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伙子,虽然你的理由很充分,但还是不够让我相信。”

周奕郁闷,现在连个老阿姨都这么不好搞掂了吗?

“要不这样,我把身份证给您押着,只进去一会儿就出来!”

“那更不行了,我孙子今天要来,还得赶去市场买菜。”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哟,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去……”

“阿姨阿姨!您等等……”

“小伙子抱歉了啊,水晶蓝湾的安保是出了名的严格,我可不能破坏规矩。”

“ok,那我出钱买您的房子成吗?”

阿姨倒抽一口凉气,“你说什么?”

“不是只有业主能进吗?我现在出钱买下您的房子,也就是说,我取代您成为这里的住户,保安总该放我进去了吧?”

“小伙子,你知道这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平吗?”

“十万?二十万?”

阿姨嘴角一抽,顿时无语。

周奕掏出支票本和笔,“您开个价吧。”

阿姨下意识摆手。

“五百万是吧?”刷刷两下签完,阿姨想阻止都来不及,扯下来,往对方手里一塞,“好了,现在麻烦您跟保安说一声,我是这里的业主,谢谢。”

阿姨像看神经病、冤大头的眼神把他盯着,余光瞥见车标,顿时了然。

轻声一叹,将支票还给他,“罢了,你也不容易。我跟保安说一声,让他放你进去就是了。”

周奕连声道谢。

因为上次搬行李来过一回,周奕轻车熟路。

砰砰砰——

“韩朔!我知道你在家!开门!”

砰砰砰——

足足敲了五分钟,男人手都砸疼了,门才从里面拉开,露出女人惺忪的睡颜。

韩朔眼神一定,顿时想要吃人。

她还以为是送花少年,没想到是周奕这畜生。

正想关门,对方动作比她更快,一个侧身,直接从门缝挤进来。

“周奕,你有病是不是?”

男人眼神幽凉,泛起一丝冷意:“别告诉我,你他妈在睡懒觉!”

“我睡不睡懒觉,关你屁事?!还有,别他妈在老娘面前爆粗口,不会好好说话,就给我滚蛋!”

周奕噎得不轻,深呼吸,按捺住血液里的暴虐,尽量心平气和。

“我问你,你昨晚去哪儿了?”

“……有病。”

“是不是跟靳祈元在一起?!”男人猛地扣住她手腕。

韩朔挣脱不开,“与你无关。”

“呵……这个时候还在睡,昨晚累得不轻吧?”说着,还够长脖颈往卧室的方向直瞅。

“你到底想说什么?阴阳怪气……”

“少他妈装蒜!”

韩朔表情彻底冷下来:“你算哪根葱?在我面前飙三字经,滚蛋!”

周奕冷笑:“这么想叫我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

言罢,甩开韩朔,径直往卧室里走。

某一瞬间,周奕是不敢的,那种害怕见证事实的惶恐,让他怯弱得不像自己。

他怕——

怕韩朔床上躺着靳祈元,更怕她的心里从此没有他。

所以,进入卧室之前,他的脚步顿了顿。

但很快,他就咬牙坚定起来。

他想,不会的。

却没想过如若怀疑成真,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时至今日,周奕丧失了所有优势,唯一能够倚仗的,不过是一腔孤勇。

好在,房间里并没有靳祈元的身影。

视线落到床上,棉被掀开一半,另一半却很平整,而且双人枕头也仅有一只有被睡过的痕迹。

幸好……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周奕两腿发软,后背已是冷汗涔涔。

韩朔靠在门框边,抱臂环胸,唇畔挂着冷笑,似在嘲讽他刚才发疯一样的行为。

“看完了?要不要再去洗手间和阳台搜查?”

周奕内心是愿意的,但嘴上却不能这么没出息,定了定心神,平静道:“那就不用了。”

一个花瓶朝他掷来。

哐当——

支离破碎。

幸好他反应快,闪躲开,不然碎的就不是花瓶,而是他的脑袋。

自知心虚,就算被暴力对待,男人也不敢发火,甚至脸上还挂着几分讨好的笑,“阿朔,你别生气,我刚才……口不择言!我反省,我悔过。”

女人嘴角冷笑不改:我就静静看着你表演。

“那什么……”周奕拼命转移话题,企图就此揭过,“儿子呢?他不在家?”

韩朔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穿过客厅,直接把门打开:慢走不送。

周奕心口针扎一样疼,或许是习惯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表情,“阿朔,我都来了,能不能让我见见儿子?”

