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玫瑰花还喜欢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剧本故事,也真心想和靳祈元这样的年轻导演合作。

但多了个周奕夹在中间,韩朔总感觉不自在。

“虽然《寒夜初晓》是个好剧本,但靳祈元为人挑剔,出了名的难搞,所以,你拒绝也没所谓。”赵秋耸耸肩,故作轻松。

也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说服韩朔。

“秋姐,你认为我能力不够?”

“哈?”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否则你为什么如此笃定我会被靳祈元挑剔?或者说,我搞不定他?”

呃……

赵秋扎心了,她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我这不是想给你创造一个合适的理由好拒绝……”

“谁说我要拒绝了?”韩朔打断她,眉眼间凝重被狡黠所取代,闪耀着灵动的慧芒。

赵秋一顿,喜色掩盖不住:“你要接?”

“嗯哼,毕竟这是我选中的剧本。”

“那世纪……”

韩朔用小指勾着腰链,漫不经心把玩着,“世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跟靳祈元签约,当然,到时还要麻烦星辉法务出面审一下合同。”

“啊呀!你能想通就好,我还以为你真打算一辈子躲……”

叩叩!

敲门声打断赵秋的话,她清了清嗓:“进来。”

“请问韩小姐在吗?”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站在门口,笑容恰到好处。

赵秋挑眉,韩朔走过去,停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找我?”

“嗯嗯!”年轻人使劲儿点头,活的影后欸,就在面前,好好好好激动!

但……

工作在身,他只能竭力按捺,深呼吸,平静道:“这是一位先生送您的玫瑰花。”

韩朔没接,反问:“先生?”

“对。”

“叫什么名字?”

“大卫。”

韩朔“哦”了声,这才伸手接过。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收到大卫的花,上次是恭喜她第二部电影《盲象》杀青,上上次是预祝她拿下银熊奖,上上上次是庆祝《山茶花》圆满收官,那这次又为了什么?

况且,还送的红玫瑰……

韩朔在签收单上刷刷两下签好名,递还给清秀少年。

后者好像呆了,一双眼睛木讷无神。

“Hey!你还好吗?”

双眼骤然聚光,少年双颊涨红,脸上还掠过一丝懊恼和尴尬,“抱歉!我……我……我是您的影迷!能、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两句话被他说得像宣誓,还结结巴巴。

韩朔笑着点头,十分豪爽:“行!签在哪里?”

“这……”少年翻找一通,最后悲催地发现全身除了那张签收单,再也没有其他纸质东西。

“对不起,我……没纸了。”说完,头沮丧地耷拉下来。

韩朔目光一扫,指了指他头上的鸭舌帽,“我签在上面,可以吗?”

“当、当然可以!但是……”

“怎么了?”

“你不怕我拿出去卖高价吗?”

韩朔来了兴致,接过对方递来的帽子,抓起记号笔,一边签名,一边问:“这就能卖高价?”

“反正,我周围很多朋友都是您的粉丝,他们会很乐意出钱卖下这顶帽子。”

“是吗?”韩朔把笔一收,帽子还给他,“能卖多少钱?”

见她不像开玩笑,清秀少年老老实实回道:“至少五千快以上。”

“这样啊……”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卖的!”

“这么喜欢我啊?”韩朔下意识嘴快,说完才觉得不妥当,果然——

少年白皙的脸已经红透了,嗫嚅着:“对啊,就是很喜欢很喜欢……”

待人走后,韩朔才细细打量眼前这捧娇艳到刺眼的红玫瑰。

大卫怎么突然想起给她送花?

赵秋却在一旁不是滋味儿地啧声,“瞧瞧,这左手拿着红玫瑰,右手还去撩小奶狗,我咋就没这个艳福?”

“小奶狗?”韩朔眨眼,一脸天真。

“少装蒜!就刚才那个男生,白白软软的,不是小奶狗是什么?”

“秋姐你喜欢啊?”

“去去去——我都结婚了,喜欢又能怎么办?比不得你,单身,浪到飞起来也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呃……

赵秋一噎,“收回刚才那句话。你必须时刻记住自己是明星,是公众人物,该收敛的还是不能太出格,understand?”

“就知道你要这么说。”轻声一哼,低头去找卡片。

还真有!

随手翻开,下一秒,目光凝滞——

亲爱的阿朔,

原谅我。我爱你。

From,周奕。

啪嗒——

玫瑰落地,像一滩鲜红的血。

赵秋心口蓦地一揪,妈呀,这玫瑰一看就是空运来的,花瓣儿上还带着晨露,就这么糟蹋了!

还来不及心痛,她就被韩朔脸上怪异又诡谲的表情吓到。

“阿朔,你……怎么了?别吓我。”

半晌,“这玫瑰……周奕送的?”

口气带着几分惊疑,连她自己都不信。

赵秋哈了声,“不是说大卫……”

好吧,她想起来了,周奕的英文名字好像也叫“大卫”。

David·Chou。

冷不防瞥见卡片上的字,赵秋瞪大眼,难以置信。

在韩朔转头看向她之前,浮于表面的惊愕已被尽数收敛,只剩心头暗暗的吃惊:“阿朔,这个……”

“秋姐,你说周奕是不是有病啊?”没有骂人的意思,也不带任何负面情绪,只是单纯的疑问。

韩朔眼里一片茫然。

呃……

赵秋斟酌一瞬:“我觉得吧,他应该有病……”

韩朔吐出一口浊气,“我就说嘛。”

“嗯……相思病。”

韩朔顿时像被踩住脖颈的鸭子,良久,才缓和过来,“不可能!”

