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 阿文,你醉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名带姓点到头上,楚骁不可能再装傻。

与宋子文交好,他是愿意的,但潜意识里,他并不想让冉瑶看到自己交际应酬的一面。

总觉得,她不会喜欢。

但话已出口,众人目光都若有似无落在自己身上,楚骁根本没有拒绝的资格。

深呼吸,站起来,双手执杯,遥遥为敬:“宋叔,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未来还请您多多关照。”

宋子文没动。

楚骁目光一闪,保持执杯的动作,没喝,也没放。

场面霎时僵滞,楚怀山狠捏了把老汗,却也不敢在此刻贸然开口。

四目相对,两两对峙。

冉瑶坐在位置上,丝毫没受影响,小口品尝着醉虾,味道确实不错。

半晌,宋子文才端起酒杯,道了句“后生可畏”,而后,象征性抿了抿杯缘。

相比楚骁的郑重其事,宋子文可以说相当随意,没有起身,也没有一口干,但脸上又毫不掩饰对后辈的赞赏与看好,当真叫人看不穿,也摸不透。

楚骁坐下来后,目光朝宋子文所在方向轻轻一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叔对他好像……不怎么友好。

但很快,就被否认。

宋子文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可能跟晚辈一般见识?

错觉!

肯定是错觉!

这么一想,楚骁放心了,又开始替冉瑶疯狂夹菜。

“这个好吃……这个也不错……你太瘦了,还是胖一点好看……”

“阿骁,别夹了,我吃不下。”冉瑶看着碗碟里堆成小山的食物,好笑又无奈。

这人是把她当成猪来喂吗?

“哦,”楚骁收手,“那……我不夹了,你慢慢吃。”

冉瑶点头,朝他笑笑,然后开始吃碗里的菜,一口一口极为认真,仿佛周围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

楚骁最喜欢她吃东西的样子,带着对食物的敬畏和对厨师的尊重,无比虔诚。

两口下肚,宋子文眼神打飘,总是不自觉朝某个方向。

她一点都没变。

喜欢和不喜欢的,总是留有余地。

无论对什么,都顺从多过抗拒。

明明那么软的性子,烈起来却让人无力招架。

宋子文苦笑,一口烈酒下肚,从喉咙灼烧至胃部。

明明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真正到了这一刻却是如此的……难以接受。

她有了别人……

眉眼弯弯,言笑晏晏,从今往后都不再为他,而是因为一个叫“楚骁”的男人。

宋子文呼吸急促,猛地收紧拳头。

原来,一直放不下的那个人是他……

在楚怀山的授意下,楚骁又接着敬了几个人,都是他爸的亲信,不比宋子文高冷,一个个都欢欢喜喜受了,还好一通夸奖。

什么“虎父无犬子”、“后浪推前浪”……

“阿骁是参加今年国考了吧?”之前在楼下,一个劲儿推他们上来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

楚骁点头:“这个月初才考完。”

“报的什么职位?”

“市规划局办公室。”

“规划局……”男人眼神微闪,咂摸道,“规划属城建管辖范围,正好由宋市负责!”突然一拍大腿,“那今儿可赶巧了,正主在这儿呢!”

众人笑着附和。

看似偶然提及,但究竟有心还是无意,大家心里都敞亮着。

楚骁也不傻,知道接下来意味着什么,某个瞬间,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奔涌,蠢蠢欲动。

这次没有等楚怀山开口,他就站起来,隔着饭桌,朝宋子文举杯,“将来,还请宋叔手下留情,多多照拂。”

说完,不等宋子文回应,便仰头一口饮尽。

“阿骁好酒量!”

