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时家脱困,宋严摊牌/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后,基金会亏空案一审判决结果下来,庞绍婷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还交代了同伙另外三名高管人员,其中并无时玥。

各大新闻报刊对此进行了报道,其中不乏权威媒体,诸如《新华日报》、《青年报》等。

不再局限于网络上隔着屏幕小打小闹,传统媒体的发声颇有几分以正视听的意味。

广大网友并不买账,自以为是地沉浸在臆想之中,义愤填膺想要伸张正义,却沦为居心不良之人手中可随意操控的利刃。

“什么叫只手遮天?这就是!”

“官字两个口,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喽。”

“得,咱们都闭嘴,洗洗睡吧!”

“……”

当天下午,XX法院官微发声——

【关于绿洲儿童扶贫基金会一审判决结果】本院秉承公正公开、实事求是的原则,对庭审判决结果承担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官方出面,言之凿凿。

四十分钟后,京都高级人民法院转发并评论:我国人民法院坚持平等原则,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允许任何特权和歧视存在。

这下,网上对判决结果的质疑逐渐销声,但事情还没完。

时玥摘干净了,那时家其他人呢?

广大网友开始对时缅和万佳夫妇扒皮,倒还有点理智没有把主意打到时老爷子头上。

结果这一扒,黑料没有,反倒把时缅的政绩履历和万佳在各种外交场合的视频资料贴出来了。

尤其某次国际峰会,随行在领导人身旁的万佳一身得体条纹西装,嘴角挂着淡淡微笑,在一个外媒记者冲上来、手里话筒差点砸在领导人身上的时候,直接用后背挡下这一记。

明明脸都白了,却仍然坚持微笑,然后若无其事继续工作。

“博主骗人!说好的黑料呢?”

“气质好好,完全不像五十岁的老阿姨。”

“金属话筒上面还挂着铭牌,棱角尖锐,那一下肯定特别疼!”

“所以现在开始洗白了吗?”

“敬业不代表没犯罪,博主这样混淆视听、强行洗白真的好吗?”

“……”

比起之前“一边倒”、“全网黑”的局面,网友开始站队,评论也呈现出明显两极分化。

褒的褒,贬的贬。

很快,第二弹视频资料席卷全网。

最先由一个地级市官微发布,三分钟时长,画质真心不好,应该是从本地新闻里截出来的一小段。

左上角地方电视台台标就是最好的证明。

视频里,时缅还很年轻,最多也就三四十,头发还是黑的。

大夏天一身短袖衬衫,在一众农民陪同下视察当地农作情况,这也没什么特别,很多地方官都做过。

亮点在最后,随行记者采访其中一位农民,摄像师不小心把捋起裤脚、蹲在田坎上啃馒头的时缅也一并纳入镜头之中。

好在,焦点一直在农民身上,背景虚化,不注意看真心不知道那个充当背景板的人会是想象中高高在上的领导。

后来时缅似乎发现镜头对着他的方向,顿了顿,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然后默默遁走。

在这之前还不忘挽救形象,嗯……把裤脚给放下来了。

“哈哈哈……大领导怎么像个野汉子?”

“时缅:我不要面子的吗?”

“最后顿那一下肯定是懵逼了。”

“XX市人,我爸老年痴呆,现在记忆退化,但嘴里还经常念叨时书记的好,没有他大力发展旅游业我们一家现在估计还在矿井挖煤炭。”

“同为XX市人,我可以证明楼上说的。”

“来自XX市,感同身受。”

“话说,这一家的颜值还挺高。”

“之前不是扒出时缅还有个妹妹?就那张兄妹合照,一家子钟灵毓秀诶。”

“话题好像跑偏了……”

不扒不知道,一扒吓一跳。

时缅的政绩和万佳的工作表现,狠狠打脸广大网友。

黑料没多少,倒是粉圈了一大堆。

“呵呵,就静静看着你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幸好之前没站队。”

“如果没有视频为证,是不是一个好官和一位出色的外交人才就这样因为舆论的抹黑而湮没在历史洪流中?”