“你……”

“玫瑰我不要了,你看着处理吧。靳祈元那边你替我尽快联系,把合同签了。”说完,大步离开。

僵直的背影,略显凌乱的步伐,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赵秋叹了口气,蹲身将玫瑰捡起来,花瓣儿已经掉了几片,形状也有些不美。

伸手抚过那一个个娇艳的骨朵儿,女人轻叹:“小玫瑰啊小玫瑰,看来你们只有在办公室陪我咯!”

……

世纪影业,总裁办公室。

啪嗒!

周奕有些烦躁地合上文件,余光下意识往搁在一旁的手机上瞟。

不是都交代过,不管收没收都要给他回电话吗?

搞什么鬼?!

他用内线拨通一个号码,“Amy,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韩朔今天上午九点会去星辉大楼?”

那头,Amy略懵:“是啊,我一个姐们儿的小侄女是赵秋的助手,她给的消息应该不会出错。”

“确定是九点?”

“嗯啊!赵秋特地空出一个钟头在办公室等,应该不会出错。”

“哦。”

“周总,您有什么事吗?”

“没有!”

“我发现您最近好像特别关心Chole的行程,是不是……喂?喂?!”mmp!居然挂了。

周奕脚尖点地,屁股一动,老板椅转了个圈,三百六十度,回到原来的位置。

嘘了两声口哨,还好他挂得快。

Amy那个贼精,也想探他口风,哼!没门儿!

殊不知,他越避而不谈,别人就越觉得有猫腻。

这时,手机响了。

周奕抓起来,看都没看,直接划开绿键:“怎么样,她收没收?!”

“她/他?谁啊?收什么?”

“杨绪?!”

“嘿嘿……是我,奕哥。你接到我电话这么激动哦,好开心~”

“开心个鸡毛!有事说事,我很忙。”

“诶,你这态度怎么跟女人一样善变?”

“我挂了……”

“别别!”杨绪连忙叫住,“我今天请你们喝酒,晚上七点XX酒吧见。”

“不去。”

“为什么?”

“我有正事要办。”

“什么事比兄弟聚会还重要?况且我还要还你钱,这回我买的三只股票同时涨停,你和华子哥借我的三百万翻了三番不止,给个面子呗!”

“哦,那恭喜你,咸鱼翻身。钱直接打账上,我人就不来了,真有事情,走不开。”

“什么事啊?”杨绪老大不满。

“追你嫂子!还有你侄子!”说完,直接挂断。

杨绪托着手机,一头雾水:“嫂子?侄子?”

周奕是在半个钟头之后,才接到花店电话。

“周先生,您好,这里是缘梦花房。”

“她收下花了?”

“是的。”

“那有没有说什么?”男人语气急切,握着电话的手不断收紧,指尖已可见青白之色。

“韩小姐并没有说什么。”

“那表情呢?她什么表情?高兴?还是激动?”

那头沉默一瞬,似在回想,“……韩小姐一开始觉得疑惑,没有接,问我是谁送的。”

“那你怎么说的?”

“我如实告知,是您送的,然后她就收下了。”

“收了?!”周奕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

“Yes!咳……那个谢谢你们了。另外,我希望你们能够完全保密客户资料,韩……小姐是公众人物,不便曝光,明白吗?”

“您放心,我们缘梦花房经营这么久,除了东西好之外,保密性也极佳。”

“嗯。”

结束通话,周奕根本坐不住。

勉强签了两份文件之后,就再也看不下去。

“草!”

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大步朝外走。

“周总,您要出去吗?”经过秘书办公间的时候,小邵追上来。

“嗯。”

“可是一刻钟后您有个会,中午还要跟宏华的徐总监吃饭……”

“都推掉。”

“可是……”

“没有可是,明白吗?!”

小邵止步,委屈地站在原地,讷讷点头:“明……白。”

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老被上司虐啊啊啊啊!

韩朔离开的时候,经过公关部,恰好撞上高翔,两人去旁边的小会议室说了会儿话。

大多是关于网上一些对韩朔不利的负面通稿。

“……我有一个很神奇的发现。”高翔突然开口。

“什么发现?”

“最近世纪消停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针对星辉,尤其在你的公关事件上,不仅没黑,反而调动了一批他们自养的水军替你说话。韩大影后能帮我解惑吗?”

韩朔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恐怕不能。”

说完,大步离开。

高翔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伸手摸索下巴,倏地,悠悠一叹:“心理素质还挺好,这就有意思了……”

因为在公关部耽搁了一下,韩朔走出星辉大楼已经快到十一点。

烈日当空,有点晒。

她把墨镜拿出来,架在鼻梁上,然后摘掉口罩,呼……憋死她了!

一辆黑色保时捷滑停在面前,周奕没想到会这么巧。

车窗降下,露出男人那张俊脸,桃花眼里闪烁着明显的笑,带着几分勾人的光:“上车。”

韩朔站在原地没动,嘴角自然上扬的弧度逐渐放平。

隔着墨镜,周奕看不清她的眼神,也无从判断她现在的情绪,只能小心翼翼开口:“那个……玫瑰花,还喜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