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晚了,完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津市冉家……冉书记……大唐集团……唐老的外孙女……

根本无须细看,单单上述几个关键词就足以席卷起一场风暴,而楚珮置身其中,早已惊慌失色。

难怪楚怀山突然发病,难怪冉瑶身上会有种不似普通女孩儿的气质,这简直……匪夷所思!

“会不会调查的人弄错了?”楚珮失了镇定,慌不择言。

这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他们这个圈子有可靠的消息渠道,只有经过查实的东西,才会送到雇主手里,更何况,起底一个人的家世背景,属于最基本的业务范畴,毫无难度,又怎么可能会弄错?

“居然是冉家的女孩儿……”楚怀山面色发白,原本精明矍铄的双眼此刻尽显颓唐。

如果说楚家的影响力只有乒乓球大小,那么方家就是一颗篮球,而冉家——

那是整个操场啊!

楚怀山好似想起什么,噌的一下坐直,“快,打给阿骁,让他无论如何都得把人稳住,另外,方家那边赶紧断了,趁一切还来得及,尽最大努力挽回……”

“可是,我……”楚珮一顿,眼里闪过懊悔,“那天约冉瑶见面,只怕已经把人得罪死了。”

“你!”楚怀山强压怒意,忍不住低斥:“没搞清楚就找人摊牌,这么些年的官场白混了,简直越活越回去!”

楚珮低眉敛目,并未辩白。

虽然这也是楚怀山默许的,但她的大意疏忽也难辞其咎。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追究责任也无济于事。”语气稍缓,“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开误会,又不能让冉丫头觉得我们刻意为之。阿珮,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阿骁,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好。”

……

市中心医院。

经过两日卧床静养,楚骁已经可以正常进食。

多以流食为主。

方芳在病房门口把保温桶交给护士,“麻烦你了。”

“唉,你俩是有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吗?都说了男朋友不能惯……”

小声咕哝几句,最后在方芳好脾气的凝视之下,护士小姐接过保温桶,朝里面去了。

大约一刻钟后,又拎着保温桶出来,还给方芳:“吃进去大半。”

方芳再次道谢,然后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就着楚骁用过的勺子把剩下的白粥吃完。

进去病房之前,她收好保温桶,深呼吸,调整好面部表情,“阿骁,好点了吗?”

尽可能让自己的神态和语气都保持正常。

男人躺在病床上,闭眼,不予理会。

方芳只当他困了,想休息,“漱个口再睡吧……”

说着,往从柜子里取出一个马克杯,往室内配套的洗手间而去,出来的时候,里面已经装满温水。

挤好牙膏,递给他,“可以了,我扶你……”

抬手一挥!

方芳被大力掀得一个踉跄,后退半步才稳住身形,额头险些磕到储物柜的棱角上。

牙刷落地,好在杯子已经提前放下,得以幸免于难。

“滚开——”男人脸上,厌恶的表情不加掩盖。

方芳胸膛起伏,喘息不定。

她愿意忍耐,却不代表没脾气,深深看了病床上的人一眼,竭力忍耐:“如果你非要把分手的怨气转嫁到我身上,继续这种无聊又可笑的行为,那么只能说明我方芳眼瞎,看错了人,而你楚骁,不仅没担当,还幼稚到极点!”

“你怎么知道我和瑶瑶分手了?”那么大一段话,他却敏感地只抓住这点。

方芳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你去找她了?!”翻身坐起,男人眼中射出厉光,防备而尖锐。

“……是,我去找过……”

哐!

水杯掷地,在女人脚尖不远处破碎迸裂,准头再足一些,只怕会砸到她脚背。

方芳再也忍不住,泪水决堤:“楚骁!你太过分!”

吼完,径直跑开。

男人坐在病床上,面无表情,视线掠过地上那滩碎玻璃,便若无其事投向窗外。

独自品尝落寞的滋味。

“瑶瑶……对不起……”

连分手都不能给你一个安宁。

不知枯坐多久,楚骁思绪一片空白,直至,手机铃响才令他稍许回神。

“大姐,什么事?”

“你知道冉瑶的家庭情况吗?”

楚骁拧眉,语气淡了些:“同样的问题,你之前也问过。”

不提还好,一提楚珮就怄,她之所以没有进行查证,是因为一切说法都来自楚骁。

作为男朋友,他多多少少都该了解冉瑶。

而作为弟弟,他自然不会说谎骗她这个大姐。

综上两点,楚珮这么老辣精明的人也不由轻信。

“阿骁,我告诉你,冉瑶是冉书记的女儿,唐老的外孙。”

“冉书记?”楚骁霎时怔愣。

在他的记忆中,京都班子里姓冉的高位者可不多,也只有……津市那位!

“……爸已经答应你们的事,方芳那边可以不用再理会,你现在也算心想事成,别再怪爸了,他……也不容易。”

“哈?答应了?哈哈哈……”楚骁捂着眼睛,笑得前俯后仰,泪都出来了。

楚珮察觉不对,语露惊疑:“阿骁,你怎么……”

“晚了。太晚了。”

“什么?”

“我和瑶瑶已经分手……”

七月末,八月初,盛夏天,易躁易怒。

政界的风云如同北方这片泱泱的暑气,来得又猛又烈。

首先是楚家动荡,楚怀山和楚珮接连被查。

楚骁由于职位尚低,不够资格而逃过一劫。

紧接着,方家也突发意外,在社交媒体上捅出权色纠纷,牵连甚广。

若遭殃的仅仅是楚家,那还不至于动摇人心,可短短半月之内,方家也岌岌可危。

“嘶……我怎么觉得这事儿处处透着邪门儿?”

“可不是?先前一点风声都没有,说发难就发难,遭殃的人还不少。”

“看来背后有高人作法,难怪又是刮风,又是下雨。”

“等着看吧,我有预感,这波风暴还没完,非得吞下一艘大船不可!”

“大船?什么意思?”

那人神秘一笑:问他:“吃饭的时候先上什么?”

“上什么?”一脸懵逼。

“开胃菜。”

果不其然,在楚家和方家状况频出之际,宋家也被卷入其中,跌破了不少观望者的眼镜。

“我的个天!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歪了?”

“还以为虾兵蟹将冲锋,顶多引出个八爪章鱼怪,没想到居然惊动了龙王?”

“得!这下有好戏看了。”

“……”

冉瑶接到蔡勇电话的时候,正在工厂和老师傅一起讨论新款设计打版的事。

“抱歉,接个电话。”

冉瑶打过招呼以后,找了个相对僻静的角落,指尖轻轻一划,接通。

“蔡秘书。”

“冉小姐,宋市他……”听语气,似乎带着哽咽,欲言又止。

秀眉一蹙:“他怎么了?”

宋子文是两天前被检委小组带走的,彼时,他结束一场十分重要的交流会,刚踏进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就被押走了。

蔡勇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不由冷汗直冒。

但宋子文却始终表现得很平静,被带走之前,他只交代了蔡勇一句话——

“如果可以,我想见她一面。”

进而,两天后的现在,才有了这通电话。

“冉小姐,你……愿意去见宋市吗?”蔡勇忐忑的声音透出一股颓唐。

竟有认命的意味!

冉瑶心下咯噔,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蔡秘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么突然……”

“检查组那边把所有消息都封锁了,我也不清楚前因后果。这样,我开车来接你,路上再详谈可以吗?”

“……好。”

结束通话,冉瑶才发现自己手抖得厉害。

怎么可能呢?

他是宋子文啊……

无所不能的宋子文……

------题外话------

还有更,十点半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