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不想没儿子,也不想没老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注定是场不会愉快的谈话,最终以韩朔带着小家伙拂袖离去而收场。

周奕只能眼睁睁看着,舌尖泛苦,弥漫至整个口腔。

恍然惊觉,如今的韩朔已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他欺负、言听计从的小丫头。

“奉劝也好,警告也罢,不要打阿慎的主意,否则……”明明在笑,却说出最残忍的话,“鱼死网破,奉陪到底。”

周奕想起她防备夹杂厌恶的眼神,心头恍若针刺。

她越坦然,他就越慌乱。

便意味着儿子曝光可能造成的一系列后果,都在韩朔预料之中,甚至包括他今天的反应。

呵……

准备充分,来者不惧,到底长进不少。

……

“妈,那个人是我亲爸?”

韩朔点头,儿子太聪明,她想瞒也瞒不住,更何况,撒谎费神,她没那么好的精力去编织一个漏洞百出的表象。

还不如实话实说,反正迟早都有被戳破的一天。

小家伙闻言,稍稍顿住,“哦”了声。

韩朔挑眉,哦是什么意思?

满意?不满意?

失望?不失望?

当妈的表示:儿子心思太深,猜不透,肿么破?

母子俩一人一个冰淇淋,坐在路牙边吃完,然后欢欢喜喜往水族馆去。

至于周奕,小的不闻不问,大的不提不想。

谁还管他?

……

“宋法,还有二十分钟开庭,这是检方补递的资料。”

宋白伸手接过,粗略浏览检查一遍,“好,我知道了,先去准备吧。”

刚打算关机,突然有电话进来。

“喂,奕子?”

“三儿出来喝酒。”

“没搞错吧你?大白天喝酒?”

“没错!就是现在!”

“嘶……”狗脾气还不小,嚎个几把!

“一句话,来还是不来!”周奕撂话。

宋白嘴角直抽,“不来。”

那头一哽,“还是不是兄弟了?啊?你个没良心的魂淡……”

“怎么,心情不好,借酒浇愁?”

一声哽咽,若有似无:“老子当爹了……”可娃他妈不要孩儿他爸。

宋白想起最近网上关于韩朔未婚先孕的热议,顿时咂摸出点儿什么,不由感慨,“你还真是……好福气。”

“滚蛋!”

“行了,”宋白抬腕看表,“我要上庭,结束之后给你电话。”

“喂?!”喂——”周奕骂了句脏话,泄愤一般将手机撂开老远。

两案连审,宋白从这个庭辗转到下一个庭,忙得跟陀螺没差。

结束之后,下午四点整。

“宋法,一起去吃饭?”几个工作人员整理好资料,发出邀请。

“不用,你们去吧,我还有点事。”说着,进了办公室,以最快速度换好衣服。

宋白脾气好,除了上庭,平日里都笑眯眯,对人也不端着,加之幽默风趣,很受欢迎,尤其是女同志。

对于约饭、约歌什么的,也来者不拒,能玩,会玩,放得开。

可一旦上庭,他又变回那个铁面无私的大法官,生杀予夺,公平公正。

“怎么都堵在这儿?宋法呢?”身穿黑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带笑上前。

“哦,宋法说他有事,就不去了。”

“这样啊……”女人眼里闪过一抹黯然。

“心妍,你看上去好像很失望啊?该不会对咱们宋法……”一脸“大家都懂”的表情。

女人急得双颊涨红:“你们别乱开玩笑!”

“哟,还不好意思呢?”

“心妍你别难为情,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好感很正常。”

“再说,宋法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置,前途无量,咱们刑庭的小姑娘谁不动心?就连隔壁民庭的都时不时来串门儿,混个眼熟。我要是再年轻二十岁啊,肯定追着宋法不放,让你们都眼巴巴瞅着,自个儿流口水去吧!”

“谁流口水啊?”宋白从办公室出来,没头没尾听见这么一句。

周心妍下意识退到人群后方,有人嘴快——

“还不是邹姐,她说如果年轻二十岁,就追着您不放,让小姑娘们眼馋流口水!”

话音刚落,引来一阵哄笑。

宋白整了整衣领,“那我可得赶紧溜!一会儿被张局听见,可不得把我扔看守所去?”

邹姐老公姓张,区警局一把手,典型东北大汉,出了名的“护妻狂魔”。

“邹姐,你可别害我,先走了啊——”说着,朝大家挥手,径直离开。

“既然宋法有事,那我们就自己去,走啦!”

“心妍?发什么呆呢?”

“……哦,就来。”女人的目光从男人离开的方向收回来,隐隐不舍。

十分钟后,黑色大众停在酒吧门前。

“宋先生。”侍者低眉颔首,态度恭敬。

“他人呢?”

“周总在包间,我引您过去?”

“带路。”

“是。”

宋白推门的瞬间,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昏暗的包间内,周奕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手边是翻倒的红酒瓶,以及空掉的高脚杯。

宋白边走,边解袖扣,最后拽下领带,随手扔开,才觉得不那么闷,呼吸也顺畅起来。

停在沙发旁,居高临下打量醉成烂泥的某人,一声冷嗤逸出唇畔。

抬脚,狠狠踹在软垫上。

周奕没动。

再踹。

还是没反应。

宋白气笑了,这回,打算直接把脚落到他身上。

周奕闭着眼睛,却一个打滚儿避开,宋白脚落空,踏在沙发上,惊起一层细小的浮灰。

“靠——你还真踩啊?”醉鬼坐起来,糊着眼睛,哇啦大叫。

“不装死了?”宋白瞭他一眼。

“我现在是伤员,你就不能体谅体谅?”

