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 不是他在哭,是它太辣(分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骁坐在车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接冉瑶下班,却是第一次怀着忐忑难安的心情在等待。

一秒。

两秒。

……

时间仿佛踩着心跳,每一下都令他无比焦灼。

终于——

叩叩叩!

敲击车窗的声音拉回楚骁逐渐飘远的思绪。

隔着一层茶色玻璃,女人唇畔清浅的笑意令他一时恍惚。

好像……

他们还是从前的样子,笑笑闹闹,甜甜蜜蜜。

她会用软绵绵的嗓音叫他“阿骁”。

他会不厌其烦地声声轻唤“瑶瑶”。

叩叩叩!

再次传来的敲击声,将他从臆想拉回现实。

楚骁解锁,冉瑶拉开副驾驶车门,躬身坐进来。

问他,“晚上想吃什么?”顿了顿,又补充,“我请客。”

楚骁微愕。

她的平静,令他倍感无措。

冉瑶却状若未见,摩挲着下巴,兀自开口,“西餐?还是火锅?”

“……”

“怎么不说话?”

“瑶瑶,我……”

“火锅,好不好?”冉瑶打断他。

楚骁讷讷点头,“……好。”

驱车至市中心一家连锁火锅店,冉瑶选了靠窗的位置,看出去就是广场喷泉。

隔壁坐着一对小情侣,说说笑笑,相互喂食。

一口一个“宝贝”,一口一个“哈尼”。

偶尔蹦出一声“小猪猪”。

甜到齁。

服务员端上红油锅底,啪——

灶火打燃。

“腰花,毛肚,虾饺,香菜丸子……”冉瑶一边打钩,一边念,全是楚骁爱吃的。

当然也没忘了她自己——

“腊肠,莴笋,年糕,白萝卜,娃娃菜……够吗?”杏眸轻眨,偏头问他。

楚骁喉结滚动,点了点头。

“好,那就先点这些。”合上菜单,递给服务员,冉瑶顺手倒了杯茶,递给楚骁。

“谢、谢谢。”

“不客气。”莞尔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楚骁眼神发软,胸中酸涩难当。

很快,菜送上来,摆满桌子,锅也开始沸腾。

两人开始专心对付美食,偶尔眼神交会,冉瑶若无其事,楚骁却不由闪躲。

“麻烦,给我一碟辣椒,可以吗?”冉瑶叫住服务员。

“请问需要辣椒酱,还是油辣子?”

“哪个更辣?”

服务员按照客人要求,送上“更辣”的油辣子。

冉瑶礼貌道谢,然后往自己蘸料碟里加满两大勺。

楚骁拧眉:“你胃不好,少吃辣……”

下意识开口,等反应过来,又猛地噤声,眼里光亮逐渐黯淡,直至寂灭。

冉瑶动作一顿,想了想,听话地没有再加。

四目相对,沉默在彼此间蔓延。

楚骁夹了块年糕到她碗里,“小心烫……”

“你也吃。”

“瑶瑶,我们……谈一谈。”男人放下筷子。

冉瑶低头吃碗里的年糕,闻言,睫毛轻颤,却并未抬眼。

“那天,你都看到了,对吗?”楚骁自顾自开口,眼里羞臊、懊恼、悔恨,种种情绪纠结在一起,嗓音也渐趋哽咽,“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冉瑶依然保持低头的动作,咬了一口蘸满辣子的年糕,细嚼慢咽。

“我没有加班,说谎……骗了你。”

冉瑶一顿,“没关系,你现在的工作有应酬在所难免。”

“上个星期,我从办公室调到行政审批科。”楚骁突然道。

“是升官了吗?”冉瑶抬眼,原本樱粉的唇瓣被辣椒染成深红。

“平级调动,但比起在办公室打杂,有了更多实权。”

“恭喜。”

“是方家的人脉关系。”楚骁迎上她的目光,眼神沉寂,掀不起一丝波澜,将自己的丑陋亲手揭开,“是那天饭局上,方芳出面斡旋的结果。她说,我是她男朋友,刘局看在她三叔的面子上,拉了我一把。”