“做梦。”

“别……我好歹是他爸……”

“住口!现在来认亲不觉得太晚吗?你还真不要脸。”

周奕撇嘴,“关键之前你也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眼看女人面色愈发不好,他赶紧闭嘴。

“我不知道你抽什么风,但是现在,请你立刻滚出我家。”

“阿朔……”

“别叫我。”

周奕轻咳两声,倏然正色道:“我是为公事来的。”

女人拧眉,将信将疑:“公事?”

“你可以上网看看。”

韩朔把手机拿出来,开机,居然有三十几个未接来电提醒。

眉头拧得更紧三分。

她点开微博,进入热搜榜,下一秒面色微变,眼中似有怒意翻滚,但很快便归于平静,不显山,不露水。

周奕期期艾艾:“你跟靳祈元的照片……”

女人冷眼一瞪,他立马闭嘴。

“你现在是《寒夜初晓》定下的女主角,我作为投资方对你的一切……绯闻真相都有知情权。”冠冕堂皇。

冷声一嗤,韩朔:“周奕,你知不知道自己装模作样的时候像什么?”

“像什么?”

“衣冠禽兽。”

“……”

“我现在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你可以出去了。”

“嘶……卸磨杀驴?”

韩朔没空跟他胡扯,退出微博,转手拨给高翔。

那头迅速接起:“我说韩大影后,小祖宗,你到底在做什么?!存心急死我们对吧?再晚半个小时就错过最佳危机公关时间,你可真能作!”

“抱歉,我睡着了,手机没开。”

那头陡然一哽,“……你牛。”他们全部都急得火烧眉毛,结果当人事在家睡大觉!呵呵哒。

“需要我做什么?”

高翔深吸口气:“我需要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靳祈元究竟是不是情侣关系?还有,那几张照片具体的情景。”

韩朔看了待在卧室赖着不走的周奕一眼,转身去阳台。

没想到他继续跟过来。

韩朔反身就是一脚,踹在他膝盖上。

男人闷哼一声,笑容却无甚所谓,动了动嘴型:踹得开心吗?继续啊!

智障儿童。

高翔催促:“韩朔?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

“好,那请你把前因后果说明白。”

“昨天我跟靳祈元签约,之后去了火锅店,吃完就回家了。”

“就这些?”高翔语气夸张,“逗我玩儿呢?”

韩朔没管他,继续道:“之所以会被拍到一起进电梯,是因为我跟靳导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幢楼的不同楼层。”

“这么巧?”

“我也没想到。”

“ok,第二个问题,你跟靳祈元是不是情侣关系?”

“不是。”

“你希望我们怎么回应?”高翔试探道。

韩朔:“实话实说。”

“咳……既然这是个误会,相信很快就能澄清。但是现在舆论已经发酵到一定阶段,不如趁机炒作,提高人气?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建议。”

“没必要。一个演员要靠绯闻炒作博取眼球,注定不会长久。”只有产出好的作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那头轻啧一声,还想再劝。

韩朔一句“你能说服靳祈元装傻充愣,帮忙炒作吗?”直接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

显然,不能。

高翔闷声:“我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还有其他事吗?”

那头沉吟一瞬,“赵秋电话不通,你知不知道她人在哪儿?”

“飞机上。”韩朔语气淡淡。

高翔突然很好奇:“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作为过来人,应该知道舆论拥有何等的杀伤力。”

“你也说了,作为过来人。”狂更暴雨都已经见识过,还怕这些小打小闹?

男人陡然一默,半晌,韩朔都以为他挂断了,那头又传出声音:“那就先这样,保持手机畅通,方便随时联系。”

“好。”韩朔挂断,把手机捏进掌心,转身瞬间,冷不防对上周奕那张贱兮兮的笑脸,嘴角抽搐。

“我都听到了,嘿嘿……你跟靳祈元没关系。”

“黐线。”

“我听得懂白话,骂我神经病是吧?”唇角带笑,不以为耻,反而春风得意。

“……”

“阿朔,你别走啊……我怎么没有看到玫瑰花?是不是花店没送?我马上打电话……”

“你很聒噪。”韩朔径直往里走。

男人像块牛皮糖,死死黏在她身后:“你回答我,我就不聒噪。花呢?”

“扔了。”

周奕眼神一黯,心头泛起酸涩,但很快调整过来,依然追得很紧:“没关系,随便扔,我让花店从明天开始都送两把……再不够就三把……”

“闭嘴!再说话,就滚出去。”

“……”男人神情雀跃,他是不是能理解为,不说话,就可以不用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