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放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时分,严放才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

冉瑶迎上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原本那么乖张狠戾的一个人,现在却只能苍白无力地躺在病床上。

“血止住了,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冉瑶跟着去病房,宋子文稍稍一顿,抬步紧随。

这时,蔡勇上前,目露为难。

“宋市……检委小组那边……”

停下来,目送冉瑶一路进去病房,他才收回目光,转而落到蔡勇脸上,“什么事?”

“那边在催。”

“知道了。”说完,还是去了病房。

冉瑶搬了张椅子做到床边,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眼神凝滞,一片怔愣。

宋子文走到她身旁,抬手,轻轻落在女人肩上。

“瑶瑶,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等我回来再向你解释。”

冉瑶轻嗯一声,却没有回头看他。

男人眼神稍黯,静静凝视,仿佛要将这道背影铭刻在记忆深处。

而后,转身离开。

临走前,交代蔡勇,“好好照顾她。”

“您放心。”

宋子文乘电梯到一楼,医院大门外,已经有一辆黑色轿车在静静等候。

他停下来,整了整外套,复又抬步,拉开后座车门。

倏地,动作一顿。

却也不过瞬间,很快便恢复正常,躬身坐进去。

“劳驾冉书记亲自走一趟,抱歉。”

宋子文平视前方,而他身侧位置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冉正斌。

他会出现在这里,多多少少让宋子文有些意外。

“今天中午蔡勇给我打电话,一直说出事了,问他怎么个情况又吞吞吐吐,后来直接喊救命,要哭不哭的样子。组里本来不打算放人,但是证据尚不充分,你还算自由身,这才破例一次。我担保你出来,自然有义务把你带回去。”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蔡勇语焉不详,是因为不确定冉正斌是否清楚他和冉瑶、严放三个人之间的事,所以不敢轻易松口。

至于,那么多人为何偏偏打给冉正斌求助?

一来,是冉正斌作为这次临时检查小组负责人,有这个权力。

二来,冉宋两家同属一系,且私交甚笃。

冉正斌:“所以,到底出了什么事?值得你在这种关键时期冒险脱查?”

那些证据虽然并不充分,但耐不住宋子文被盯上了,调查的节骨眼儿上,任何一点出格的行为都会被无限放大,甚至沦为新把柄。

宋子文:“我问心无愧,随便查。”

“不愿意讲?”冉正斌沉声反问。

宋子文深深看了他一眼,“我女朋友出事了,蔡勇搞不定,才会打电话求助……”

“跟这次调查有关?”冉正斌眉心骤紧。

“并无。”

“那怎么会闹到医院来?”说着,在宋子文身上扫视一番,便见他手上有细密的刮痕。

“争执过程中,有人受伤。”

冉正斌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暗道:还真是为了私事,而且看上去还像感情纠纷,也罢。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都不再开口,一路安安静静。

冉正斌怎么也没料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此刻就在医院里,也没料到未来某一天宋子文口中这个“出了事的女朋友”会是冉瑶。

……

严放进手术室之前,意识尚还清醒,只叮嘱了冉瑶一句话——

不能把他受伤的事告诉严家。

如此一来,能够照顾他的人只剩冉瑶。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严放已经恢复不少,精神状况也不错,至少,面对冉瑶的时候,不再像那日悬崖边的癫狂。

期间,严家并无动静,宋家也尚且安好。

冉瑶工作室、医院两头跑,有时候也把设计稿带到病房来画,一日三餐,不假人手,细心周到。

严放能够察觉她的改变,不再针锋相对,甚至于面对他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

心爱的姑娘就在眼前,明明是他梦寐以求,严放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阿瑶……”

“嗯?”她从设计稿中抬头,笔还没放下,另一只手把垂下来的发丝别回耳后,“怎么了?”

窗户玻璃照进来的阳光正好投映在她侧脸上,仿佛镀上一层金色光辉。

从严放的角度望去,恰好能将她脸上那层细小的绒毛尽收眼底。

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她趴在客厅茶几上做作业,而他坐在沙发上打游戏,一边看屏幕,一边偷窥她。

“又疼了?我去叫医生……”

“没有,”严放靠坐在床头,朝她摆手,“嘶……”

动作牵扯到肋下,令他倒抽一口凉气。

冉瑶皱眉:“你慢点,医生说不能大幅度动作。”

“没事,不疼,你过来坐,我们聊会儿。”

冉瑶放下铅笔,从病床对面的椅子挪到病床旁边的椅子,顺手替他掖了掖被角,“聊什么?”

“我好想从来没有问过你,到底喜欢谁。宋子文,还是楚骁?”

冉瑶顿住。

严放扯出一抹笑,依然邪肆张扬,却不带狠戾,少了几分攻击性,多了些男人的魅力。

原本他就生了张俊脸。

浑身上下散发出多数女人都喜欢的“痞坏”气质。

“虽然我也很想把自己加入到选项里,但我知道,你不会选,所以我就只问这两个人,先替你缩小范围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冉瑶借着倒水的动作,顺势垂敛双眸,递给他,“温的,喝点。”

严放接过来,喝了两口,“我想输个明白。”

“一定要回答吗?”

“我希望你回答。”即便黯然退场,也不会再有遗憾。

严放在心里默默说完后半句。

冉瑶没有考虑太久,抬眼的时候莞尔一笑,“宋子文。”

说出那个名字的瞬间,如释重负。

放下的同时,又多了点其他的东西。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笃定。

或许,是那天在山顶,他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给了她难以想象的安全感,那种感觉就像……

一颗心摇摇欲坠,却被人却用手托住了,然后告诉她——

不用害怕。

宋子文拉住严放的同时,也救赎了她的下半辈子。

原来,那种悸动一直存在,即便自欺欺人,也无法彻底摒弃。

对于这个答案,严放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那楚骁呢?他比宋子文差在哪里?”

“……感觉不一样。”

严放没有再问,只说:“我想喝排骨汤了,你上次炖的那种。”

“好,我回去做,下午给你送过来。”

“嗯。”

“有事的话直接按铃叫护工。”

严放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可真啰嗦……”

冉瑶走了,男人唇畔漾开的笑容逐渐收敛,静静靠坐在床头,漆黑幽邃的眼眸透出一股寂静。

半晌,仰头看向天花板,眼角隐约闪过细碎的光。

冉瑶先去超市,买好新鲜的食材,然后开车回到公寓。

排骨清洗干净,过水,沥干,然后放进紫砂锅,调至小火。

煲汤的时间,冉瑶在沙发上小憩,再次睁眼,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

窗外,夕阳西下,橘红的光亮渲染了半边天空。

厨房传出排骨的香味。

冉瑶看了眼挂钟,进厨房准备,大约一刻钟后,便提着保温桶出门。

赶在五点半之前去到病房,“阿放,你要的排骨汤……”来了。

后面两个字尚未出口,女人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因为——

病床空了。

冉瑶倒退一步,看门牌,是之前那间,她没走错。

正好一个护士走过来,她提着保温桶脚步慌乱地迎上去,另一只手抓住对方衣袖:“你好,请问这个房间的病人呢?是去做检查了吗?”

“5—7病房?”

“对!只有他一个人,叫严放。”

“严放啊,他办了转院手续,两个小时以前就被人接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