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风波平息,扎心老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翔问清原委后,立即组织公关团队草拟声明。

“……行,就照这个来。”

“高总监!靳祈元发微博了!”

高翔眼神一紧,三步并作两步绕到办公桌后。

靳祈元V:本人与韩朔仅合作关系,请【娱记小八】删除微博,停止造谣。目前已委托【京都红枫律师事务所】处理侵权事宜!

简洁强势,这很“靳祈元”。

两分钟后,【京都红枫律师事务所】转发微博并评论——

律师函已经在路上,【娱记小八】请接好。

“靠!一声不吭直接走法律程序,靳导666。”

“男方已经站出来辟谣,女方还要继续装死吗?”

“听靳导的语气好像很不满,某些人的如意算盘要落空。”

“吸毒biao,炒作狗,活该被打脸!”

“拒绝恶意炒作,抱走靳小哥哥。”

……

高翔看完网友的评论,不由捏了把冷汗。

突然想起韩朔电话里那句反问——“你能说服靳祈元装傻充愣,帮忙炒作吗?”

如果他一意孤行,那么现在韩朔已经沦为笑柄,连带整个星辉都可能遭人诟病,那这件事就不仅仅是“公关危机”而上升到“公关事故”,只怕他头顶乌纱不保!

高翔牙齿打磕,隐约后怕。

“总监,《声明》检查无误,什么时候发?”

“……现在。”

韩朔已经弃用微博,只能由公司出面。

星辉好莱坞工作室V:抵制造谣,绝不姑息!

附图:《严正声明》

具体内容:XX月XX日凌晨,某娱乐大V恶意编造事实,传播韩朔小姐与靳祈元先生的谣言,引发大量不明真相的网络用户相继转发评论,影响极其恶劣。

鉴于上述,为维护韩朔小姐的合法权益,本工作室严正声明如下:

1、照片断章取义,纯属恶意造谣,有诽谤之嫌,使韩朔小姐的社会评价及公众形象严重受损。

2、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发布、传播以及扩散上述恶意不实信息的行为,涉嫌严重侵犯公民名誉权,相关侵权者须依法承担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相关法律责任,严重者将承担刑事责任。

3、针对此次恶意侵权事件,本工作室已委请XX律师事务所紧急取证,并将第一时间启动诉讼程序,坚决追究造谣者的一切法律责任,绝不姑息。

相比靳祈元的言简意赅,工作室声明虽然磨叽了点,但效果还是不错。

至少,网友买账:

“双方都出来辟谣了,看来另有隐情。”

“幸好没急着站队。”

“我朔哥拿个影后就这么招黑?”

“坚决抵制恶意诽谤,不轻信,不谣传。”

“【娱记小八】这种垃圾居然还有脸在圈子里混,趁早闭嘴滚蛋。”

“我朔哥和靳导也是rio耿直,说告就告,支持维权!”

……

事已至此,按道理来说,风波也该平息,没到最初造谣者竟然在微博公开怒怼。

娱记小八V:有些人言之凿凿,那么请容我再提一个问题,某影后和某导为什么会同乘一部电梯?就算是送人回家,有必要送到家里,且一晚上不出来吗?

此言一出,不等网友再掀风浪,某小八就被华丽丽打脸。

靳祈元V:难道只有韩朔可以住那个小区那栋楼?我就不行?[二哈]

配图:业主门卡(涂掉了楼盘名称和房间号)

然后,评论区变成了这样——

“哇塞!你们是邻居吗?”

“好一个大乌龙。”

“居然这么巧,嚯嚯嚯……”

“不一定是邻居,但一定是楼友。”

“听说很多明星都在这个楼盘有房子,说不定还能凑成一桌打麻将。”

“偶尔涮涮火锅。”

……

在此事件中一直没有露面的赵秋转发并评论——

“还请靳导以后多多关照我们家阿朔。”

靳祈元V回复:“好说好说。”

短短两天时间,“疑似同居”的迷雾散开,露出真面目才发现不过是一个大乌龙。

如此一来,之前被大家忽略的“陈琳事件”重新受到关注。

网友纷纷表示,新一波骂战即将展开?

许是“同居门”的教训还历历在目,这回大家普遍保持中立,不再先入为主。

“在线等真相[乖巧]”

“有本事指名道姓啊,吞吞吐吐,欲盖弥彰。”

“写那么长一篇,重点在最后两句,这弯子绕得……”

“不武断,不站队,不轻信。”

陈琳和韩朔双方都保持沉默,不作回应。

前者是怕说多错多。

后者是不屑一顾。

赵秋追问原因。

韩朔:“要是随便来个小鱼小虾都要我亲自出手,那影后得多忙?”

赵秋:“……”她竟无言以对。

最后,是《妈咪宝贝去旅行》节目组出面澄清——

“节目嘉宾由我台高层商议,并经综合考虑后决定,不存在内幕一说。陈琳小姐确实在备选名单内,但很可惜,没能进入终选。”

辟谣的同时,还指名道姓,这立场站得够明确,脸也打得啪啪响。

虽然风波已经完全平息,但韩朔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

多了块橡皮糖,黏得慌。

自从事发那日,她没有及时并坚决地把周奕扫地出门,男人仿佛得到某种默认,竟然蹬鼻子上脸!

每天送花的人不再是清秀少年,而变成他本人。

韩朔很好奇,他究竟是怎么进到小区?