冉瑶抿唇,许是辣椒后劲太大,她整张脸都仿如火烧。

喉咙也呛得难受,却强忍着,没有咳出来。

“所以,你承认了吗?承认你是她男朋友。”

楚骁摇头。

冉瑶漾开一抹笑,却很快僵硬在唇畔——

他说,“当时没有,但不排除以后会有这样的可能。”

“阿骁?”愕然,讶异,隐隐无措。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一个自私自利,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的烂人,卑鄙无耻,下流可恶……”

“够了!不要再说了……”她拼命摇头,泪如决堤的洪水,顷刻间湿了双颊,花了妆。

“为什么不说?我这种人不值得你流泪,也不值得你留恋,所以,不要原谅,不能原谅,不可以原谅!”

脖颈青筋暴突,两行清泪自通眼眶滚落。

男人红着眼,宛如困兽。

他舍不得,却不得不舍。

不想分,却不得不分。

从他抱着侥幸心理,一边答应方芳,一边欺骗冉瑶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了爱她的资格。

无颜挽回,也无力挽回,只有分开才能保全彼此。

她的骄傲,他的自尊……

“所以,冉瑶,我命令你,向我提出分手。”

整件事情,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即使分开,也应该由她开口。

以后别人问起,才能挺直腰杆说一句,“哦,那个楚骁啊,他那么坏,早就被我踢出局。”

那是冉瑶第一次看见楚骁哭,也是最后一次。

……

冉瑶离开火锅店之前,没有忘记把账结了。

她说过,她请客。

楚骁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没有去看女人离开的背影。

他怕自己舍不得。

面前的锅底,红油翻滚,不断吐露辣香,对面的座位,蘸料碟里还剩下半块裹满油辣子的年糕。

他拿起筷子,夹过来,然后送进自己嘴里。

“咳咳咳咳咳……”

呛得双颊通红,不由得躬起后背,另一只手托住前额,顺势低头。

压抑的咳嗽,颤抖的身体,如此怪异的行为引来旁边那桌小情侣频频观望。

楚骁继续吃,继续咳。

“喂,你没事吧?”女孩儿坐不住了,皱着眉头上前询问。

她男朋友也跟着走过来,手臂环住她的腰,默默宣示主权。

楚骁不答,甚至头也没抬头。

“嘶……别人问你话,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男生说话很冲,女孩儿拉了他一把,目露责怪。

“先生,您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我是一名护士。”

楚骁却只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女孩儿哦了声,有些沮丧。

男生忍无可忍,抓住楚骁的头发往上扯,“我说你这个人……”

下一秒,全身僵直。

因为——

这个男人竟然……在哭?

红着眼眶,泪流满面。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男生猛地收手,异常窘迫。

“没关系啊,”楚骁耸耸肩,指着蘸料碟,“是它太辣。”

……

宋子文前脚刚到公寓,后脚就接到一通陌生来电。

“喂?您哪位?”

“……”无人应声。

语气骤沉,“不说话,我挂了。”

言罢,直接摁掉。

换鞋,把外套挂到衣帽架上,抬步往客厅走。

没到两分钟,手机又响了。

还是之前那个陌生号码,宋子文沉吟一瞬,指尖划拉绿键,霎时接通。

这次,他不再急着开口。

那头也无人作声。

就在宋子文准备挂断的时候,突然传来男人沙哑的嗓音,宛若沙漠中的砾石——

“我,楚骁。”

宋子文挑眉,“有事吗?”

“我知道,你是瑶瑶的前男友,却和我一样伤害了她。只是,我比你更加罪无可恕。”

宋子文对于他的知情好像并不意外。

平静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那头死寂一瞬,突然开口:“你会对她好吗?能够保证从今往后不让她伤心流泪?”

“这些,不需要向你交代。”凛然不可攀的语气,站在令人仰望的高处,以俯瞰蝼蚁的姿态。

权力带给他从容,阅历使他成熟。

终有一天,楚骁也会变成现在的宋子文,用同样的语气威慑情敌。

可等到那时,冉瑶已经不是现在的冉瑶。

他和她之间,永远隔着时光的鸿沟,只能成为另一个女人的“宋子文”。

------题外话------

感觉自己解决了一件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