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 不是我,也不能是楚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瑶目光一怔。

“你现在对我有多狠,将来对楚骁就有多恨,”宋子文扯了扯嘴角,眼神愈发温柔,“傻姑娘,现在的他跟十年前的我又有什么区别?”

十年后的宋子文身居高位,尚且无法避免令她受伤,更何况十年前?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条路的艰辛。

冉瑶抿唇,眼里除了不安和茫然,还有深深的惶惑。

楚骁想要的一切,她能承受吗?

如果单凭一腔孤勇,那最后会不会陷入同样的困局?就像她和宋子文……

“瑶瑶,别怕……”宋子文仿佛洞悉一切,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一遍遍轻抚女人僵直的后背,“别怕……”

似情人间最亲密的呢哝,眼里是被他压制已久的深情。

冉瑶两眼呆滞,仿佛没了灵魂,任由他抱着,像个木偶娃娃。

她在害怕。

怕当初的悲痛重演,怕宋子文心机深沉的诱劝,更怕自己会信以为真,就此退缩——既不敢接受楚骁的深情,又不甘原谅宋子文的辜负。

头好痛,像要裂开。

“你放手!”不该是这样,她不该靠在宋子文怀里,也不该听那些鬼话连篇!

男人却拥得更紧,仿佛要嵌进骨血,融入灵魂,大掌紧贴冉瑶纤细的后背,力道沉沉,隐隐有力。

“瑶瑶,就算不是我,那个人也绝对不能是楚骁。”

“你放开……”

“乖,跟他分手,我们重新开始。”

挣脱不开,她只能摇头表达反抗,“不……不可以……”无奈之下,哭腔隐现。

“宝宝,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满腔爱恋揉碎,狠狠扎进灵魂。

……

冉瑶回到包间,楚骁脱了外套,靠在椅背上,隐约流露醉态。

那双舒朗阳光的黑眸此刻氤氲着酒气,让人看不分明,却在触及冉瑶的一瞬,乍然明亮。

“回来了!”

“嗯。”

“怎么眼睛红红的?”

冉瑶眨了眨,“是吗?”

楚骁捧起她的脸,突然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凑近,在她眼皮上轻轻落下一吻。

不乏借酒撒疯的嫌疑。

冉瑶有点懵,呆呆的样子,看得男人心痒难耐,直至一片叫好声乍响,才拉回飘远的思绪。

“阿骁,你倒是比我们这些老骨头长进得多啊!”美人在怀,小子风流。

谁没年轻过?

“难怪刚才一个劲儿的灌我们,敢情醉翁之意不在酒,倒是聪明!”

“……”

楚怀山抱拳告罪,面上却挂着笑,“让大伙儿见笑了,罪过罪过。”

“楚局这话就言重了,有道是……人不风流枉少年!”

“对对对……正是这个理!”

冉瑶脸上的笑险些挂不住,眼皮和太阳穴一阵阵跳疼。

好在——

“宋市回来了!”

“您请坐,大伙儿正搁这儿打趣他们小两口呢!”

宋子文抬腕看了眼时间,面色沉肃,没有半点要接话茬的意思。

众人一个激灵,乍然清醒,纷纷停止调笑。

蔡勇率先站起来,清了清嗓,“时间不早了,下午还要开会,大家没别的事就先散了,早点午休吧。”

说完,走到宋子文身边。

众人纷纷起立,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走?

楚骁是被楚怀山扶着站起来的,身形踉跄,看看宋子文,又扭头去瞅冉瑶。

席散后,楚骁酒劲儿上来,开始晕晕乎乎,神志不清,拉着冉瑶一个劲儿道歉。

楚怀山恨铁不成钢,直接把人塞进车里,临了才隔着车窗玻璃朝她微微颔首,老而威严,一身上位者气势。

而后吩咐司机:“开车。”

其他人也各自散场。

冉瑶站在店门口,十二月的寒风灌进衣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辆黑色大众滑停在面前,车窗降下,宋子文:“上来。”

冉瑶发讷,有些反应不过来。

宋子文打开车门,轻轻一拽,她根本没有选择。

两人坐定,蔡勇开车。

“宋市?”