毕竟,这里的保安叔叔那可是正儿八经退役的特种兵,一抡膀子能撂翻一个成年人。

硬闯是不可能了。

直到某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韩朔被儿子强逼着起了个大早,换上一身运动装下楼晨跑。

小区门前,停了辆欧陆,烂番茄红,格外扎眼。

“哟,先生,您又来送玫瑰啊?”保安大叔笑着点头,这些日子经常见,慢慢也就混熟了。

周奕点头,“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邹老师?”

也就是那天碰到的中年阿姨,京都某大学退休教师,为人精明又不失和善,这段时间周奕就是借着她的名头自由出入小区。

保安大叔早已见怪不怪:“我这正帮您拨电话呢……喂,邹老师!对,那个小伙子又来了……是是是……没呢……您也体谅体谅我们的工作需要,总归是要打电话询问一声,否则没法儿交代……谢谢您的体谅,行,我马上替他开门……好的,再见。”

周奕:“可以了吗?”

保安点头:“我这就开闸。对了,邹老师还托我转告,祝您早日追得媳妇儿归,以后千万要好好珍惜,不能再犯糊涂了。”

男人眼眶一热,鼻头泛酸。

如果当初也有这么一个人能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谢谢。”

“进去吧,祝您好运。”

周奕把车停在楼下,抱起玫瑰花,径直往电梯间走。

如果他往旁边看一看,哪怕一眼,就会发现韩朔和阿慎母子已经把他刚才一系列行为尽收眼底。

女人眼神复杂。

阿慎仰头:“妈,那个人又来了。”

“……哦。”

“他每天都这样大摇大摆进来,我们要不要去跟保安叔叔打声招呼?”

“不用了。”

“为什么?”

韩朔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免费的玫瑰,不要白不要。”

“啊!可以拿去卖给黄太太。”

黄太太是小区一家自营花店的老板,很乐意低价回收各类花束。

鲜花比干花贵,加之周奕送来的玫瑰全是名贵品种,黄太太按每枝十块算给他们,一束九十九朵,那就是九百九十块。

一天两束,进账也小两千了。

阿慎:“一个月就是六万块……”

韩朔哭笑不得。

“妈,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冤大头?”

这个词是阿慎从曼哈顿回国以后新学的,每分每秒都惦记着学以致用。

韩朔正色,点了点头:“没错,完全贴合语境。”

“他可真蠢。”小声咕哝。

“是挺蠢的。”

“那我会不会也这么蠢?”

韩朔被儿子问得略懵,“不是在说他吗?怎么扯到你自己身上?”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人的IQ水平会直接影响下一代,这叫遗传。”阿慎像个科普小能手。

韩朔一时恍然。

却说周奕,兴冲冲上楼,一手一束红玫瑰。

幸好电梯里没有其他人,否则准被当成熊猫围观。

门前站定,腾出一只手整理仪容,对着反光的门板确定无误后,才敲门。

叩叩叩——

没动静。

砰砰砰——

还是没反应。

韩朔带着儿子从电梯间出来,倏地脚下一顿。

却见,周奕像个小可怜一样蹲在门口,左右两边各放一束玫瑰花,听闻动静,猛地抬眼。

那双黯淡的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光亮,如水潋清波,层层漾开。

“阿朔,你终于回来了……”

五分钟后,周奕坐在客厅沙发上,韩朔从厨房出来,丢给他一罐可乐。

下意识接住,触手冰凉。

阿慎坐在周奕对面,好奇的眼神打量他。

父子俩相顾无言。

韩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看,气氛越来越尴尬,周奕鼓足勇气,把倒放在地上的玫瑰花拿起来,“这是今天的……”

韩朔没接,淡淡道:“以后别送了。”

“我愿意。”

“可我不愿意。”

“阿朔……”当着儿子的面被拒绝得彻底,周奕有点尴尬,却半点脾气也没有。

这段日子他已经被韩朔的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磨平了棱角。

站在也尴尬,韩朔转身去了洗手间。

客厅只剩父子俩。

大眼对小眼,一个状若深沉,一个看似天真。

“阿慎,”周奕率先开口,打破沉默,“我是……爸爸。”

“可我妈还没有承认你。”小家伙平静道破事实。

周奕噎了噎,“……迟早有一天,她会承认的。”

阿慎不置可否。

“你平时喜欢什么玩具?”

“……遥控赛车,无人飞行器。”

遥控赛车周奕还能理解,另外一个……

“无人飞行器是无人机吗?”

小家伙沉吟一瞬,似在组织语言如何回答这个高深的问题。

半晌,“无人机是无人飞行器的一种,主要是通过程序操控生成一系列指令,然后载体按照指令语言执行相关动作,难度各有不同……”

周奕:我儿好像很厉害。

接下来一串接一串的专业术语更是令他头昏脑涨,拆开能听懂,可合在一起就成了天书。

关键还特么是英文!

比如——

flaps(inboardflap,outboardflap,leadingedgeflaps),即襟翼(内侧襟翼,外侧襟翼,前缘缝翼)

Doppler—navigation—system,多卜勒导航系统

阿慎:“你听不懂吗?”

周奕:“……”有、有点。

小家伙一默:“可是阿流能听懂。”

周奕懵逼:所以?

阿慎:“你连小孩儿也不如。”

扎心了,老爹。

------题外话------

今天继续肥,晚上还有更哦,所以有票的小仙女们,赶紧喂鱼吧!吃饱饱,干活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