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当初你和那个女人的真相/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瑶看着手里的东西,想开口叫住蔡勇。

可惜,对方溜得太快,没有给她机会。

关上门,往里走,兀自掂量着不轻不重的蓝色塑料夹,随手一翻……

下一秒狠狠怔住。

……

楚珮离开咖啡厅后,回单位继续上班。

途中,左思右想,还是给楚骁打了通电话。

“……大姐。”

“你声音怎么搞的?”一听就发现不对,楚珮下意识拧眉。

“哑了。”

“怎么哑的?”

那头沉默一瞬,“……感冒。”

“大夏天你居然感冒?”楚珮挑眉,不失精明地反问。

“热伤风。”

勉强信了,叮嘱道:“照顾好自己,实在不行就回家,让阿姨做顿药膳,吃了立马见效。”

“嗯。”语气蔫蔫,兴致不高。

好像真的病了,楚珮不由担心,“这样,我让阿璇给你送点退烧药和感冒药到公寓,顺便……”

“不用。”楚骁打断她接下来的话,态度强硬到令人起疑。

楚珮心下咯噔,莫非,冉瑶跟他告状了?

霎时,惊疑不定。

“姐,没事我挂了。”

“等等——”

“嗯?”

“爸妈让你这周六回家吃饭,”话音一顿,“还有,记得带上女朋友。说起来,你俩也交往半年多了,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你……喂?阿骁?!”

居然直接挂了?

楚珮一颗心霎时沉到谷底。

那头,楚骁攥着手机,浑身发颤。

女朋友……

没了……

通通没了……

他甚至不敢主动打给冉瑶,害怕从她嘴里听见“分手”两个字。

所以,只能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企图以此粉饰太平。

楚骁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懦弱至此。

“小楚啊——”远远传来同事的声音,他迅速调整好表情,仿佛前一秒的脆弱从来没有出现在他脸上,温文有礼,朝气蓬勃。

“科长。”

“站起来做什么?用不着这么客气。坐坐坐……”

“谢谢科长。”

“算起来,你进咱们规划局也有半年时间了,工作积极,思想先进,办事能力突出,经过上级开会讨论,一致决定调你到行政审批科,加入储备干部培养计划。”

楚骁当即怔愣。

他现在所在的编制是规划局办公室,主要负责档案规整、重要会议记录,偶尔会替上级写一写会议发言稿。干的基本都是杂事,更无实权。

和那些混日子的“老油条”基本没差,长时间处在这样的工作环境,很容易消磨上进心,三五年后,难免被同化。

再锋利的刀,搁在偏僻的角落里,无人问津,迟早都会变成一堆废铁。

这也是楚骁为何如此急切地希望“挪一挪”,他所欠缺的,无非是一个机会。

虽然从办公室到行政审批科,属于同级调动,但前者权力明显大于后者,对个人能力的要求也更高,自然暗藏的机遇也更多。

更何况,还有储备干部培养计划……

如果是昨天以前,楚骁会欣喜若狂,但如今,升职似乎也变得寡淡无味。

但他还是十分礼貌地谢过科长,并送他到门口,耐性聆听对方语重心长的教诲与叮嘱。

“……你还年轻,又有贵人提携,前途必定无可限量。切记,戒骄戒躁,踏实走好脚下每一步。”

“我知道了,谢谢您。”

楚珮下班后,前脚刚进门,后脚就被楚怀山叫到书房。

“今天谈得怎么样?”

楚珮抿唇,“不是很愉快。”

楚怀山老脸骤沉,“说说看,究竟怎么个不愉快?”

“……大致就是这样,钱没要,也不提其他要求,只说让阿骁亲自找她谈。”

“倒是个聪明的姑娘,可惜……”楚怀山摇头,出身差了一截,注定成不了楚家媳妇。

楚珮拧眉,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直说。”

“爸,我总觉得这个冉瑶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一开始,我也以为只是个漂亮的服装设计师,但我下来仔细回想一番,又觉得不止于此。”

“你想说什么?”

“我发现冉瑶的谈吐和气质,都不像普通人家教养的女儿。”

“哦?”楚怀山挑眉。

他见过冉瑶一次,印象很淡,只记得跟在楚骁身边,亦步亦趋,不喝酒,也不多话,是那种典型的小家碧玉乖乖女。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楚珮:“我已经托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楚怀山点头:“这样也好。”

“希望不是我们太过武断……”楚珮轻喃。

第二天一大早,蔡勇就敲开宋子文办公室的门。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东西交给冉小姐了。”

“嗯。”

“那严放……”

宋子文头也不抬,缓声道:“暂时不用管。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多久。”

蔡勇想说,严放是消停了,可严家还虎视眈眈。

到底只能在心里想想,没敢真的说出口。

除了自身对政局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之外,也是对宋子文的信任,要知道,这位可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那……我先出去了。”

“嗯。”

蔡勇转身离开,突然——

“她,还好吗?”

脚步一顿,蔡勇转身,朝宋子文点头:“昨天,我看到冉小姐的时候,精神状态还不错。”

男人仿佛松了口气,挥手,示意他自便。

蔡勇退出办公室,不忘带上门。

既然这么关心,又何必让他来当这个中间人?亲自送过去,不是更好?

上级的心思啊,猜不透。

……

宋子文料到冉瑶会联系他,却没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好像踩着点来的,因为正好赶上午休时间。

一张办公桌隔开,他坐在后面,而她站在前面,直接丢来一个蓝色文件夹。

“什么意思?”咄咄逼人的冉瑶。

仍旧令他心动不已。

宋子文视线扫过,又回到她脸上,“看过了?”

“我问你,什么意思?”黑眸幽邃,仿佛要将人看穿。

“那天,”他稍稍一顿,“是严放设的局,你所见所闻,都不是真的。这份调查文件详细记录了严放联手方家,通过联姻利诱的方式让楚家向楚骁施压的全部过程,包括见面地点,谈话内容,还有通话详情……”

“为什么给我这个东西?”冉瑶打断他。

文件内容她看得懂,不需要宋子文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她好奇的是原因。

男人一默,良久,方才开口:“我只想让你了解真相。”

“是吗?”冉瑶扯了扯嘴角。

“是。”宋子文点头,目光坚定。

“既然如此,那当初你和那个女人的真相,是不是也该一并让我知道呢?”

男人浑身巨震,“你……”

“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冉瑶勾唇,视线落在文件夹上,“同样的套路,同样有严放的参与,你用这份资料帮楚骁洗白,我只需稍作联想,就不难得出,你伤我或许也另有隐情。顺理成章的逻辑,不是吗?”

宋子文目光复杂,血液里却跳动着兴奋……

也许,她知道以后,会原谅?

但很快,现实就给了宋子文一个响亮的耳光——

冉瑶轻笑,唇畔漾开一记嘲讽的弧度,“还楚骁清白的同时,也澄清了你自己,是吗,宋市长?”

男人心里蹿起的火苗,呲啦一声,灭了。

如坠冰窖。

啪啪啪——

冉瑶却开始鼓掌:“恭喜啊,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是不是应该说一说,当初的你是如何‘有口难言’?我洗耳恭听。”

目露戏谑,漫不经心,像在看一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宋子文眼里的光亮逐渐寂灭,变得幽深暗沉,逐渐形成两个神秘的漩涡,像要把人吸进去。

冉瑶抿唇,与之对视,强迫自己不闪不避,瘦削的肩膀仿佛蕴藏着顽强的力量。

而这力量的来源是——

愤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