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得救,真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晌,才把肉和布料分开。幸好,没有把血茄一并扯掉,所以并未造成鲜血直流。

周奕松了口气,辅一抬眼,对上小家伙迷茫的目光。

“疼不疼?”

“……有点。”小脸煞白。

“忍着。”说完,开始动手清理伤口。

小身体一震,却没有发出声音,到后来全身抽搐。

“再忍会儿,很快了。”

“……”

伤口清洗干净,周奕从医药箱里拿出药和纱布,一边包扎,一边问他——

“冷不冷?”

“……不冷。”

“喝水吗?”

“嗯。”

韩朔把水壶递过去,周奕默契地接过来,然后喂给阿慎。

安顿好儿子,周奕坐回到韩朔身边,伸手抓住她小腿。

“你做什么?!”喝过水,嗓子好受不少,却仍然有气无力。

“别急着恼,”男人没松手,甚至没有抬眼,“试试看脚踝能不能动?”

韩朔安静下来,依言照做,“嘶……”

“很痛?”

“嗯。”

“这个位置呢?”周奕的手钳住她小腿脖子,稍稍用力。

“有点。”

再稍稍往上,同样的力道试了试,周奕:“如何?”

“还好。”

“这里呢?”

“不疼。”

“应该是伤到了脚踝,目前还不能判断有没有骨折,要做进一步检查。”

周奕随手捡起两段树枝,用剩下的绷带绑到她脚上,使之固定。

“救援抵达之前,不要乱动。”

“……嗯。”

然后,两人都不再说话。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当惊险过去,尴尬开始蔓延。

韩朔舔了舔唇瓣。

周奕余光瞥见,问她:“还要水吗?”

女人摇头。

“……哦。”他不喜欢韩朔的冷漠,但这一切都是他自酿的苦果,又能怪谁?

“阿慎,怎么样了?”

“伤口已经清理完,暂时没有发烧,如果救援及时,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救援什么时候来?”

“最迟明早。”

韩朔垂眸,睫毛扑扇着,如振翅欲飞的蝶。

“别担心,很快就有人来。”手伸到半空,想将她揽入怀中,顿了顿,又收回来。

周奕颓然一叹。

他这辈子的小心翼翼和心酸无奈都给了这个女人。

憋屈得很!

却,甘之如饴。

谁叫他自作孽?

时针指向两点整,周奕探了探儿子额头温度,转头朝韩朔比口型,“没有发烧。”

女人松了口气,眼皮沉沉。

周奕往壁面一靠,拍了拍自己肩膀:“还有四个钟头,不介意的话,靠着睡一觉,醒来天就亮了。”

韩朔没动。

男人试探着伸手,揽上女人肩头。

整个过程被他刻意放缓,给足她拒绝的机会。

但是韩朔没有。

也许夜太凉,需要一具温暖的胸膛;也许天太黑,没有别的依靠。

周奕如释重负,心头生出一股隐秘的甜,“阿朔,我……很高兴。”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女人绵长的呼吸。

睡了?

周奕侧头,还真是。

他也睡吧……

半夜醒来,看表,凌晨四点。

抬头能看见璀璨的星空,像一只只小眼睛在眨。

周奕半个身子都是麻的,想活动一下,可又怕吵醒韩朔,只能小弧度摇摆。

良久,才缓和过来。

他没有开电筒,只能借着月光隐约勾勒出女人大致的面部轮廓。

恬静,宁和,像羽毛扫过心尖儿,令人蠢蠢欲动。

周奕仿佛看呆了,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抚上女人面颊,猛地,动作一顿,旖念烟消云散。

“阿朔?!阿朔——你醒醒!”

“……嗯?”又沉又哑。

“你发烧了。”

“好冷……冷……”

韩朔下意识揪住男人的衣服,好像那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周奕赶紧摸出电筒,照亮,女人额头上已经布满豆大的汗珠,双眼紧闭,嘴唇哆嗦。

“来,先喝点水。”

“唔……”

四五口下肚,韩朔开始摇头,周奕将水壶一收,去拿背包里剩下的暖宝宝。

总共二十个,他之前用掉八个,刚才又给阿慎贴了八个,还剩四个。

先搓暖,再往韩朔左右脚心、后背和腹部四处贴上,刚好用完。

“有没有好点?”

