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一个人服软可以这样不卑不亢/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在乎时家。”宋子文用了陈述句,一言道破。

谈熙没有否认,只静静看他。

“也许,我们可以合作?宋家有资源,却不方便行动,但你不一样。”

那边既然敢对时家下手,就必然盯牢了宋家。

如今受制于人,处处掣肘,纵使有心搭救,也无力行动。

事发至今,他们也只敢让宋白和宋青去探望。

谈熙扯了扯嘴角,好整以暇,“你倒是会做好人,动一动嘴,就想让我身先士卒?”

宋子文整了整袖口,不疾不徐,“你想救时家,不是吗?”

谈熙微微眯眼,三分诡谲,七分凌厉。

“宋家有资源,你有能力,既然目标相同,为什么不能互利共生?”

“你好像吃定我了?”

“没那么严重,”男人极浅地笑了下,“不过是关心则乱,给了宋某人可趁之机。”

谈熙咬牙。

许一山从来没见她脸色这么臭过,投向宋子文的眼神立马多了一抹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崇拜。

当然,还有默哀。

毕竟母老虎不是好惹的。

谈熙冷静下来,仔细掂量宋子文提出的建议。

不得不承认,这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办法——借用宋家资源,她从中斡旋,进而助时家脱困。

可宋子文的表情咋就那么欠呢?

仿佛她一定会应承下来,那般胸有成竹。

谈熙竟然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却并不觉得亲切,反而有些不适。

指尖轻动,真想撕开他脸上那层淡定的面具,看看下面究竟隐藏了一张什么样的脸。

“好,我答应合作。”

虽然宋子文的笃定让她很不爽,却并不妨碍谈熙做出正确选择。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男人笑容微微凝滞,很快恢复正常,但一颗心却在谈熙恶魔般的笑容之下开始颠颤。

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不喜欢你说话的语气,怎么办?”谈熙随手抓起一只笔,把玩着,似笑非笑。

宋子文心下骤沉,“我能知道原因吗?”

“当然。”

“愿闻其详。”他摆出一副谦虚倾听的样子。

谈熙耸耸肩,两手一摊,“宋市可能高位坐得太久,习惯了端着,可我不是你的下级,没必要为你的高高在上买单,对不对?”

宋子文笑了。

气笑的。

能把“讨厌”说得这么理直气壮,除了眼前这位没有第二个。

“所以你想我怎么做?”笑玩,男人眉眼之间又恢复冷淡。

谈熙:“道歉。”

宋子文视线落在她身上,染上些许冰凉。

“哦,不道歉也行,合作就算了。”

卧槽——

许一山内心一百头毛驴呼啸而过,还能有这种操作?

厉害了我的谈总!

两人无声对峙,眼神相接处,犹如利刃碰撞。

这回胸有成竹的人成了谈熙。

半晌,宋子文起身,后退半步站定,深深看了谈熙一眼,继而躬身。

四十五度角,很标准。

“如若宋某人有何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语气平静,听不出丁点儿不情愿;态度平和,仿佛他不是在低头鞠躬。

许一山怔住。

他从来不知,原来一个人服软可以这样不卑不亢。

谈熙拧眉,心头好像更烦躁了。

“OK,我接受了。”

宋子文这才站直,表情平静如水:“那就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谈熙嘴角一抽。

这人怎么……

“行了行了,”她不耐烦地挥手,“有什么需要我会联系小白,你走吧。”

“告辞。”

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等等——”

宋子文霎时止步,转身看向谈熙,目露疑问:“谈总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两句忠告而已。”

“洗耳恭听。”

“第一,我想帮时家没错,但如果你想借此为要挟,得寸进尺,那就别怪我巴掌扇得太响,毕竟是有些人脸大在先。我们的合作只此一桩,不牵扯陆家,双方自愿,好聚好散。”

宋子文:“我也正有此意。”

谈熙笑容渐深:“第二,不管时家和宋家之间依存关系也好,共生关系也罢,我要保的——只是前者。”

“不愧是生意人,”男人轻笑,“吃不得半点亏。”

宋子文临走前,听到谈熙小声嘀咕了一句,“冉瑶怎么就看上他了……能玩儿得过吗……”

后背一僵,他挺得更直。

而后,大步离开,像急于逃避什么。

“一山,你先去星辉那边,联系公关部,暂时压一压网上的言论。”

“需要进行有倾向地引导吗?”

“暂时不用。另外,想办法尽快安排我跟庞绍婷见一面。”

“好。”

许一山离开之后,谈熙径直拨通宋白手机,“Hi,大法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