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我也应该不得好死/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瑶浑身颤抖,牙齿磕到下嘴唇上,很快,舌尖尝出一丝淡淡的血腥。

严放却凑得更近,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女人耳畔,宛若飞溅的火星上脸,除了烫,还疼!

“宋子文是个体面人,在乎权力,更在乎家族,不如……”他将下巴抵在冉瑶秀气的肩窝,轻轻磨蹭,“拿整个宋家给他陪葬好不好?”

冉瑶瞳孔骤然紧缩,全身僵硬如铁。

“阿放,你别犯傻了……”染上哭腔,满眼哀求。

还有一丝,不加掩藏的忧虑。

“你……在担心我吗?”男人的神情逐渐柔和,伸手替她擦去眼泪。

“是,我担心你……”哽咽破碎,重重点头。

冉瑶没有说谎。

严放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她担心他会做傻事,一步行差踏错,就可能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再者,凭他个人力量,如何抗衡偌大的宋家?

螳臂当车——

车毫发无损,螳螂却被碾得肠穿肚烂。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严放轻声宽慰,倏地,眼神一厉,“所以,宋子文和宋家必须完蛋!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你只管坐着看好戏,介时,宋姓这棵大树就会被连根拔起!”

男人笃定的语气令冉瑶心慌不已,她知道,严放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一旦出手必定直击要害!

心中悲愤无力到极点,冉瑶打掉他的手,不停后退,越来越靠近悬崖。

严放面色大变,“你做什么?!”

“别过来——”冉瑶抬手,做出制止的动作,“我,承受不起你的爱,太重了,太累了……你说,伤害我的人通通不得好死,那你呢?”

严放身形一晃,“阿瑶……”

“你不是也一次一次伤害过我?又该怎么算?”

这个问题好像难到他了,男人皱着两条浓眉,陷入纠结当中,就在冉瑶看准时机,作势逃跑的时候,严放突然啊了声。

有种大悟的豁然。

醍醐灌顶。

“你说得对,我伤害过你,所以——”

冉瑶咽了咽口水,心霎时提到嗓子眼儿。

他想说什么?

“所以,”严放扯出一抹笑,把上句话补充完整,“我也应该不得好死!”

冉瑶面色微变,眼底掠过惊疑,“你……”

“嘘!阿瑶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替她办到。哪怕,她想我去死!”

冉瑶小腿发软,目露惊恐:“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该用什么死法呢?”严放低喃,状若沉思,倏地唇畔漾开一抹笑,“阿瑶,你说。”

“疯子……你这个疯子……”

男人眼神放空,视线好像落到她身上,又仿佛透过她望着远处起伏的山峦。

“我知道,”他开口,表情并无悲喜,连声音都平静如水,“你怨我,厌我,恨我。”

冉瑶含泪,“不是……”

“也知道,你永远不会爱我。”严放自顾自开口,眼中邪肆被自嘲取代,显出几分苍凉和颓唐,但下一秒,却爆发出惊人光亮,灼烫而明亮,“这些都没关系,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就好了!”

雀跃且欣喜。

“现在,楚家和方家都完了,宋家垮台也不远,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还剩最后一件……”

冉瑶瞳孔紧缩,目露惊骇,“阿放不要——”

那一声,撕心裂肺。

却无法拉回男人决绝奔向悬崖边的身影,擦肩而过之际,冉瑶伸手,却只触碰到一片冰凉的衣角。

她扑上去,不管不顾。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残影蹿出,比她更快冲向崖边,险险扣住严放手腕。

是宋子文。

冉瑶双腿发软,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身心俱疲,在看到宋子文的一瞬间,紧绷的弦才松懈下来。

蔡勇眼疾手快在她肩上扶了一把,然后,急速冲上前帮忙拖人。

严放整个身体都悬挂在崖边,见到宋子文,第一反应不是有救了,而是愤怒,彻头彻尾的愤怒。

“你怎么在这里?!”

宋子文两手拽起一个成年男性的重量,此刻正趴在悬崖边,手臂青筋暴突,冷不防听到严放来这么一句。

原本面无表情的脸霎时铁青:“关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的小命!”

“呵……”严放冷笑,眼里看不到对死亡的恐惧,只有一片遗憾的怅然,“到底还是小看你了,蟑螂命,拍都拍不死!”

蔡勇冲上来,让严放把另一只手给他。

后者毫不领情,冷笑:“谁他妈要你们救?撒手!”

蔡勇难以置信:“会死人的,你疯了?!”

严放油盐不进。

宋子文:“你死了不可惜,冉瑶却因此背负一条人命,你既然爱她,难道忍心看她一辈子活在愧疚当中?”

严放一时愕然,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

宋子文咬牙:“蔡勇,拉人!”

一小时后,市第三军医院。

“……肌肉拉伤,没什么大问题,这段时间少用力,注意休息。”医生把片子装好,递给宋子文,“去二楼拿药。”

“谢谢。”

蔡勇那边也包扎好了,他在用力的时候被山石刮伤手臂,腕口内侧留下一道约六七公分长的血痕。

“宋市。”他站起来。

“手怎么样?”

“皮外伤。”

两人往外走,宋子文:“严放人呢?”

“在五楼骨科。”

“什么情况?”

蔡勇沉吟一瞬,“好像伤到了肋骨,轻微内出血。”

想起严放被他们合力拉上来的时候,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伤到要害,那人……估计是真的疯了,连痛觉感官也一并丧失。

否则,一个普通人伤到肋骨,怎么会表现得不痛不痒,甚至还想对宋子文挥拳。

若非冉小姐在场,这两个男人恐怕是要你死我活强斗到底了。

叮——

电梯停在五楼,门打开。

两人迈步而出。

蔡勇:“你好,麻烦问一下,大约一个小时之前送过来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护士小姐看了他一眼:“名字。”

“严放。”

“你们是他什么人?”

呃……

宋子文上前:“债主。”

“……”

护士小姐目露防备,蔡勇忙不迭解释,这才套出消息——

“病人进了手术室,你们可能要再等等。”

“手术?!”蔡勇瞠目,送来的时候还神志清醒,怎么就进手术室了?

“强烈撞击导致肋骨骨折,内脏有出血现象,必须及时止血清淤。”

这时,宋子文手机响了。

是冉瑶。

他接通,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你们已经走了?”

“没有。在五楼。”

“等我。”

“你别急,慢慢来。”话还没说完,通话已经中断。

宋子文握着手机,一时怔忡。

很快,冉瑶提着两包东西从电梯里出来,“我买了盒饭,虽然不太好吃,将就着吃点吧。”

蔡勇看了宋子文一眼,伸手接过来,轻声道谢。

冉瑶转手去拿另外一份,递给宋子文。

男人没接,一双漆黑幽邃的眼睛盯着她,四目相对,望进彼此眼底,像要穿透灵魂。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他一开口,蔡勇就拿着盒饭避开了,把空间留给二人。

冉瑶:“没有。”

“算了,”一声怅叹逸出唇畔,接过她递来的盒饭,“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刚才检查过了?”

“嗯。”

“医生怎么说?”

冉瑶收手,目光看向别处:“没事。”

“我让小蔡送你回去?”

“不用,我等严放出来。”

宋子文陡然一默。

冉瑶从袋子里拿出自己那份盒饭,掰开一次性筷子,坐到对面的长椅上,低头,静静吃着。

宋子文坐到她身边,温热的掌心覆上她颤抖的手,一片冰凉,心疼的滋味霎时漫开。

不由放缓声调,前所未有的柔和:“都已经过去,没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