“冷……”

周奕把她抱紧,又不停用手搓她双臂,韩朔下意识往温暖的地方钻,直至,两人紧密相贴。

半个钟头之后,温度还是没有降下来。

周奕咬牙,脱掉上衣,又把韩朔上半身剥得只剩Bra,然后用仅剩的水打湿T恤一角,覆盖到女人额头上,最后,彻底将人扣进怀里。

肌肤相贴,呼吸胶着。

夜色正肆意弥漫……

韩朔是被热醒的,辅一睁眼,入目却是……肉的颜色?

脑子有点短路,半晌记忆回笼,才彻底反应过来。

她记得自己发烧了,周奕喂她水喝,然后,就感觉到热源,迫不及待往里钻。

所以,她现在浑身光溜溜地被周奕抱在怀里。

“醒了?”

韩朔身形一僵。

紧接着,一片温热覆上前额,她不由屏息,心跳也随之快半拍。

周奕:“退烧了。”

“你……先放开。”

怀抱松了,韩朔趁机坐直,便见男人目光扑闪不定。

顺着他的视线,最后定格在自己胸口,韩朔咬牙:“流氓!”

男人也不辩解,就这么直勾勾、火辣辣地看着:“好像比以前大……”

啪!

一个耳光落到他脸上,韩朔微愣。

周奕竟然不恼,反而笑嘻嘻开口:“再让你打一个耳光,多给我看会儿成吗?”

韩朔:“……”

“确实比以前大了,儿子是功臣。”

“……闭嘴!”

“好了,我是夸你。”然后,主动把衣服捞过来,递给她,周奕笑得贱兮兮:“来日方长,我不着急。”

“……”

天已经蒙蒙亮,鸟鸣声渐起。

韩朔把上衣穿好不久,阿慎也醒了。

周奕把包里的压缩饼干拿出来,撕开,分成两份递给母子俩:“没水了,将就吃点。”

“你呢?”韩朔蹙眉。

“怎么,怕我饿着?”

“……”

周奕又摸出一包:“放心,我这里还有。”

韩朔白了他一眼,开始吃饼干。

说实话,真的很难吃,又没水,像砂砾刮擦着喉咙。

“几点了?”她问。

周奕把手伸过去,让她自己看。

五点半。

咽下最后一块饼干,周奕拍掉身上的碎屑,忽地正色起来,“你们怎么会掉到陷阱里?”

这个地方深却不大,上面又有草丛遮掩,明显是当地村民用来捕捉大型猎物挖的陷阱。

幸好里面没有放捕兽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是被……”正当韩朔开口之际,冷不防传来一阵脚步声。

能够听得这么清晰,人数应该还不少。

“罗队!找到了!在这儿——”

两小时后,导演组暂时居住的村屋。

周奕和韩朔的腿已经用木板重新固定,阿慎被乡间卫生所赶来的两个医生带到里间做初步检查。

救护车正在赶来的路上。

可现场最狼狈的不是他们,而是被警察同志反剪了手压制住的嘉华。

“为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

蒋盼盼看得干着急,又是一副老好人心肠,“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现在人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

为首的警察并未理会,径直走到嘉华面前,厉眸如刀:“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现在我们将正式逮捕你。期间,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蒋盼盼愣在原地,嘴巴还来不及合上,眼里全是难以置信。

除了她,林诗诗也同样惊愕。

李霜眼里闪过一抹不自然,转瞬即逝。

嘉华冷静下来,深呼吸,竭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证据呢?”

警官冷冷看了她一眼:“你认为,不是有明显的证据指向你,我们会贸贸然决定抓人?”

嘉华浑身一僵,求助的目光看向丈夫。

------题外话------

十点半还有一更,字数不是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