“孺子可教,楚局后继有人。”

“……”

宋子文没动面前那杯酒,目光隐隐幽邃。

“抱歉,我去趟洗手间。”冉瑶起身,礼貌朝众人颔首,而后,径直离开。

楚骁一讷,酒精发酵令他反应有些迟钝,“好。”

辅一接触到新鲜空气,冉瑶绷直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长廊走到尽头,右拐是女厕。

冉瑶没有进去,只在门口的盥洗台把手洗了两遍。

看着哗哗的水柱,她有些怔愣。

里面的“楚骁”和她印象中的“楚骁”是不一样的,长袖善舞,谦逊有礼,仿佛一瞬间褪去男孩儿的幼稚,变得成熟稳重。

说不上排斥,只是有些……陌生。

回去的途中,迎面撞上宋子文。

冉瑶目不斜视,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手腕被扣住。

“你就打算永远装作不认识?”音色低且沉,一开口逸出浓郁酒香。

“宋市,我该进去了。”

“宋市?呵……”笑容几分悲怆,“看来,你是铁了心。”

冉瑶没有过多挣扎,因为她知道,挣扎也没用,“那天晚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不是吗?”

语调轻软,无悲无喜。

“你跟楚骁……在一起了?”喉头发干,宋子文用另一只手扯了扯领带,扣住冉瑶的那只却始终不放。

“嗯。”

“什么时候?”

“半个月前。”

宋子文眼中掠过惊痛,“为什么?”三个字好像用完他全身力气。

“因为,我想重新开始。”

男人紧盯着她,不放过女人脸上任何表情。

冉瑶任由他打量,一派坦然:“阿文,我是认真的。也许,忘了你重新开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忘了你……

如魔咒般,在男人脑海里不断回荡。

她怎么可以忘了他?!在他已经泥足深陷的时候……

“瑶瑶,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你……”目露惊愕。

宋子文扣住她肩膀,四目相对,男人眼里窜起两簇幽幽火光,灼亮逼人。

“和他分手,我们会很幸福……”

“阿文,你醉了!”

“我没有——”

“晚了。”

“什么?”

冉瑶望进他眼底,不是没看到其中的懊悔与深情,如果一年前,她会欣喜若狂,至少,他不是无动于衷,他还在乎自己。

可如今,物是人非,当热情冷却,早已不复当初的一腔孤勇。

曾经,她为了宋子文努力撑开隔绝外界的龟壳,如今,她又缩回去,不再有探头的勇气。

“我已经是楚骁的女朋友,除非他想分手,否则,我们不可能分开。”

“你就那么喜欢他?”低声,咬牙,双手力道愈发收紧。

冉瑶蹙眉,肩膀传来的疼痛让人无法忽视,她喜欢楚骁吗?

应该,喜欢的。

她永远不会忘记,在希尔顿酒店门前的广场上,男孩儿玩滑板时,眉目飞扬,青春恣肆的模样。

“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想着想着,便把最真实的情绪说出口。

宋子文眼神骤凝,周身散发冷气。

女人唇畔浮现的笑容,眼神里闪现的回味,宛若一把尖刀插进他胸口,血流如注,却无人心疼。

一股莫大悲哀将他包围,宋子文眼窝灼热,几欲落泪。

“为什么?”强大如他,竟也声带哽咽,“他哪里比我好?”

“至少,”冉瑶垂眸,睫羽轻颤,“他不会拥着其他女人,从我面前走过,没有解释,没有愧疚,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宋子文浑身巨震,“那是因为……”

“不重要了。事情已经过去,再追究没有任何意义。”

男人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幽暗沉邃,“如果你因为这样跟我分手,那楚骁未必能够做得比我好,除非,他从一开始就不踏足这个圈子。”

冉瑶拧眉,“你想说什么?”

宋子文抬手覆上她侧脸,指腹轻轻摩挲,“我知道你不喜欢刚才那种场合,但楚骁知道吗?也许他真的不知道,也许他知道,却仍然选择成就自己而委屈你。”

“……”

“未来他以新人的身份踏上政途,今天这样的场合只多不少,你也陪他推杯换盏地应酬吗?”

------题外话------

昨天实在抱歉,对不住大家,今天肥更,下午还有两更哈~

老干部被虐得稀里哗啦,好爽!

顺便,终于早起一次不赖床的鱼儿来求个票票,望大宝贝们……咳……垂怜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