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训小三,明身份/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提醒他究竟身处何地。

医院。

“你醒了?”

楚骁下意识侧头,便见方芳端着玻璃杯走到床边。

“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喝水,只能用棉签沾着润一润唇。”

说话的同时,已经从抽屉里取出干净的棉签,浸入水中,却在试图触碰男人唇瓣的时候,被楚骁偏头躲开。

手,僵在半空。

方芳轻笑,未曾恼怒,依旧是悠悠凉凉的语调:“你不乐意看到我,但也没必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说完,放下杯子,出了病房。

很快一个小护士进来,也不说话,继续方芳没做完的事。

这次,楚骁不躲了。

他想喝水,唇也干得厉害。

做完这一切,小护士替他掖了掖被子,转身离开。

方芳并未走远,而是门外的长椅上,安静等待。

见人出来,立马起身,“麻烦了,护士小姐。”

“举手之劳。不过,男人可不能像你这么惯,千依百顺,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谢谢你。”

看她也没听进去的样子,护士不再多说,摇了摇头,迈步离开。

方芳轻声一笑,喃喃道:“不是惯着,是愧对……”

March工作室,冉瑶照常上班。

横看竖看,都不像刚结束一段感情的女人。

她太正常了,正常到露露这个“近臣”都看不出半点端倪。

还傻乎乎问:“昨天约会愉快吗?”

“以后不会了。”

“什么?”

“一定要我把‘分手’两个字说出来,你才能听懂?”

露露瞠目结舌。

冉瑶刷刷签好名字,把文件还给她,“出货清单,拿好。”

“为什么啊?!”露露跳起来,咬了咬唇,讷讷道,“你们看上去……挺好的。”

“也许吧。”平静的语气,毫无波澜。

露露发现,即便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依然没能看懂冉瑶。

说她性格软绵,可硬气的时候,又像小钢炮。

说她好欺负,可仔细回想,这一路走来,好像也没什么人能欺负到她头上。

“还有事情吗?”冉瑶抬眼。

“没……没了……”露露抿唇,拿了出货清单,转身离开。

“唉哟——”肩膀一痛,“你怎么走路的?”

“对不起啊露姐,你怎么神情恍惚?丢魂儿了?”

“差不多吧。”

“啥?诶,那是男厕所……”

下午,冉瑶刚睡醒没一会儿,露露就进来说有个女的找她。

“布料供应商?厂家?”

露露摇头,“都不是。”

冉瑶哦了声,她好像……猜到是谁了。

工作室对面有家不错的甜品店,生意好,人来人往,却难免吵闹。

“你有什么话,直说吧。”冉瑶想起办公室里那堆还没完成的设计稿,头疼不已,只想速战速决。

方芳打量了周围,似乎有些不满喧闹的环境,却还是很有礼貌地坐下来。

第二次见冉瑶,和那天晚上素面朝天的样子截然不同。

她化了淡妆,衣饰精致。

近距离打量,可以发现皮肤是天然的象牙白,毛孔很小,一双大大的杏眼,犹如水漾清波,温雅秀致。

以前,都是从楚骁偶尔的谈话中听到这个女人,方芳印象不多,却出奇地分明——

设计师,漂亮,时髦,会撒娇。

应该是最能讨男人喜欢的那种类型。

却也是女人嗤之以鼻的“菟丝花”。

今天一见,好像也不尽然,至少,语气没嗲,说话也干脆。

“阿骁生病了,你知道吗?”方芳开口第一句话,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直接提到楚骁。

冉瑶眼神平静,实话实说,“不知道。”

方芳有些失望,本来以为会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表情,再不济,也会表现出担忧。

可惜,她太平静。

甚至于,毫无破绽。

如果是装的,那么她可能要重新估量这个女人的能耐。

“你……想去医院看他吗?”方芳再次试探。

“我相信有你在,他会得到很好的照顾,也能尽快康复。”

方芳稍稍一顿,旋即颔首:“谢谢。”

“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冉小姐——留步!”

“还有事吗?”

