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别怕,有我在/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完了。

这是楚骁脑子里最终浮现的念头。

下一秒,猛然甩开方芳,朝冉瑶的方向奔出两步。

“站住——”哽咽破碎,隐现哭腔,脆弱得不堪一击。

楚骁心口剧痛:“瑶瑶,听我解释……”

冉瑶踉跄着后退,不停摇头,泪如雨下。

她以为,经历过一次,自己可以足够坚强,殊不知,当一切重演,仍然心痛得无以复加。

一个是这样。

两个还是这样。

呵……

唯一区别可能是宋子文更狠,能够目不斜视从她面前走过,而楚骁道行尚浅,会慌张,会羞愧。

冉瑶不由悲凉,为自己,同一个坑,她竟然傻到掉进去两次?

简直天大的笑话!

严放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大掌托住纤腰,往怀里一带:“傻丫头,都让你赶紧走,不听话,遭殃了吧?”

楚骁眼神一暗,看着姿态亲密的两人,心口仿佛中了一记闷拳:“严放,是你干的?!”

“呵……我干的?我他妈让你跟这个丑女人手牵手,还是我攒了局强迫你赴约?犯了错,不知反省,还试图甩锅?你可真能耐!”

“不是这样,瑶瑶,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楚骁上前,正欲从严放怀里抢人。

后者早有准备,抓住冉瑶的手往身后一扯,然后抬脚踹在楚骁腹部:“丫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严放,你欺人太甚!”

“就是欺负你——”

“别忘了,瑶瑶是我女朋友,你算老几?”

“放心,”男人轻笑,唇畔浮现一个讽刺的弧度,“以后就不是了。”

楚骁面色大变。

严放笑得幸灾乐祸,“小子,没听懂啊?你已经——out!”

“是吗?”目光越过严放落在冉瑶身上,楚骁轻声:“我要你,亲口说。”

女人身形微晃。

严放眸色渐沉,“你少他妈得寸进尺——”

“住口!”楚骁红着眼,近乎咆哮,“我和瑶瑶再怎么样,也与你无关!”

“无关吗?”严放挑眉,脸上倏然略过一抹邪恶。

冉瑶毫无防备,踉跄前倾,旋即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男人张扬邪肆的笑脸在眼前无限放大,直至唇瓣袭上一抹温热。

严放……

他怎么敢?!

反手一挥——

啪!

响亮的耳光在斑斓的夜里乍响,引擎声、鸣笛声、交谈声,仿佛迷离远去,全世界都安静如鸡。

冉瑶强忍哽咽,视线扫过楚骁,又落回到严放身上:“你们,都一样。”

言罢,转身跑开,消失在马路拐角。

严放顾不上火辣辣的侧脸还挂着一个浅绯色掌印,飞快钻进车里,发动引擎,超那个方向追去。

楚骁抬步欲跟,却被方芳拉住手臂,“眼下这种情况,你去了也是添乱。”

狠狠甩开女人的手,楚骁眼底是不再克制的厌恶,仿佛重新认识了她一遍。

方芳并不在意,她太过淡定,甚至于从容。

“你女朋友很漂亮。”她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然,后面才是突出表达的重点,“同时,也脆弱至极。这样的女人注定无法陪你问鼎高处。在我找到新的结婚对象之前,刚才的提议始终有效,你,好好考虑。”

说完,踩着高跟鞋缓步离开。

楚骁站在原地,朝冉瑶消失的方向痴痴凝望,半晌,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蹲在路边,哭得像个孩子。

……

嘀!

嘀嘀!

冉瑶越走越快,严放的车却始终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她咬牙,顺势拐进路旁一条漆黑小巷。

砰!

严放一拳捶在方向盘上,骂了句脏话,靠边熄火。

“喂!停在这里做什么?!”交警敲下车窗,语气不善,“没见这么大块指示牌立在这儿?!”

圆圈,红叉,禁停标识。

“滚开!别挡路!”

“呵——你小子还挺嚣张?”交警冷嗤,一副“老子不怕”的叼样,划拉几笔开出一张罚单,顺手丢进车窗里,“赶紧开走!”

