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这么善良却唯独对我狠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色四合,夕阳西下。

冉瑶看着窗外倒退的建筑,突然觉得很疲惫。

睫毛糊了,黏在眼皮上,像涂了层恶心的胶水,加上眼泪的浸泡,让她每个毛孔都充斥着嫌弃。

不用照镜子,她都能想象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

严放不再说话,安静得像个哑巴,专心致志看路。

车内充斥着古怪且诡异的气氛,然而,对于冉瑶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她甚至有些破罐破摔地想,严放口中所谓的“好戏”究竟是什么?

再坏也并不会比当年看到宋子文揽着其他女人从自己面前走过更糟糕了。

直至,华灯初上,夜幕降临,黑色奔驰才停在三环一家酒楼门前。

霓虹闪烁的招牌有些晃眼,但还是能够清晰分辨上面四个大字——

欣然酒楼。

严放拉手刹,却并未熄火,把内照灯打开,侧头去看副驾驶位上的女人。

冉瑶闭着眼睛,精致妆容已经花掉,好在并不是什么大浓妆,即便如此,也不算难看。

橘色的灯光笼罩着她恬静的睡颜,突然,睫羽轻颤,严放的心仿佛也跟着被挠痒。

下一秒,那双被晕染成熊猫的眼睛突然睁开。

看到严放的瞬间,瞳孔骤然缩小,紧接着,克制地抿了抿唇,别过头去。

“你就这么不乐意看到我?”

“……”

“那你想看到谁?宋子文,还是楚骁?”

冉瑶还是没说话。

严放却像跟谁在较劲儿,直接扣住她的下巴,将头扳正:“看我!”

冉瑶斜着眼睛,就是不让他如意。

男人恼羞成怒,“你告诉我,我严放哪里不如他们?如果那个人是宋子文,我承认,你的确有眼光,可是明明都已经分手了,你本该回到我的怀抱,为什么又变成楚骁?!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凭什么跟我抢?!”

“……”

“阿瑶,你这么善良,却唯独对我狠心绝情!”

男人眼神幽幽,言辞间带着控诉与质问。

冉瑶忍无可忍,“我对你狠心?严放,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这么否定我们曾经的情分,伤害我,强迫我,到底是谁更狠?”

“我……我只是想让你爱我……”男人手足无措,“你别哭啊……”

他拿出一包湿纸巾,慌忙抽了一张,颤抖着替她擦眼泪。

“严放,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你只会掠夺,只会破坏,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把我越推越远,也是你的刚愎自私毁了我们青梅竹马的情分。都是你!”

冉瑶满腔委屈像找到一个倾泻的口子,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她委屈,她怨恨,但同时,她也痛心!

小时候,严放是个很可爱的小正太,矮矮的,两条小短腿,像个球。

冉瑶胖,也白,两人凑在一起,就是两个球。

经常扎堆儿,相互串门,感情好的时候,还喝过同一碗银耳汤。

可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在乎,严放才能如此轻松容易地伤害到她。

冉瑶很多时候都忍不住想,为什么长大之后,全部都变了?

严放变了。

他们之间的发小情谊也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