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他的温柔/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刺耳的警笛声打破小巷的宁谧。

起初没有被呼救声惊醒的“梦中人”,如今纷纷从二楼探出头,好奇张望。

一时间,漆黑逼仄的小巷灯火通明。

宋子文和冉瑶早就离开,留下蔡勇处理后续事情。

中年男人不堪入耳的叫骂声在听到警笛后,戛然而止,“你们不能抓我……警察同志,我我没犯法……”

“张刚全,你涉嫌性骚扰,不排除强奸未遂的可能,有什么话到警局再说吧!”

……

还是当初两人同居的那间公寓。

宋子文把冉瑶抱到沙发上,扯过抱枕垫在她头部。

“渴不渴?”

冉瑶没应,直愣愣盯着天花板,像失了魂儿。

宋子文轻叹,转身进去厨房,很快,端着一杯温水出来。

“乖,喝一口……”

扶冉瑶坐起来,把玻璃杯送到她嘴边,稍稍倾斜。

一杯喝完,他问:“还要吗?”

女人轻轻摇头,躺平,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滚落,即将滑入鬓发之际,被男人略带薄茧的指腹截断,再轻轻拭去。

“我知道,你委屈……”

“你不知道。”冉瑶突然开口,音色沙哑,“同样的事,你也做过。”

宋子文眼神一痛,“对不起。”

冉瑶翻身,背对他,缓缓闭眼。

“我抱你进去睡。”

说完,等了三秒,才试探着伸手接触冉瑶。

也许是真的累了,无心再争执,她没有反抗,蜷缩姿势像猫儿一般柔软,颓懒。

宋子文把她抱进卧室,放到床上,然后进去洗手间,很快,便传出哗哗水声。

“擦擦脸再睡。”他拿着热毛巾,坐到床边,另一只手扶起冉瑶,替她轻轻擦拭。

毛巾过了一次热水,眼下还冒着热气,接触皮肤,面部毛孔随之舒张。

冉瑶紧闭双眼,没有接受,也不曾拒绝。

安安静静。

宋子文松了口气,但这样不吵不闹的冉瑶却更令他心疼。

洗完脸,又亲自打水替她洗脚。

男人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粉色睡衣放到枕边,“是你以前的,换了睡应该舒服一点。”

说完,打开床头灯,调至最暗,转身离开卧室。

当然也不忘轻轻带上房门。

凌晨零点。

宋子文在书房接到蔡勇的电话。

“宋市。”

“处理得怎么样?”

“您放心,已经打过招呼,但定罪的程度……”蔡勇隐晦地试探道。

“从重。”

心下咯噔,蔡勇虽然竭力平静,但一开口还是泄露了震惊的情绪,“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嗯。”

蔡勇保持着托举手机的动作,良久才反应过来。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用来形容方才轻而易举便定人生死的宋子文再合适不过——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他叹了口气,调整好面部表情,转头又一次扎进身后的警局。

……

宋子文这边刚挂断蔡勇的来电,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下,又一通电话进来。

一串号码,没有存名字,却极为眼熟。

宋子文按下接听键,听着,并不急于开口。

“阿瑶是不是被你带走了?!”那头,语气很冲,夹杂着恼怒与愤恨。

是严放。

宋子文没有猜错。

“姓宋的,你他妈哑巴了?!话都不会说?!”

“……是又如何?”他在回答严放一开始提的问题。

阿瑶是不是被你带走了?

是又如何?

严放握住机身的力道骤紧,指尖泛青:“你对她做了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你又对她做了什么?

严放霎时沉默,半晌,哑着嗓子,牵扯出几分低沉和颓然:“她……没事吧?”

“你觉得呢?”

被伤一次,心已经凉了。

第二次,只怕心会死。

“严放,不要再把你的贪婪化成冷箭往她心窝上扎。她……经不起你这样来回折腾。”

“宋子文,你在教训我吗?”

