么情况?如实招来!”

“就那什么我交女……”朋友了。

“阿骁——”楚家大姐敞亮的嗓门一开,整栋宅子都是她一个人的回音,“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下来!”

“大姐!什么情况?!”楚骁一尥蹶子,快得跟像阵风。

楚珮现任职林业局,厅级女干,严肃起来一身官威能把人吓趴。

楚骁不怕爹妈,就是怵他大姐。

“爸,人给你喊下来了,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楚大姐朝沙发看了一眼,继续哄闺女去了。

楚怀山轻咳两声,没办法,他治不住这臭小子,习惯性请大女儿出马。

“你准备一下,待会儿跟我去见几位长辈叔伯,一起吃个饭,也好增进感情。”

“非得今天吗?”

“有问题?”

楚骁拧眉:“我都约人了……”

“那就推掉。”

“不行!爽谁的约也不能爽女朋友的!爸,您自个儿看着办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平时楚骁并不排斥这样的饭局,多认识几个人,就多几条人脉,对以后政途也有助益。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这条路,所以,尽可能去适应、经营,希望真正踏足的时候能够走得更稳、更顺。

“女朋友?!”楚怀山立马抓住重点,老眼犹如X光射线。

“行啊,你小子!平时闷声不响,回国才几天,连女朋友都备上了!”楚璇竖起大拇指,笑得三分揶揄,七分欣慰。

就连楚珮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是哪家姑娘?性格怎么样?好不好相处?”

“嘿嘿……”挠挠头,楚小少爷直乐呵,“她啊,性格温顺,又软又萌!”

“小绵羊类型?”能镇住这小魔王吗?楚大姐表示担忧。

“又软又萌……难道你摸过?”楚二姐调笑。

最后,楚怀山发话:“行了,今天你……跟她好好玩,饭局我自己去。”

九点一刻,楚骁准时出现在小区门口。

等了十分钟,冉瑶下楼,她今天穿了件驼色大衣,里面搭配高领羊毛衫,过膝长靴时尚又精致。

“等很久了?”

“没,一小会儿。”楚骁替她拉开副驾驶车门。

冉瑶躬身坐进去,暖气扑面而来,她索性脱掉手套塞进包里。

楚骁变魔术似的递过来一捧玫瑰花:“小仙女,圣诞节快乐。”

冉瑶目露惊喜,“好漂亮!”

“喜欢吗?”

“喜欢。”

“那要不要奖励我一个吻呢?”偏头,侧脸,凑上去,已然做好准备。

冉瑶微微前倾,在他脸上轻轻擦过,“好啦!”

楚骁心花怒放。

两人先去市体育馆看了一场设计展,俊男靓女的组合总是格外吸睛。

“蔡秘书,您看,这壁橱窗按照朝代顺序对不同时期不同的民间流行衣着进行了详细展示,图文并茂。比如汉代的曲裾,通体紧窄,长可曳地,下摆通常呈现喇叭状,行不露足,充分展示女性的文静与优雅……”

蔡勇一边听解说,一边看图,还不忘用余光观察周围。

突然,脚步一顿,朝某个方向望去。

冉瑶也停下来,颔首致意。

楚骁晃晃两人紧扣的手,“怎么不走了?”

“没事,”冉瑶收回目光,侧头,朝他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刚才见到熟人了。”

“哪里?”

“诶,你看这卷设计稿像不像托勒大师的风格?我记得他好像是你们学校设计学院的名誉院长……”

------题外话------

晚上还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