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三儿,你帮帮我吧/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又是谁?”韩朔的戒心并未因此放下,反而警惕更甚。

“我是绿山酒吧的服务生。”

“那就麻烦你描述一下我这位……‘朋友’的外形特征,哦,请先说性别。”

那头停顿一瞬,“年轻男士,身高大约185,长相英俊,一双桃花眼。”

韩朔已经知道是谁,声音却不露分毫,“你确定他醉到要人去接的程度?”

“当然!都已经不省人事了,问他住址也答不上来,否则我怎么可能给你打电话?”

“不省人事?”

“对啊,眼睛睁不开,叫也不应声。”

韩朔勾唇,凉凉开口:“所以,你是怎么看出他有一双桃花眼?”

呃……

那头一默。

“不管你是谁,服务生也好,他朋友也罢,都请你转告周奕,别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我没那么多空闲陪他玩。还有,以后能不见面最好,电话我也不会再接。”

说完,直接挂断,掀开被子钻进去,搂着小家伙,缓缓入梦。

那厢,宋白托着手机,表情就像哔了狗。

由于开了免提,周奕在旁边把韩朔刚才那番话听得一清二楚,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玻璃心再一次碎得彻底。

冷风一刮,寒彻心骨。

宋白握拳,轻咳一声,“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节哀顺变。”

“节几把个哀!那是我女人!我儿子!”

“别激动啊你……”

“我能不激动吗?!听听她怎么说的?以后最好不见!我就这么讨人厌?”

周奕气得跳脚,整个人濒临暴怒边缘。

“草!”一拳打在车门上。

“你疯了是吧?这他妈法院的车,丫还真敢下手?!小心我叛你一个损坏公家财产,正好去拘留所冷静冷静,免得大半夜撒酒疯,拿自己当热血青年。”

“你判啊!判啊!”周奕顶回去,明摆着耍横。

“别以为我不敢!”宋白也不是善茬儿。

“你来——”

“来就来!”

大眼瞪小眼,火花迸溅。

到底还是宋白率先冷静,熄了火,冷冷一哼:“我不和醉鬼一般见识,丢份儿!”

“你骂谁醉鬼?你丫才是醉鬼!”

“周奕,你他妈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宋白耐心告罄,“别以为多喝两杯马尿就能借酒逞凶,我宋白还真不吃你这套!难怪韩朔当你是空气,换成我,直接当个屁,还是顶臭顶臭的那种!”

“靠——”周奕受伤了,自尊心被踩进泥土里,还有蚯蚓在拱。

妈蛋!

宋白冷笑两声,继续炮轰,“你搁我这儿撒疯有个几把用!有本事去韩朔面前逞能啊?”

“我连人都见不着,逞个屁能。”

“你不是挺虎的吗?这会儿怎么怂成蛋,好笑不好笑?”

周奕瘪嘴,眼眶泛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委屈的。

嗯……

总之,有点儿可怜。

“都怪你,画蛇添足,说什么桃花眼……”

宋白面无表情:“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什么?”

“砍死你。”

“……”

“成,今天算我白当这吕洞宾了。你自己爱咋咋地吧!这都什么鸟事儿……老子再也不想管……”

说着,伸手去拉车门。

下一秒,被周奕抱住胳膊:“三儿,我错了,你别抛弃我!”

“撒手!”

“不撒!”

宋白咬牙:“周围有人在看,赶紧给我松松松开!”

“你答应帮我把老婆儿子追回来,我就放。”

宋白额上青筋猛跳,他这都是交的什么奇葩损友?

太TM操蛋了!

“你先松手,我考虑考虑。”

“不行!”周奕化身泼妇,俨然将宋白当成救命稻草,“你先答应。”

两个男人在酒吧门口肢体纠缠,本就扎眼,更何况,二人外形出众,这下就更引人注目了。

“一对gay闹分手?”

“我看像。”

“那个长得像美少年的要走,另外一个不同意,就把他抱住。多半是被抛弃了。”

“这什么世道啊?帅哥都去搞基,女人还怎么活?”

“猜猜,谁1,谁0?”

“……”

七嘴八舌,指指点点。

宋白忍无可忍:“好了!我答应——”mmp哦!

周奕说到做到,立马撒手。

“嘿嘿……那咱们再进去商量商量对策?”

宋白:“……”他能怎么办?他也很崩溃啊!

“快看,美少年不走了!”

“欸,他们又进去酒吧……”

周奕临进门前,脚下一顿,突然转身回头,吵围观人群咆哮——

“看个几把!好兄弟闹着玩儿,没见过吗?都特么滚蛋!”

宋白扶额,加快脚步入内:这傻X玩意儿是谁?他不认识,真的!

就这样,两人又重新开了间包房,开始……促膝长谈。

服务生:“二位需要喝点什么?”

周奕:“我不喝酒的!”

宋白:“……麻烦给我一杯温水。”

周奕:“还有我。”

反正他是不喝酒的,嗯!不喝酒!

“三儿,你说我现在这个情况,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对上周奕希冀的目光,宋白下意识将那句“我怎么知道”咽回肚子里。

沉吟一瞬,状若思考:“你要先找到韩朔不肯原谅你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原因?”

“这我就帮不上忙了。她介意什么,至今无法释怀……”

“哦!她以为是我曝光了她抽大麻的照片。”

当年事情闹得很大,宋白也略有耳闻,“所以,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当然不是!”

“可我明明记得,你用自己实名认证的大V发了那张照片。”

“都是我妈干的!她不希望我跟韩朔在一块儿,还联合了星辉一个小明星狼狈为奸。”

宋白啧声,“没看出来,伯母还挺能耐,知道众口铄金,借舆论伤人无形。所以,这些年你是为了报复才和星辉打擂台?”

“差不多吧。”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周奕没说,也没脸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