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阿骁,你来真的?/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放胸有成竹:“你不喜欢那个姓楚的小子,我也不喜欢,既然有共同的目标,为什么不能合作共赢?”

那头未作回应,却也没立即挂断。

“嘶……想一想从今往后阿瑶就是他的了,宋子文,你还坐得住吗?”

“激将法?”

“哈哈——”严放大笑两声,旋即骤敛,“你当然也可以这么认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不疾不徐,不温不火,宋子文到底还是宋子文,无论何种境地,仍然乾坤尽握。

严放冷嗤,“瞻前顾后,也难怪你最后大意失荆州。”

“我没有任何理由帮你。”更何况,还是以伤害她为代价。

“帮我?”严放挑眉,车速缓下来,耳畔掠过的风声也不如之前猛烈,“此言差矣。没了楚骁,你才有挽回她的可能,而我,仍然是令她讨厌的恶魔,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吗?但我在她眼里会变得跟你一样可恨,这似乎并不划算。没了楚骁,也厌了我,正好给你机会趁虚而入?”

“宋市不愧是宋市,好精彩的阴谋论!”语气不变,实则咬牙暗恨。

老狐狸不上钩,他能怎么办?

“严放,”宋子文无声轻笑,音色沉凛,“算计我,你还嫩了点。”

说完,直接挂断。

即便真的要对付楚骁,宋子文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既不会让她难过,也不会让其他人有钻空子的可能。

严放骂了句脏话,陡然提速,黑色奔驰消失在苍茫夜色之中,留下一屁股没散的尾气。

……

楚家。

“大姐,还没睡?”楚骁一进客厅,见楚珮还在沙发上坐着,看了眼时间,略觉惊诧。

“刚把小的哄睡着,出来歇会儿。”

“哦。那你别太晚,早点休息……”说着,抬步往楼上走。

“阿骁。”

“还有事?”

“过来,陪姐坐会儿。”

楚骁挑眉,调转脚步,行至沙发前,楚珮顺势挪了位置给他,“这儿。”

“怎么,又跟姐夫拌嘴了?”

“没有。”

“那搞得这么凝重干嘛?”

楚珮微微一笑,“上次,你说你交了女朋友?”

“嗯。”

被楚璇捅破之后,楚骁索性大大方方承认了,当时,全家人都在,包括大姐。

“现在呢?还在一起吗?”

“当然!”楚骁怪异地看了她一眼,“怎么突然想起这茬儿?”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楚珮伸手戳他肩膀,“当大姐的关心弟弟,不可以啊?”

“可以可以!随便关心,我先谢谢了。”边说边躲,还耍宝似的拱了拱手。

“那姑娘姓什么来着?”

“冉。单名一个瑶,瑶池的瑶。”

“听着还挺仙儿……”楚珮摩挲着下巴。

楚骁咧嘴,轻声道:“她本来就是小仙女。”

“看样子,你很喜欢她嘛?”楚珮打趣,笑意之下掩藏着凝重,可惜,楚骁并未发觉。

“当然喜欢!我从来没遇到过那么可爱的女生,像小时候爸从景德镇带回来的白瓷娃娃,什么都不用做,放在那儿,就让人觉得欢喜。”

楚珮心里咯噔,面上仍然不动声色,“怎么,你还打算和她结婚?”

“我倒是想,如果她愿意,我立马准备好求婚戒指和户口本。”

楚珮拧眉:“你来真的?”

“姐,”楚骁忽然正色,“我想跟她过一辈子。”

“你还年轻,婚姻大事要慎重。”

“我没开玩笑,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楚珮一哽,看他越来越沉的脸色,倏尔扬笑,“急什么?姐又没别的意思,放松点。”

楚骁吁了口气,“那就好。”

“见过对方家长了吗?”

“还没到那一步,瑶瑶父母都不在京都。”

“不在京都?”楚珮挑眉。

“嗯,她是津市人。”

“这样啊……”楚珮若有所思,“那她父母是做什么的?”

