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晨,一点四十分。

周奕在车上接到了那位“殷先生”的电话,此刻,距他摔门离家已有整整一个钟头。

靠边停稳,降下车窗,滨江路湿润的风灌进来,他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

指尖触碰绿键,轻轻一划。

“人……在哪?”

那头直接报了个地址,挂断之后,又以短信的方式进行告知。

……

天边破晓,晨曦的光透过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将180大床上熟睡的一大一小柔柔笼罩。

突然,小身影动了动,像顶开地表的绿豆芽,冒出一个头在外面。

绒绒的黑发,光泽明亮。

然后,翻了个身,又咂吧一下嘴,继续睡。

大的那个纹丝不动,紧闭着双眼,睫毛浓密而卷翘。

窗外,太阳越升越高,从床尾照到床头。

阿慎是被晒醒的,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明晃晃的两片。

动了动脖子,下一秒,睁开眼。

入目是妈咪沉静的睡颜,他咧开嘴,做贼一样凑过去,轻轻一吻落在她眼皮上。

时间定格成一幅温情优美的画卷,将这一幕就此铭刻。

韩朔感受到来自眼皮的轻微痒意,睫毛轻颤,旋即睁开双眼。

对上小家伙黑溜溜的瞳孔,她莞尔一笑:“早安,乖儿子。”

“早安,妈咪!”

韩朔打了个呵欠,问他:“睡醒没有?”

点头。

“那就起吧!”

先替小家伙穿好衣服,驼色小风衣搭配水洗蓝牛仔裤,韩朔退后两步,摩挲着下巴自顾自欣赏——

“帅呆了!”

等韩朔换好衣服,化完妆,阿慎学她之前的样子,依葫芦画瓢:“靓爆了!”

收拾完毕,带上行李,母子俩离开房间。

进电梯前,阿慎从他的小背包里摸出口罩和棒球帽,韩朔俯身与之齐平,小家伙从善如流替她戴好。

“OK吗?”左侧脸,右侧脸。

阿慎仔细端详后,认真点头:“很OK。”

叮——

电梯门打开,母子二人入内。

一路至酒店大堂,韩朔:“退房。”

说着,把房卡推过去,顺手压了压帽檐,恰好挡住前台小姐打量的目光。

阿慎:“妈咪,今天要去什么地方?”

“你想去什么地方?”

“都可以。”

“那就……”韩朔想了想,“水族馆?”

“好!”

“儿子,我发现你只会说‘好’,咱能说句‘不好’吗?”韩朔歪着头,别人家的娃都是爹妈提着棍子满大街追,可自己家的怎么就软得跟汤圆一样——任你错圆捏扁,我就一个“好”字,全认了。

阿慎:“不好。”

“……”

办完退房,母子二人大手牵小手从正门离开。

刚下完台阶,韩朔耳畔擦过一道劲风,转眼便被扣住手腕。

周奕坐在车里坐了一夜,烧掉两盒烟,把手烫了无数次,眼下胡子拉碴,面容憔悴,哪里还有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精英模样?

韩朔第一反应是把孩子护在身后,第二反应是甩开腕上那只铁钳般的手。

神奇的是她还没有用全力,那只手便自动脱开,垂放回男人身侧。

周奕:“我们谈谈。”

酒店门口正对马路,旁边又是步行街,人来人往,确实不方便多做纠缠。

韩朔点头:“好。”

从她主动曝光儿子的存在,就做好周奕会主动找上门的准备,如今真正发生了,她反倒松了口气。

街尾咖啡厅,位置偏僻,自带独立包厢,隐私又方便。

韩朔要了杯柠檬水,低头问儿子喝什么。

阿慎:“一样。”

周奕的目光打从进门起就一直黏在小家伙身上,扒都扒不下来,闻言,稍稍回神,朝店员道:“一杯拿铁,两杯柠檬水,再加一份马卡龙。”

“好的,请稍等。”

很快,东西送上来,周奕把装着马卡龙的碟子推到小家伙面前,笑容带着几分讨好:“阿慎对吗?这是给你的。”

“谢谢。”很有礼貌,但目光却不看他,也不去动盘子里五颜六色的马卡龙。

周奕眼神稍黯。

韩朔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吧,什么事?”

男人视线落到她脸上,因为孩子在场,有些犹豫,显出几分欲言又止的婆妈。

“不用回避。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说着,揉了揉小家伙软绒的发顶。

周奕咬牙,“阿慎,是我儿子。”

他用了陈述句。

韩朔表情平淡,小家伙像是听不懂,乖乖靠在妈咪身上,不时咂吧一口柠檬水。

最激动的人反而成了周奕。

“so?(所以呢?)”女人耸耸肩,有种率性的洒脱,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是你儿子又怎样?”

“为什么当年不告诉我?”周奕直勾勾看她,语气压抑,眼眶泛红。

韩朔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也是我儿子!”

“嗤——现在才来说这种话,你要脸吗?”

“韩朔,我不想跟你吵。”

“Well,我也不想。”

周奕:“六年,我的手机号码一直没变,你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把他的存在告诉我,可你没有。能告诉我原因吗?”他尽量心平气和。

韩朔扯了扯嘴角,“好啊,我告诉你……”

男人眼神骤凛,心,提到嗓子眼儿。

或许他知道答案,却又不甘心,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因为,”红唇轻启,夹杂着一抹讽刺,化为尖刀利刃,狠狠插进男人心口,“我恨你。”

咔擦——

裂缝稀开,支离破碎。

周奕眼眶发热,鼻头泛酸,他哑着声音,却固执地追问:“为了那张照片?”

“是,又不仅限于此。”

“你可以说完。”

韩朔冷笑:“从你用那张照片要挟我,逼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在想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无耻的人存在?”

“你就真的不曾对我动心过?哪怕一点点?”

“就算有,现在也没了。”

这样的答案,比“没有”更伤人。

因为不曾真正拥有,所以失去也不会太难过。

可拥有之后再失去,同样的结果,悲伤和悔恨却是成倍的堆积。

“周奕,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再次给予沉重一击!

“儿子需要父亲。”半晌,他干瘪地挤出这么一句。

可是说完就后悔了,对上女人冷嘲的眼神,他忽然不敢直视。

“放心,”韩朔喝了口水,语气轻快,“以后会有的。”但绝对不可能是你!

周奕眼底掠过惊痛,“你想让我儿子认外面那些野男人当爸?!”

“不可以吗?”

“韩朔——”

“怎么?”

“你一定要这样?”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脊背坍塌下去。

韩朔心里闪过一丝快慰,当年,她被这个人欺负得有多惨,如今就有多恨!

“周奕,别告诉我,你想认儿子。”

“不,”他目光一定,泛起灼热的温度,“我想娶你。”

韩朔像看天大的笑话,直视他,而后,竟真的笑出了声,乐不可支,眼中水光漫溢,“你以为自己是谁?当年你可以用照片当底牌,逼我屈服,如今你又凭什么?”

论背景,韩家不比周家差。

更何况还是一个遭遇重创、苟延残喘的周家?

论财力,韩国栋作为港岛排名前三的富豪,抵得上十个周奕的身家。

而孩子从小跟在母亲身边,若是二选一,不用猜肯定会选韩朔。

周奕可悲地发现,如今的他没有任何优势。

比起儿子,他更在意韩朔。

可韩朔根本不可能原谅他,所以只能用留住儿子的方式来拴住她。

“阿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男人的眼睛一如既往的黑沉,此刻却隐约浮现出几分哀求,放低姿态,割舍尊严。

韩朔笑了,每个字都伤人无形——

她说,“你做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