“去公寓。”

“下午的会……”

“你代我出席。”

“明白。”

把两人送到小区门口,蔡勇驱车离开。

宋子文拉着她往电梯走,力道很轻,轻到可以不费力气挣脱。

但她没有。

……天气太冷,温暖总是叫人贪恋。

不该有的,贪恋。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置,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冉瑶抿唇,环顾四周。

沙发上放着她喜欢的hellokitty粉色抱枕,茶几下面堆满零食,窗台上放着一盆发财树和几杯多肉。

米色窗帘,轻轻飞扬。

“阿嚏——”

宋子文把暖气打开,“过两分钟就好了,先忍一忍。”说着,将她冻红的手裹进掌心,轻轻呵气。

冉瑶抿唇,抽走,“谢谢。”

手上落空,男人扯了扯嘴角,竭力掩盖眸中黯淡,转身进厨房。

很快,捧着一杯温水出来,塞给冉瑶。

“床单才换过,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房间休息。”

“不用。”她坐到沙发上,水杯搁在膝盖,双手捧住,温暖透过掌心渗进毛孔。

宋子文不再勉强,转身进了书房。

听到关门声,冉瑶松了口气,僵直的脊背软下来。

她打开电视,看了眼书房,默默把音量关小。

宋子文在书房处理了两份不算要紧的文件,抬腕看表,已经过去一个钟头。

离开书房,去到客厅,下意识搜寻那抹身影,眉心却越拧越紧。

没有……

还是没有……

去到阳台,除了几株绿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外,依旧没有看到她。

宋子文转身进屋,突然,脚下一顿。

探了探盆栽土壤,有些润,明显刚浇过水。

他回到客厅,绕至沙发正前方,果然看到一个熟睡的身影,蜷缩在沙发里,瘦瘦小小的一团,以母体中最安全的姿势。

叹了口气,从抽屉里取出毛毯,轻轻为她盖好。

男人蹲在沙发旁边,静静凝视女孩儿恬静的睡颜,突然,目光一顿,定格在冉瑶眉眼之间。

原本整齐浓密的睫毛,此刻却粘黏成几根,眼角还残留些微泪渍,似未干透。

宋子文心口揪紧,想伸手替她拭去,却又害怕将她惊醒。

进不得,退不能,维谷之间。

终究还是咬了咬牙,抚上那张无数次出现在梦里却触之不及的脸庞,下一秒,面色微变。

“瑶瑶——醒一醒,你在发烧。”

“……”

“冉瑶!”

“唔……阿文,好渴……你帮我倒杯水好不好?”软软糯糯,如同热恋时她对他撒娇的语气。

宋子文用桌上的玻璃杯倒了半杯温水,送到她嘴边。

冉瑶大口喝完,眼睛却闭着,整个人模模糊糊:“好难受……”

“乖,我们去医院。”

“不去……”

冉瑶做了个很长的梦,内容记不清楚了,但两张脸却不停切换。

十年前的宋子文和现在的楚骁诡异地融合在一起,编织成光怪陆离的梦境。

“……不要!”

猛然睁眼,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

冉瑶一瞬怔忡,半晌,记忆才逐渐回笼。

她上了宋子文的车,还跟他回了公寓,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曾经的回忆,她想走,又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拉扯着,无法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

“好点没有?”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的质感。

冉瑶侧头,对上男人通红的双眼,遍布血丝。

她吓了一跳,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眼神疲惫、胡子拉碴的男人是那个一丝不苟、刻板周正的“宋市”。

“要不要喝点水?”

讷讷点头。

很快,一杯温水捧到她面前,里面插着一根吸管。

宋子文:“张嘴。”

冉瑶下意识跟着动作。

直到温暖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她才反应过来,“我……怎么了?”

“感冒,发热,高烧不退。”

“那你……”

“瑶瑶,你睡了整整一天。”

他就在床边守了一天。

------题外话------

下午本来想两更,看来不行,先上二更吧,三更留到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