严放朝小巷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冉瑶的身影?

“Shit!”

“还敢骂脏话?!给我下来——”交警拖人。

严放本就恼怒,闻言,秒变炮仗,炸得噼里啪啦。

……

小巷深深,一眼望不到尽头。

昏黄老旧的街灯,结着蛛网,昭示小街的破败。

冉瑶眨了眨眼睛,顿觉酸涩。

风干的泪痕带来几分紧绷感,脚下一顿,转头望身后——

黑巷沉沉,空无一人。

她松了口气,双腿发软,索性坐到路牙上,双手抱着膝盖,将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以母体中最安全的姿势,寻求庇佑。

吱嘎——

身后老式木门打开,在寂静的夜里,无端显出几分阴森。

冉瑶抬头,恰好对上中年男人惊愕的目光。

“哪来的小太妹?!滚滚滚——”

这条小额巷原本是个菜市,中间留出大约四五米宽的路,两旁则是林立的商铺,都用老式木门拘着,是那种带木栓和门槛的老京铺子。

楼下做买卖,楼上住人,里面还有个后院儿,用于日常活动。

入夜之后,家家户户都落栓,铺门皆闭。

空落的小巷,加之灯影昏黄,自然成了隐秘去处,常有打群架的小混混和昏头昏脑的瘾君子光临。

中年男人乍一开门,竟然发现有个女人蹲在自家门前,还以为是不务正业的小太妹。

正欲抬脚踢赶,女人向后一避,站起来,姣好的面容也随之暴露在灯光下。

“抱歉,我马上走。”

中年男人神色微动,年轻的姑娘像一朵绽放在夜里的优昙,低垂的脖颈形成一道绝美的弧度,楚楚惹人怜。

“等等——”

冉瑶拧眉:“大叔?”

“这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不嫌弃的话,到家里来坐坐,喝口热水?”

男人前后迥异的态度令冉瑶不由警惕,后退半步,隐隐防备:“谢谢,不用了。”

“诶,我一片好心,你就进来坐坐嘛!”

说着,伸手来扯冉瑶。

“你做什么?!放开——”

“给脸不要脸!让你进来还不领情?”中年男人凶相毕露,一双三角眼乍现狠色。

“放开!你这个变态!救命——”

“你给我进来!”男人一个用力,直接用拖。

冉瑶抵着门槛,大声呼救。

“叫吧!叫破喉咙都没人管……”

冉瑶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死死顶住门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得逞!

眼眶发涩,鼻头泛酸,却死死咬紧下唇,仿佛借由这个动作可以给她抵抗的力量和坚持下去的勇气。

“住手!”一声冷喝,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中年男人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多管闲事,一个晃神,转眼就被对方击倒在地。

“唉哟——你大爷的,哪个小逼崽子……”

啪啪!

两个耳光甩过去,叫骂声戛然而止。

冉瑶双膝一软,中途,被人扣住纤腰带进怀里,熟悉又久远的味道扑面而来。

“别怕,有我在……”

宋子文轻抚冉瑶后背,温热的掌心,带着使人安定的魔力。

冉瑶再也忍不住,埋进他怀里,积压已久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

“乖……没事了……”一遍遍轻抚,不厌其烦的安慰。

宋子文心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

他忍不住想,当初,冉瑶亲眼见到那样一幕,是否也如此刻这般委屈得嚎啕大哭?

“对不起,瑶瑶……让你受委屈了。”

蔡勇紧追慢赶,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到了此处,便听见宋子文这样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

他竟然从那样一句简短的话里,听出几分哽咽的意味。

不……

不会的……

他眼里的宋市,高高在上,水火不侵,从来没有脆弱与退怯的时候。

所以,那个无声哽咽的人,怎么可能是他?

------题外话------

昨天晚上的二更因为审核没过,所以放到今天早上九点半自动更新。通常遇到这种情况,鱼都会在评论区通知的,所以下次大家发现没更,请关注评论区!

so,这才是今天的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