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时家危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陆征一脸吃屎的表情,时璟心头那叫一个爽。

“管好你那张嘴。”

“臭小子,敢这么对大舅哥说话,信不信我……”

陆征双眼微眯。

“我就跟谈熙告状,让你回家跪搓衣板儿!”

“时大队长就这点儿能耐?”

“……”

论“大舅哥如何挽尊”,在线等,有点急。

回去还是谈熙开车,陆征坐在副驾驶,继续当他“被富婆包养的狼狗汪”。

“跟时璟谈得怎么样?”

谈熙甩了一把方向盘,九十度直角拐弯,“比想象中好。”

陆征轻嗯一声,突然:“老婆,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漫长的死寂,只听引擎嗡鸣。

“……为什么?有遇夏和阿流还不够?”谈熙开口,言辞间透出冷静。

昭示着大脑的清醒。

“对不起,当年……没能陪在你身边。”

正因过去无法弥补,如今才更想做点什么,试图补救。

谈熙目光微顿,仿佛想起什么,恍然大悟:“难怪最近都没见你怎么抽烟……但是孕育一条生命,并非为了弥补遗憾,除非真心欢迎他的到来,否则,就是为人父母最大的不称职。”

经过最近一年的中药调养,谈熙上个月复诊,老大夫说她身体基本痊愈,又可以再次怀孕。

好像从那之后,陆征就有意识地控制烟瘾。

最近一个星期,谈熙就没见他抽过。

车驶入小区,很快停在别墅门前。

谈熙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没急着下车,陆征自然也没动。

半晌,谈熙开口——

“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陆征并不意外她的决定,抽开安全带,微微倾身,将其拥入怀中,轻声道——

“我尊重你的决定。记住,无论如何,你才是最重要的。”

从小缺失母爱和父爱,造成他天性凉薄,此生唯一的柔情都悉数交付给怀里人。

喜欢孩子,只因是她生的。

作为父亲,陆征也许不算合格,他的心太小,小到只能先装下谈熙,若有空余才能容纳孩子。

既然她不愿,那他便不再提。

等到后来,谈熙想生了,这位却还牢牢记着今天的谈话内容,死活不肯同意。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时玥听了谈熙一番话,经过整晚的深思熟虑,第二天就联系庞绍婷——

“请辞?!”那头音调陡然拔高,泄露几分尖锐。

时玥蹙眉,语气却很坚定:“老太太年纪大了,不能太过操劳,所以……抱歉,绍婷。”

“基金会的大小事务不需要老太太经手,只挂个名而已,怎么会操劳?”

“我们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多说。”

“阿玥,是不是昨天宴会有什么地方不妥,让老太太不高兴了?”

“没有。”

“那就是有人在你耳边嚼舌根,说了不中听的话?”

“绍婷,你真的想多了。”时玥语气不变,心里却对庞绍婷咄咄逼人的态度很是厌烦。

看来谈熙那番话没说错,一个急功近利的商人,怎么可能真的沉下心来做慈善?

“另外,T大那边已经确定聘请我担任美术学院的校外讲师,所以总经理一职恐怕无法继续担任,希望你能早点派人接手。”

“阿玥,我们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不仅老太太要走,连你也撂挑子不干了?老人家身体状况不支持,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跟着起哄,这就有点……耍无赖了。”

起哄?

耍无赖?

时玥气极反笑,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庞绍婷还有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本领?

“明天我会正式到办公地点提交辞呈,并宣布辞职。”

“阿玥,咱们这么多年朋友,你一定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绍婷,我很疑惑,总经理和主席的职位并不是非要我和老太太,公司还有很多优秀员工,可是听你的口气好像要出人命一样,这就令人费解了。”

那头一滞。

时玥不傻,之前是因为相信庞绍婷,才没有多想,可是经谈熙一番朦朦胧胧的点拨,她隐约悟出点什么,眼下结合庞绍婷的反常,傻子才看不出这里面有猫腻!