“还请各路黑子嘴下留情,还网络一片净地。”

“揭露罪恶没错,但不能无凭无据随口瞎喷。”

“……”

盛谕楼下,一家咖啡厅。

谈熙退出微博,端起咖啡杯轻啜一口,继而撩起眼皮看向对面坐没坐相的男人。

“一杯卡布奇诺……等等,还是焦糖拿铁?”宋白盯着餐单,陷入纠结。

一番心理拉锯,深呼吸,终于——

“就来杯蓝山吧!”

“咳咳……”谈熙被呛到,扯过纸巾擦嘴。

“又没人跟你抢,急什么?”宋白挑着眼尾,皮肤白得让人嫉妒,几乎看不到毛孔,有种妖艳贱货的即视感。

谈熙嘴角一抽:“敢问大法官,你下判决书的时候也这么摇摆纠结?”

“女人,你在怀疑本法官的专业性吗?”

谈熙视线一掠,将他歪七倒八的坐姿尽收眼底,不由撇嘴。

说实话,宋白会当法官,这是谈熙根本没想过的。

并非偏见作祟,只是风一般的少年跟严肃冷酷的法庭实在……不怎么搭边。

很快,服务员把蓝山送上来,宋白笑着道谢,逗得小姑娘面红耳赤。

“祸害!”

“没办法,谁让本少爷天生帅气?”

“行了,不跟你贫,说正经的。”谈熙倏然敛笑。

宋白也跟着坐直,这下倒有点儿大法官的气势了。

谈熙:“舆论已经基本控制住,星辉还握着一批干货没发,如果没有太大变故,完全可以消停了。”

“过犹不及,是这个道理。”

“时家现在什么情况?”谈熙不知道内部消息,也没有上门拜访,只好问宋白这个“圈里人”。

“时叔和万姨都回去上班了,老爷子和老太太吃得香,睡得着,身体倍儿好。”

谈熙松了口气,微微点头。

“你好像很关心时家?”宋白毫不掩饰眼里的试探,笑嘻嘻。

比宋子文那张冷脸好看多了。

“没错。”她大方承认。

宋白眼里八卦精光大盛:“有什么渊源和说道吗?”

“有。但是——不告你。”

“……”奇虎大法官,丫的也敢?!

“严家那边,怎么个说法?”

宋白敛笑,眉心倏然收紧:“我哥说,咱们不用管,交给他处理。”

不过严放那个变态,根本不按牌理出牌,当初害得老大和冉瑶分手,如今居然直接对宋家宣战,还拿时家做祭!

狗胆子包天了!

同一时间,京都最大的枪械俱乐部,VIP室。

砰砰砰——

连续三响,正中红心。

严放收手,得意地吹了吹枪口,摘下耳罩朝休息区走。

“哎呀抱歉,让宋市久等了。”

宋子文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水没动,甚至连坐姿都没变,仿佛老僧入定。

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闻言,只撩起眼皮扫过严放,淡淡道:“无碍。”

你道歉,我接受,从善如流。

严放笑意稍敛,绕到宋子文对面坐下,两条长腿交叠,“宋市这样的稀客,主动找上门该不会只为了找个地方静静发呆吧?”

宋子文轻笑:“我以为,会看到你一脸懊丧的样子。可惜……”

严放拿出一块绵帛,细细擦拭枪身,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角落,接着他的话说,“可惜,让宋市失望了。”

“你,很有长进。”

半年前的严放无论手段,还是心计,已经具备超越年龄的成熟,如今归来,变本加厉,比之以往更为疯狂。

可不是“有长进”?

“能得你宋子文一番夸奖,着实不易。”

“可惜,你的计划还是没能成功,时缅官复原职。”

------题外话------

晚上还有更,看看能不能揭秘当年老干部和小公举分手的真相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