“伤哪儿了?我瞅瞅……”

以手捂胸,眼神幽怨:“这里。”

宋白牙酸。

“你看啊……”周奕蹭过去,用手戳不够,还拿拳头捶,“就是这儿!太他妈疼了,跟剜掉一坨肉似的。”

宋白既觉得好笑,又有点心疼,“还不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怪谁?”

周奕往沙发上一靠,像被抽掉灵魂,整个人瘫软下来。

“是啊……我他妈自作自受,该!”

说着,伸手去捞另外一瓶。

被宋白拦下:“你做什么?”

“给我!”周奕双眸通红。

两人对峙,互不相让。

良久,宋白收回目光,低声一叹:“我陪你。”

“好兄弟!”

两杯下肚,周奕开始大倒苦水,“……你知道吗?她怀孕居然没告诉我?孩子都五岁了,我才知道有这么个小家伙存在……是,我之前的确过分,威胁她,强迫她,误会她,还动过手……可她也太狠了……”

仰头猛灌,咕咚两声,高脚杯已然见底。

周奕扯着宋白衬衣袖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太狠了……还说永远不会原谅我……三儿,我才刚有儿子,难道就这么嗖的一下……给晃没了?”

宋白点头,“还真有可能。”

目光一定,眼神发直,下一秒嚎声更大,“我不想没儿子,也不想没老婆,怎么办啊?!”

“小声点儿!耳朵都让你震聋了。”

“我不!”

“嘿,我说你……”对上周奕朦胧含雾的双眼,宋白深呼吸,“算了,不跟醉鬼一般见识。”

两人在包间待了三个钟头,叫了两次酒。

眼看周奕还有继续喝的架势,宋白实在头疼:“不然替你叫两个妞儿作陪?”

“妞儿?”眼底略过一瞬茫然,半晌,周奕反应过来,捋着大舌头,“滚……你丫……的!除了韩朔,我他妈……谁……谁也不要!”

“嗤——奕子,差不多行了。情种当得不过瘾,还想试试情圣?还非谁不可了是吧?”

“没错!我还就非她……不……不可!”

宋白眼神一滞,“你来真的?”

“比,真金,还真。”

说完,咕哝一声,直接晕菜。

宋白看着抵在自己手臂上的脑袋,顿觉无语。

离开酒吧,天已经黑了,正值夜生活最热闹的时候。

打开车门,把人塞进去,宋白拿出手机找代驾。

“呕……”挺尸的某人突然坐起来,脑门儿磕到车顶也不喊疼,径直冲到路边一棵树下,开始大吐特吐。

宋白扶额,认命地去后备箱拿水。

周奕呸了声,有些嫌弃地远离秽物,这一吐,加上凉风吹,顿时清醒不少。

“水,拿着。”

周奕接过来,先漱口,再喝,眼神木讷,动作机械。

宋白一脚踹他膝盖弯上,“你这幅死样子作践给谁看?”

“……”

“算了,”宋白深呼吸,“上车,先送你回去。”

“三儿,帮我个忙。”周奕拧紧瓶盖,往车身上一靠,眼底掠过暗色。

……

离开水族馆,正好去吃晚饭。

逛完夜市,就近选择一家酒店落脚。

“3126号房,谢谢。”

韩朔接过房卡,带儿子往电梯间走。

几个前台小姑娘凑到一块儿:“诶,会不会是明星啊?包得这么严实。”

“查一查登记名。”

“……赵秋?没这号明星吧?”

找到房间,把包放下,韩朔去浴室放水,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家伙蹲在地上归整行李。

柔和的灯光笼罩着小小的身影,某个瞬间,女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被击中。

眼眶微微一热,雾气翻涌。

“妈,”小家伙突然回头,问她,“你今晚穿哪套?”

左手是粉色睡衣裤,右手是蓝色棉缎裙。

“呃……”眨眨眼,韩朔果断道:“蓝的。”

“OK。”

母子俩洗完澡,吹完头发,躺在阳台的长椅上看星星。

夜风轻拂,送来几许清凉。

“妈,你不喜欢那个人?”

“什么人?”

“姓周的。”

“哦。”

“为什么?”小家伙除了好奇,并无其他情绪。

“因为,”韩朔停顿一瞬,“他犯了错。”

“不能原谅的错误?”

韩朔挑眉,揉揉儿子粉嫩的脸蛋儿,“那你希望我原谅他吗?”

小家伙摇头。

“不希望?”

继续摇头。

韩朔来了兴致,“那究竟希望,还是不希望呢?”

“干妈说,小孩儿有小孩儿的任务,大人有大人的事做,在合适的范围,保持适当的距离,这样才能留给彼此足够的空间。所以,你的事情,我是不能发表意见的。干爹说了,这叫尊重。”

“嘶!你这一口一个干爹、干妈,满嘴都是大道理,我当亲妈的很没面子诶。”话虽如此,心里却暗暗一松。

“妈,你可以给我唱首歌,然后把面子赚回去。”阿慎提议。

“好啊,想听什么?”

“随便。”

“普通话,白话,还是英文?”

“白话。”他有点想外婆了,嗯……

脾气不好的外公,也勉强想一想吧。

韩朔一首《光辉岁月》哼完,小家伙已经酣甜入梦,抱到床上,掖好被角,她自己也准备睡下。

突然,手机铃响。

一个陌生号码。

轻轻划拉绿键,韩朔接通,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她没有急着开腔。

“你朋友喝醉了,能不能来接一下?”低沉的男声,缓缓流淌。

“朋友?”

“对,是他告诉我您的手机号。”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给大家发红包乐呵乐呵,上次没抢到的,这次要手快一点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