“姐,你怎么跟查户口一样?”楚骁狐疑地盯着她。

“没……我就是好奇,顺嘴一问。”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回房间了,明天还要上班。”

“行,那你早点休息。”

楚骁起身上楼,直至背影消失在二楼拐角,楚珮才一脸凝重地朝书房走去。

“爸,是我。”

“进来。”

楚珮推门而入,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我刚才跟阿骁聊过。”

楚怀山老眼一亮:“怎么说?”

“他还跟那个女孩子在一起,而且,感情不错。”她没敢把楚骁那番随时准备结婚的言论说出来,否则,火山立马得爆。

“问清楚那个女孩子的家庭情况没有?”

“津市人,父母都在,孤身一人到京都打拼,应该没什么背景。”

楚怀山眉心稍紧。

楚珮心念一动,“爸,我看阿骁很喜欢她,要不我们就别……”

“时间不早了,”楚怀山打断她,“去休息吧。”

“……您也是。”

这厢,楚珮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那头,楚骁一觉到天明,神清气爽。

“爸妈,早,我先去单位了。”

“急什么?”楚怀山开口,“坐下来,先吃早餐。”

楚骁脚步一滞,想了想,又倒回去。

楚母赶紧替他倒了杯牛奶,保姆从厨房端出一份三明治。

“九点才正式上班,你这么早去干嘛?”楚怀山一边吃面,一边询问,状若无意。

“提前准备会议资料。”

“那也不至于七点钟就出门。”

“早去总比迟到强。”

这下,楚怀山没话说了。

父子俩安安静静吃早餐。

突然,“你方伯伯的女儿,还记得吗?”

“方芳?”楚骁咀嚼的动作一顿。

楚怀山点头,“记性不错。”

“上机关幼儿园的时候,我跟她当过同桌,所以有点印象。怎么突然提到她?”

“哦,前几天跟你方伯伯通过电话,原来方芳也参加去年国考,进了国税局。”

“国税?哪个区的?”

“XX。”

“哦,离市政大楼还挺近。”

“这样就更好了,方便你们有空的时候聚一聚,一起吃个饭。”

“吃饭?”楚骁拧眉,“很久没联系了,有这个必要吗?”

“怎么没必要?”楚怀山老脸冷沉下来,“多认识一个人,就多一条人脉,更何况,那是方家,朝中三代都有子弟,对你以后的仕途大有帮助。别犯浑,听到没有?”

楚骁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但到底没能出口,只闷闷地“嗯”了声,低头继续吃早餐。

“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给方芳了。”

“爸!”楚骁忍无可忍,“你在做这件事之前,就不能问我一声?”

气氛骤僵。

啪!

楚怀山直接摔筷子,“你什么态度?!”

楚骁噌的一下站起来。

“怎么回事?”楚珮刚进饭厅,便见父子俩大眼瞪小眼,矛盾一触即发,“阿骁,你先坐下来,有话好好说。”

“姐,我先走了。”说完,拎起外套,大步离开。

楚怀山气得脸红脖子粗,“这臭小子,他存心气我!”

“爸,您别激动……”楚珮替他顺气,“父子俩没有隔夜仇,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吗?”

“我不过是让他多跟方芳联系,对人家女孩子客气点,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方芳?方伯伯的小女儿?”

“嗯。”

楚珮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竟然看上了方家……

楚骁刚停好车,一道黑色身影先他一步进入电梯,“麻烦稍等……”

半阖的电梯门重新打开,楚骁一顿:“早,宋市。”

男人微微颔首,“早。”

电梯缓缓上升,寂静的金属盒子里,光滑铮亮的壁面映照出两人并肩而立的高大身影。

楚骁不敢贸然开口。

宋子文则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习惯了这样的安静。

------题外话------

完结倒数第二个月,大家有月票的多多支持吧,耀眼登场,也要华丽谢幕哈~

晚上还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