“不,我只是提醒你,如果不想看到她再受伤流泪,趁早收手,打消你那些不切实际的盘算。”

严放目光骤凛。

宋子文好像知道什么,又或许只是试探?

不管哪种情况,他都不能贸然开口,否则,只会漏洞百出。

宋子文却没有与之多做纠缠的打算,“她在我这里很安全,时间不早,挂了。”

“喂?姓宋的?!靠——”居然直接撂电话。

砰!

一拳捶在方向盘上还不够,又砸了一拳。

十分钟后,男人情绪平复。

直接从车内某个暗盒里摸出烟跟打火机。

啪嗒!

火焰蹿起,叼着烟凑近,随着星子忽明忽灭,白色烟雾袅绕升腾,很快充斥整个车内。

严放降下一点车窗,钻进一股热风打在侧脸上。

倏地,咧了咧嘴,轻轻笑看……

宋子文关灯,离开书房,拿上睡衣到客房草草冲了个凉。

擦干头发,轻手轻脚推开主卧的房门,没有进去,只站在门边,看到床上正中凸起的身影,又见枕边的粉色睡衣已经不在了,而另外一边斜搭着冉瑶身上那条浅蓝色长裙,顿时舒了口气。

如同来时一般,轻轻带上门,静悄悄离开。

第二天,冉瑶在一片金光中醒来。

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下意识抬手遮挡自落地窗穿透而入的阳光,忽然感觉眼皮传来一阵刺痛,记忆回笼,这才想起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骁和那个女人之间手挽着手,耳鬓厮磨。

那个女人说,她想结婚,但不会阻止楚骁和“现任女友”交往。

严放出现,强吻……

她跑进一条漆黑的小巷,险些被一个中年男人欺负……

然后,宋子文来了,带她回公寓……

冉瑶起身,掀开棉被,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径直拉开门,跑出卧室。

客厅没有。

厨房没有。

阳台也没有。

“宋子文——你出来!”

半晌,都没有回应。

冉瑶颓然跌坐在沙发上,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幕幕,走马观花,像看了一场狗血又荒诞的电影。

突然,传来一阵铃声。

她跑回卧室,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不是宋子文。

一个陌生号码。

冉瑶不想接,直接挂断。

过了三秒,又打过来。

指尖轻点,划拉绿色接听键。

“……喂?”

“请问,是冉瑶,冉小姐吗?”

“我是,你……”

“楚珮,阿骁的大姐。”

坐落于三环的咖啡厅,不比市中心繁华,但胜在清净,私密性极好。

冉瑶打的去到的时候,已近中午。

骄阳炙烤着大地,传递着一层火辣辣的暑气。

她拿出小镜子,确定眼睛的红肿在化妆品的遮掩下再也看不出红肿哭过的痕迹,冉瑶深呼吸,这才推门入内。

风铃叮当。

舒缓的轻音乐静静流泻。

她没见过楚珮,却能在第一眼便将其认出,实在是那双眼睛与楚骁太像。

“你好。”她走过去,轻声开口。

“冉小姐?”女人挑眉,这个动作由她做起来有种莫名的飒爽与干练。

一身黑色西装,中规中矩,让人挑不出错。

以前听楚骁说,他大姐也是体制内的,工作能力出色,搁在商界,便是当之无愧的女强人,放到政界,自然也不容小觑。

如今见了,倒要感叹一句:名不虚传。

“我是。”冉瑶点头。

楚珮三分笑意化作五分,“请坐。需要喝点什么?”

“柠檬水就好。”

服务员收起餐牌,道了句“稍等”,便转身离开。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冉瑶单刀直入。

她累了,不想试探来,试探去。

之所以答应见面,也不过是出于最基本的礼貌。

楚珮对她的表现有那么一丝意外,开门见山,不忸怩,不矫情,也不过分谄媚。

好歹,她现在的身份也是男方家长,不应该表现出小心翼翼和战战兢兢吗?楚珮疑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