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心胜比干多一窍/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就是这里。”

宋子文靠边停稳。

楚骁推门下车,站定后,微微欠身:“麻烦您了,再见。”

“……不客气。”

“都到家门口了,要不进去坐会儿吧?我爸见到您,肯定特高兴。”

“时间太晚,不便叨扰。”

说完,一个利落调头,驱车驶离。

楚骁目送车屁股走远,摇摇头,也没有被拒的尴尬。

反而觉得宋子文这个人……

怎么说?

彬彬有礼的外表,老奸巨猾的内在——像个谜团,看不清,也摸不透。

回国之初,听父亲和大姐提起这位政界新贵的时候,楚骁并不上心,尤其那些夸宋子文有多厉害多厉害的话,他也只当耳边风。

听过就算了。

他不信一个年轻政客能有多么不动声色,心思深沉。

在这个必须靠阅历堆积威望的圈子里,年龄往往是最大的局限,也是最大的硬伤。

多少人都不能免俗,凭什么宋子文是例外?

更何况,传言不可尽信,楚骁就更不以为然了。

但亲自体验以后,他才知自己究竟错得有多离谱!

宋子文的心机手段,平衡之术,放在古代,当个帝王都绰绰有余。

他以前常听大姐念叨:有些人,是老天爷赏饭吃,心肝儿天生就比其他人多出几窍。

曾经不明白,但是见到宋子文,与他接触共事以后,楚骁就明白了“多几窍”是什么意思。

年轻的男人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大众离开的方向,眼中蓦地爆发出一阵慑人的亮光。

再过几年,他不会比他差!

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第二天,不用工作,冉瑶一觉睡到自然醒。

伸了个懒腰,便听到门铃响了。

她披上外套去开门,一束玫瑰花率先映入眼帘,“Surprise!”

男人带笑的脸从花后面移出来。

冉瑶伸手接过,脸上是不加掩饰的笑容,“好漂亮!”

“喜欢吗?”

“当然。”她侧身让他进来。

楚骁轻车熟路从鞋柜里取出自己的专属拖鞋,关上门,跟在冉瑶后面往里走:“我还买了早餐。”

“我看看有什么……”冉瑶像只小仓鼠扒拉着口袋,“豆浆油条,小笼包!”

“你呀,简直就是狗鼻子!”

她把玫瑰插进花瓶里,又接过早餐往厨房走,很快,就端着盘子出来。

“一起吃。”

楚骁屁颠颠去取碗。

吃完早餐,冉瑶进卧室换衣服,楚骁就拿着水壶给阳台上的绿植浇水。

然后扒到卧室门边,凑近门缝:“瑶瑶,你好了没有?”

里面一声惊呼,显然被吓到了,“你……再等会儿。”

“我想进来,怎么办?”

“不准!”

楚骁捧心状,“嗷——我受伤了。”

“都是人民公仆了,怎么还吊儿郎当的?”

“人民公仆咋地?工作之外的时间,当然要好好享受生活!”

“你的享受生活,就是钻进房间,看别人换衣服?”

“那可不一样!我只想看你……”

哗!

卧室门从里面拉开。

冉瑶似笑非笑地站在他面前:“看我什么?”

呃……

看你换衣服!

好吧,这句楚骁没敢说出口。

十点半,两人准时出门。

冉瑶挑眉,看着眼前宝蓝色玛莎拉蒂,“怎么回事?”

“我那辆通勤的别克没油了。”

“所以?”

“借了我姐夫的车用用。”

他大姐夫经商,家底殷实,对他这个小舅子也一向大方,楚骁一开口,钥匙就扔给他了。

冉瑶扶额:“你现在已经是公务员了,正式的!有编制的那种!明白吗?”

“嗯呐!明白~”

“不能这么张扬,懂?”

“这车又不是我的……”楚骁咕哝,“再说,我姐夫靠自己双手挣的,又不是来路不明。”

“都说政客爱惜羽毛,你现在虽然还没到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高位,但总要养成习惯,时时刻刻都不能放松……”

“好了好了!你怎么跟我爸的口气一模一样?”楚骁扶住她双肩,轻轻按了两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上级呢?”

冉瑶一顿。

“瑶瑶,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你好像比我更懂这里面的门门道道……”怎么看也不像个普通的服装设计师。

楚骁不由纳闷儿。

更懂……吗?

冉瑶暗自心惊,可转念一想,她从小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看着爷爷和父亲一步步走过来,途中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危机,艰难的时候,整个冉家都摇摇欲坠。

所以,她才更明白政客的羽毛究竟有多重要。

白纸上面一个小小的黑点,在关键时刻,便足以造成致命的伤害。

潜意识里,她忘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个中的佼佼者,她在他身边待了四年,也看了四年。

宋子文就从来不碰这么张扬的车,即便,宋家可以为他提供更多更好的。

------题外话------

传说,比干拥有七窍玲珑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