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 那我是否也能得到宽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放布局固然缜密,却不是他押着宋子文和楚骁入局。

虽说诱之以利,但也确实让人心动,才会明知危险,还铤而走险。

说到底,自作自受,并不无辜。

可最后承受这一切的人却是她!

凭什么?

就因为她喜欢,深爱,所以就能被肆无忌惮地伤害?

冉瑶双手撑在办公桌缘,因竭力压制愤怒,不由浑身颤抖。

宋子文眼神一痛,“是我……们的错,你不该,也不值得拿这些错误惩罚自己。”

冉瑶猛地转身,飞快擦干眼泪,深呼吸,再重新面对他时,面色如常,轻笑:“确实不值。”

男人薄唇稍抿。

“宋子文,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给我这份文件?”

“你有知情权。”

“然后呢?”冉瑶身体前倾,居高临下地看他,“原谅楚骁,同时也原谅你?”

宋子文猛然起身,绕过办公桌,站到她面前,表情有种出离的愤怒,恼意毕现——

“你觉得我是为了洗白自己才给你这些东西?!”

“难道不是?”冉瑶反问,唇畔冷笑未改。

“我只是不想你再受伤——”双手钳住女人瘦削的肩头,宋子文咬牙切齿,“你究竟,懂不懂?!”

紧缚双肩的力道,令冉瑶不适蹙眉。

那双手仿佛要嵌进肉里,让她也亲身感受那种难以言喻的痛楚。

“即便,你会因此原谅楚骁,继续和他在一起,我也认了,只不过想让你好过一点。”温热的掌心覆上女人脸颊,他凑近冉瑶耳畔,“为什么要从最坏的角度怀疑我?难道我在你眼中已经如何不堪?”

冉瑶心口猛地一缩,推开他,后退两步。

男人怀抱落空,只有掌心残余的温软触感还提醒着他刚才两人之间有多靠近。

近到,呼吸不过咫尺间。

熟悉的体香,熟悉的悸动,某一瞬间,宋子文甚至想把她狠狠揉进身体里,化为血肉,生死共存。

“你想知道真相?”男人抬步逼近,“好,我告诉你。”

冉瑶头皮发麻,突然后悔今天的冲动,却又无法抵挡好奇心的驱使,将他接下来的话一字不落听进耳朵里——

“严放给我下套,不仅没能得逞,还暴露了内鬼的存在。我为了揪出叛徒,拿自己当诱饵,恰好被你撞见,我当时有口难言……根本没得选,只能按部就班把戏演完。”

冉瑶并没有太过惊讶,只在对方提及“内鬼”的时候,轻轻挑了下眉。

她曾经无数次设想,也许宋子文真的有苦衷,才不得不这样做。

如今,猜测坐实,她才发现自己内心竟然如此平静。

“事后,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向我解释,但你没有。”

宋子文哑然。

良久,他才低声开口,状若轻喃:“……我以为来得及。”

宋子文想,等彻底解决了严放,收拾了严家,再向她解释也不迟。

可最终,却等来冉瑶一句轻飘飘的“分手”。

“不管你信不信,那都并非我所愿。”男人漆黑的双眼定定看她,一字一顿,异常郑重。

冉瑶轻嗤,用冷笑伪装脆弱,掩盖心软,“可最后你答应了,不是吗?”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留恋。

宋子文苦笑。

“严放的目标是你,不分手,他就不会罢休。”

当初局势何其严峻?

严家一边挑衅宋家,一边还企图扼住冉家的咽喉。

那就是个疯子!

“我承认,当初答应分手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安抚严放……”

“剩下一部分是觉得我在赌气,就像以前吵架那样,到最后还会主动回来的,对吗?”冉瑶笑着替他补充完整。

旋即目露嘲讽,“宋子文,你拿我当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还是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廉价?”

男人喉头一哽:“我以为,你只是需要一段时间冷静……”

“你以为?什么都是你以为!从来不问我真正的想法,哪怕一句,有过吗?”