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她知道慈善基金的门道多,也最容易滋生腐败,可考虑到发起人是庞绍婷,自己也能为山区那些可怜的孩子做点事,才会一头扎进去。

终于,庞绍婷松了口——

“既然你和老太太去意已决,我这边多做挽留,只怕也是平添厌恶,索性,咱们好聚好散。”

时玥闻言,非但没有松懈,反而警铃大作。

“这样吧,再留一个星期,我这边也需要时间找人接替你的职位。”

“好。”

时玥结束通话,心里却始终萦绕着一股淡淡的不安。

那头,庞绍婷放下手机,气得摔了面前一盆绿植。

张启推门进来,险些被砸中,顿时,收敛了笑,脸上阴云密布。

“你他妈又发什么疯?!”

“说不干就不干,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张启拧眉:“谁不干了?”

“还有谁?时家大小姐呗!还真以为基金会非她不可了?论财力不及陆家,权力不及庞家,有什么好拽的?”

张启撇嘴,心想:你既不是陆家人,也不带庞家血缘,还敢说这种话,哪来的脸?

“人家不干就算了,你非要勉强,也没意思。”他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暖气片旁站定。

一月天,还是很冷的。

庞绍婷眼神微闪:“你懂什么?!没了时家的背影作倚仗,你以为基金会还能支撑多久?”

“那就别撑!”张启目光微凉,“张家还能少你一个女人的花销?”

庞绍婷不耐烦挥手,“说了你也不懂。”

时玥把辞呈递出去以后,就一直在等消息,两天过去,那头毫无动静,她开始有些急了。

又不敢告诉老太太,时璟也回部队了,她一个人坐立难安。

本来想给谈熙打电话,但又觉得非亲非故,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便死扛着硬撑。

很快,约定的一个星期到了,庞绍婷那边依然没能给个说法。

打电话,无人接听。

去鸿运,被拒门外。

时玥知道,事情要糟,果然——

当天下午警察找上门,当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客厅,老爷子和老太太正在午休。

“请问,你是时玥吗?”

“……我是。”

“你涉嫌一宗经济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事到临头,时玥惊讶于自己的冷静,“我需要联系律师。”

“可以,但请先跟我们走。”

“好。”

“你的家人……”

“请在我联系律师后,再告知他们。”

几位警官对视一眼,为首那人:“走吧。”

……

“学姐?”谈熙挑眉,“嗯,你别急,慢慢说……好,我知道了。”

通话一结束,谈熙转手拨给程雨,“……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听起来像帮人背了黑锅,但事实如何,见过之后才能下结论。”

“那就麻烦你跑一趟。”

“有没有外快?”

“看你事情办得如何。”

“OK,交给我了。”

程雨当天下午就去了警察局,整个见面持续四十分钟,出来的时候脚步轻快。

“谈总,是我,程雨。”

“情况如何?”

程雨把车开出地下车库,顺手戴上蓝牙耳机:“基金会亏空,官司不难打,就怕舆论不饶人。时玥是总经理兼法人,追究起来,要负全责,不管她是否参与其中,都责无旁贷。”

“总经理兼……法人?”谈熙拧眉,“什么情况?”

“我问过,时玥自己也不清楚她怎么就成基金会法人了。”

“难道……”谈熙一顿,“中途有过变更?”

“目前看来,只有这个解释。当然,还需要证据支撑,我现在赶去基金会办公地点,希望能找到有用线索。”

------题外话------

年底啦,福利时间!按照往年惯例,现对本书状元等级的粉丝送出一份甜蜜蜜的小礼物,名单如下——

有风南来Sun

堇一世魂入眼眸丶

柠檬≌黄莺

渝家的靜靜靜靜

一念初见

渝家的临临临临(大临呐,你要是看到这里,记得戳管理雅雅留下地址,就差你了哦)

judyvans

渝家的安安安安

礼物已寄出,注意查收哦~

另外,鱼的新文将在元旦节那天,即1月1号跟大家见面。

拽媳在除夕之前正文将迎来完结。

ps:还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