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儿子女儿都信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佳听她这么说,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惊诧也掩盖不住。

出了这么大的事,女儿首先想到的求助对象竟然不是父母,而是这个叫“谈熙”的女孩子!

就连时璟也对她有种莫名的信任,甚至信服……

这到底……怎么回事?

当下不宜追究,万佳把疑惑通通咽回肚子里,一味道谢。

既然儿子和女儿都这么信任谈熙,想来其必定有过人之处,万佳听她刚才的一番话,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最关键的一点,她派去的律师成为迄今唯一见过时玥的非警方人士。

即便不信,也要说服自己相信。

她,别无选择。

“您不必太过忧虑,也请二老保重身体。”谈熙忍不住多叮嘱了一句。

那头稍稍停顿。

谈熙目光一闪:“这也是学姐的初衷。”

否则为何要请她一个外人插手?说到底,还是为了避开二老,免得徒增担忧。

“好孩子,你有心了。如果这次玥儿能够安然无恙,整个时家都会感激你。”

“言重了。程律师会把学姐安全送到家。”

“既然如此,那我打电话让她爸先回来。”

等等!

谈熙眼神骤凛,“舅……时书记,在警局?!”

“是的,他下午带秘书过去,现在还没回来。”

谈熙面色微变,语气在瞬间变得慎重,乃至严肃:“您现在立刻打电话叫他回家,记得,是立刻!”

万佳下意识想问为什么,可话到嘴边竟然奇异地变成一个“好”字。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面那道女声似乎有种令人信服的魔力,让她不自觉照办。

通话结束,万佳顿时有了主心骨,立马拨时缅的手机号,接通之后,那边闹哄哄,他本人语气也不好。

“什么事?我现在忙着!”

万佳心里咯噔一声,似乎有些明白谈熙让她这样做的用意了,竟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老公,”她深吸口气,“你听我说,千万不要发脾气,想想你的身份,还有那些潜伏在暗中盯着你的眼睛!”

时缅一个激灵,如同凉水兜头浇下,顿时清醒。

万佳听他冷斥一声,周围安静下来。

“老公,先回来再说。”

“可是玥儿……”

“现在听我的,好吗?”万佳尾音轻颤,似有惊惶,却被竭力压制。

那头沉默半晌,终究——

“好。”听你的。

收起手机,时缅回过味来,当下扬起三分笑,和蔼可亲:“警察同志,刚才是我们着急了,别见怪。”

有些人即便端出一张慈祥的面孔,也不会真的让人以为他好说话。

久居上位的气势早已深刻在时缅骨子里,他在笑,却莫名让人脚底发凉。

对面一个小警察就有点怵,他不怕这人胡搅蛮缠,就怕这种不阴不阳的说话方式,总感觉还有后招。

“很抱歉给诸位工作造成困扰,我们现在就离开。”

一番话,客客气气,有礼有节。

众警察被他急转的态度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讷讷目送两人走远。

“搞什么鬼?”

“刚才那个年轻男人想说他是什么来着?秘书?谁的?”

“管他谁的,咱们按规矩办事,谁都没话说。”

……

时缅带着秘书离开警局,坐上车后,仔细回想刚才的场面,一阵后怕袭来。

幸好,没亮身份。

突然想起什么,时缅目光微凉:“小王,你刚才差点说漏嘴,下不为例。”

驾驶位坐定的秘书垂下眼睑,没有多作辩解,“我下次会注意。”

“嗯。”

回到老宅,已经晚上八点。

时缅让秘书先离开,刚进门,万佳迎上来,“没出什么事吧?”

“幸好你那通电话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万佳心里对谈熙的感激又多了两分,将事情原委悉数告知时缅,“……那边通话一结束,我就立马打给你,多亏她提醒,不然……”

“倒是个聪明人。玥儿那边她怎么打算的?”

“先走保释流程,后期估计少不了官司。”

时缅点头,“律师请了吗?”

“谈熙说交给她。”

男人眉心一紧:“非亲非故,恐怕……不妥吧?”

“阿璟支的招,反正我信。”

“怎么把儿子也牵扯进来?他不是回部队了吗?”

万佳继续解释给他听。

时缅听完,沉默良久,“……罢了,既然玥儿和阿璟都那么信任她,我们也只能跟着信。”

事情牵涉庞绍婷,虽说是个养女,可到底姓庞,时家行动起来,难免碍于庞家的面子,束手束脚。

谈熙就不一样了……

她身后是陆征,跟庞陆两家都关系匪浅。

眼下,的确没有谁比她更适合插手这件事。

九点一刻,时玥归家。

同行的还有谈熙和程雨二人。

时家夫妻出门迎接。

“陆夫人。”时缅与谈熙握手。

“程律师。”万佳跟程雨握手,“二位里面请。”

反倒时玥这个刚经历牢狱之灾、正待安慰的小可怜儿,被晾在一旁,莫名有些……凄凉?

五人入内,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还没睡。

这是谈熙第一次见外公,老人矍铄有神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威严夹杂着温和,睿智而安详,犹如一株老松,挺拔直立,苍翠有劲。

“请坐。”

谈熙微微颔首,“多谢。”

程雨直接坐下来,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打开,取出里面的文件,摊开在茶几上。

“警方以涉嫌亏空和贪污的罪名拘留时小姐,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其一,她作为总经理,负责运营,统筹财务,要负直接责任;其二,作为基金会登记法人,对整个团体的运作要负最终责任……”

“我不是法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成法人了!”时玥慌忙辩解。

程雨:“这就是辩护的关键所在!也就是说,只要证明基金会法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变更,法官就有理由怀疑这里面掺杂的恶劣因素,比如,为了脱罪不惜甩锅等等。当然,如果时小姐手上握有对方贪污的证据,那就再好不过。”

万佳沉吟一瞬,“想要证明法人变更,这个不难,去工商局查一查就清楚,关键……如何证明玥儿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了法人变更协议。”

“对!”程雨点头,“时夫人说的这点是重中之重。但如果有直接证据指向真正亏空贪污那个人,这些都变得不重要。”

最后一步已经到位,谁还管前面是怎么走的?

“所以时小姐,请你仔细回想,手里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指证对方?”

时玥皱眉,“能够指证对方的东西……”

“比如,财务内账,捐献协议,材料清单,投资合同等等。”

“我电脑里储存了基金会内账!财务部交给我,还没来得及签字。”

“能不能给我看一眼?”

“在办公室的电脑里,因为保密需要,所以无法拷贝……现在庞绍婷肯定不会允许我再碰电脑,说不定那台电脑早就被销毁了。”

程雨眼神一凛:“我今天下午去了一趟基金会办公地点,左边走廊第一个房间是你的办公室?”

“嗯,有什么问题吗?”

“东西已经被清空,里面没有电脑。”

“一定是庞绍婷!她骗我再等七天就同意辞职,没想到她竟然用这段时间在背后陷害我!”时玥气得眼眶通红,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

“玥儿,你冷静点!”万佳握住女儿颤抖的手。

谈熙直接看向程雨,“你有什么办法?”

后者眼珠一转,“想要拿到内账也不难,就看谈总你……愿不愿意帮忙了。”

谈熙蹙眉,“什么意思?

“听我家那口子说,您是个计算机高手,S级黑客水平。”

“据我所知,以非法途径获取的材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呈堂。”谈熙平静道破事实。

------题外话------

今天肥更,先求一波月票,鱼儿求投喂,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