宋子文无言辩驳。

冉瑶也不再说话。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气氛趋向凝滞。

半晌——

“算了,”冉瑶开口打破沉默:“已经过去的事,多说无益。”目光落在文件夹上,“内容我看过了,谢谢你的好意。”

说完,作势离开。

下一秒,手腕被扣住。

宋子文缓缓抬眼,目光细碎而沉痛,“你,会原谅他吗?”

“不关你的事。”

“如果楚骁可以被原谅,那我是不是也能……得到宽恕?”

冉瑶没回头,也没应声,挣开男人的手,径直离开。

宋子文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走远,伸手想抓住什么,终究无力垂下。

……

“冉总,早。”

“早。露露来我办公室一趟。”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冉瑶生活一切如常。

宋子文没有打电话来,楚骁也仿佛从她的世界彻底蒸发。

能够陪伴她的,仿佛只剩工作。

“秋季上新的初稿,先拿去匹配布料,该增的增,该补的补,这个月底备齐,然后通知工厂打版。”

“秋装?!”露露惊呼,“这么快?”

冉瑶把稿子递给她,顺手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苦涩弥漫,提神效果绝佳。

“早总比晚好。”

“可是……”露露抿唇,设计图不是绘画作业,线条是其次,精华在于凝聚了设计师的创意。好的设计图,可以说千金难求。

通常,越优秀的设计师,完成一张设计图的时间也越久,因为深入骨髓的工匠精神要求他们必须精益求精。

露露从大学毕业就来March工作,从小助理兼秘书到如今的助理设计师,和冉瑶接触的机会比其他人都多,一二三稿都要经手,长时间下来,也逐渐摸清这位老板的路子。

对于设计,永远匠心第一。

对于工作,从来一丝不苟。

所以,绝不可能因为赶进度就草率决定秋装设计。

而如今图纸就在她手里,只能说明——冉瑶加班了,熬夜是肯定的。

“冉总……”露露欲言又止。

“还有问题吗?”

她摇头,又点头。

冉瑶失笑:“所以到底有还是没有呢?”

“我就想说那个……女人别太拼,少熬夜,多休息,才能永远年轻啊!”说话的同时,不自觉昂首挺胸,像小学生宣誓唱口号。

临走前,还扒拉着门框,不忘叮嘱:“少喝咖啡,多喝水……”

冉瑶持杯的手顿住,旋即放下,油然生出一股淡淡的暖,弥漫心间。

好像也不是那么冷了……

接到楚骁电话那天,阳光明媚,天是淡淡的蓝,夏风席卷燥热,暑气扑面而来。

冉瑶想起曼哈顿那场世纪婚礼,楚骁拿着捧花走到她面前,笑容也如此刻的阳光一般,灿烂炫目。

他说——

“喏,送给你。”

“拿着啊,发什么愣?”

“明明都递到面前了,不给你给空气哦?”

“送你就送你,还要什么理由?”

“我就……看你顺眼不行吗?再说,我一个大男人,拿个捧花多丢份儿,看在咱们都是在场为数不多的华夏人,给个面子,就收了呗。”

“没有可是,叫你拿着就拿着。”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可蓦然回头却发现,沧海桑田,早已换了人间。

“瑶瑶……”楚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沙哑而疲惫。

“我以为,你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我们谈谈……好吗?”

冉瑶深呼吸,扬起一抹笑,“好。”

六点整,露露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工作室——

“冉总,接你下班的人来了!”

冉瑶笔尖一顿,起身,将半成品稿拢了拢,叠成一沓,收进抽屉里,最后上锁。

拎包,走人。

等待电梯的间隙,冉瑶对着金属反光门整理头发和衣饰。

嗯……还差点笑容?

没关系,咧嘴,上扬,眉眼也随之形成两道弯弯的弧形。

完美!

------题外话------

要拜拜了,肿么破?

PS:还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