“你真的不在乎他了?”方芳洞悉的目光落到冉瑶脸上,不放过任何表情。

“方小姐,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方芳眼神微闪。

“从我坐下来到现在,你一直在试探。如果有疑问,不妨直接问出来,弯来绕去,不仅你费心思,我也很累。”

女人眼里飞快掠过一抹难堪。

方芳以为,除了容貌不如冉瑶之外,她的谈吐气度和家世背景,都能成为压倒性的优势。

所以,即便见到冉瑶化了妆的精致模样,她也不觉得自己输了什么。

但经过一番谈话,方芳惊觉自己引以为傲的言辞谈吐,包括话藏机锋、暗中牵引的能力,在冉瑶身上都不起作用。

她仿佛看穿一切,故意用最直白的话戳穿,一点点粉碎她的面具,将丑陋的内在剥离,无情摊开在阳光下。

“你想知道我对楚骁的态度,想了解我们现在的感情状况,甚至于在测算估计自己能够成功嫁给他的可能,只要你问,我都能一一解答。所以,”冉瑶顿了顿,轻笑,“你问吗?”

从进门起,方芳就想掌握主导权,可如今却牢牢把控在冉瑶手里。

“我、问。”

冉瑶勾了勾唇,扭头看窗外——

“我们分手了。”这是现状。

“不会再有交集。”这是态度。

“如果你足够努力,说不定会梦想成真。”这是可能。

方芳松了口气,绷直的后背渐趋柔软。

“但,你的所作所为并不道德。”冉瑶话锋一转,目光染上些许凛冽,却并不具备杀伤力。

她本来就是个软软的姑娘。

即便被宋子文伤得那么重,也没有选择怨恨。

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基本的爱憎观念和道德标尺。

楚骁有被原谅的可能,是她还想给这个曾经带给她欢乐的阳光男孩儿一次机会,无论出于感激,还是不舍,她都不愿意伤害他。

但方芳不一样,她之于冉瑶,是个纯粹的陌生人,她的行为是第三者插足。

不值得被原谅,也不配得到宽宥。

冉瑶:“好好的姑娘为什么不能正常健康地选择恋爱对象?锅里的不好,所以才盯上别人碗里的?”

方芳面色惨白。

“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今天,你是掠夺者,难保未来某一天,你不会成为被掠夺的那一个。所以——好自为之吧。”

冉瑶走了,方芳却愣坐在位置上,久久无法回神。

最后那句话,像魔咒一样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

未来某一天,你也成为被掠夺的那一个!

……

楚骁的身体需要休养,楚珮往市政那边代递了假条。

等处理好一切,回到家,第一时间去书房见楚怀山,“爸,我今天下午去了趟……爸?!”

最后一声透着惊恐和惶然。

却见书桌后的楚怀山捂着胸口,浑身颤抖,“药……”

楚珮赶紧跑过去,颤抖着手拉开抽屉,取出里面的急救药,以最快的速度喂给楚怀山。

“爸,好点没有?你别吓我……”

“水。”老眼看向一旁的茶杯,目眦欲裂,显然已经忍耐到极点。

楚珮又慌忙喂水给他:“慢点喝……慢点……”

一刻钟后,楚怀山才彻底平复下来,恍如脱力般,仰靠在椅背上,“完了……”

“爸?您到底怎么了?!”楚珮不解,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桌面摊开的一份资料,旁边搁着被拆封的牛皮文件袋。

“这不是关于冉瑶的调查结果?!”

楚怀山呼吸再次急促起来,楚珮一边安抚,一边拿过资料。

然后,眼睛越睁越大,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无法动弹。

“怎、怎么会这样?!”

------题外话------

最近更新不多,大约两更六千字。真不是鱼懒癌发作(对手指),而是新文马上就要开更,鱼在哼哧哼哧拟细纲,然后存稿。嗯……划重点:新文要开更啦!1月28号,《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不见不散!

新旧交替是最艰难的时候,鱼的脑子每天都在打结,有时候明明在写新文但是女主角的名字顺手一打就成了“谈熙”,下一本文的女猪脚“沈婠”可能会打屎我……

不管怎么样,谢谢大家的理解和陪伴,鱼会努力给拽媳拴一个完结尾巴的同时,也给权少开一个好头。

顺便……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来自嗷嗷待哺鱼的深情呼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