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温柔二击/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饭,冉瑶帮忙收拾碗筷。

宋子文抬手制止:“你去客厅坐会儿,我来。”

冉瑶心尖一颤,甩开他的手,几乎落荒而逃。

太暧昧了。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不该答应宋子文来家里吃饭。

“瑶瑶——”

男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温润好听。

“怎么了?”她走过去。

宋子文目露无奈,举着沾满泡泡的双手,“麻烦你帮我把袖子挽起来。”

“……哦。”

西装袖口,一圈,两圈,三圈……直至臂弯的位置。

“好了。”

宋子文又把另外一只伸过去,冉瑶低头,继续挽。

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女孩儿颤动的睫羽,像两把浓密的小扇子,轻轻开阖,仿佛挠在他心上,麻痒难耐。

“可以了。”

她后退半步,拉开距离。

男人眼神一黯,“谢谢。”

“嗯,没有其他事,我先出去了。”转身离开。

宋子文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忽明忽暗,罢了……

他告诫自己,不能急,不能吓到她,一切慢慢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看了一部老电影,结束的时候,刚好九点。

“谢谢你的晚餐,很丰盛。我先回去了。”冉瑶起身告辞。

宋子文也跟着站起来,穿好外套,“我送你。”

她没有拒绝。

车内,歌声缓缓流泻。

冉瑶没有开口,宋子文也不说话。

二十分钟后,黑色大众停在小区门口。

冉瑶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车灯的缘故,打在她脸上,竟透出一股苍白。

“瑶瑶……”

“嗯?”她睁眼,侧头看向窗外,“到了。”

推门下车。

宋子文绕过车头,走到她身边,扣住女人双肩,“我有话要说。”

女人睫毛轻颤,却因刻意垂敛双眸,叫人看不清她此刻眼中的神色。

她沉默不语。

他却丝毫感觉不到她的排斥,或者说,自动将她的冷淡屏蔽。

明明是温润如水的翩翩君子,说话做事却透着一股强硬。

高位练就的铁血,比与生俱来的霸道,多了几分内敛,效果却百倍逾之。

宋子文不需要她的同意,甚至可以无视她的拒绝。

因为——

有些话一定要说!

“我知道,一时之间让你重新接受很难,我不会逼你,但也请你不要拒绝我的示好,可以吗?”

可以吗?

他在询问,从未有过的……低声下气。

如果不是肩膀紧贴男人掌心,感受着炽热的温度,冉瑶可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宋子文。

两相而立,静默几许。

她在考虑,斟酌,忖度。

而他则在煎熬等待。

夜风轻拂,带着秋夜的凉意。

半晌,他听见她说——

“好。”

宋子文欣喜若狂,长臂一揽,将女人狠狠扣入怀中。

冉瑶闷哼一声,任由他抱着。

很快,宋子文就发现不对劲,因为怀里的女人在颤抖,“瑶瑶……”

将她放开,宋子文目光扫过,下一秒,面色大变。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冉瑶无力眨眼,豆大的汗粒自前额顺着鬓角滑落,脸色苍白如纸,下唇已经被咬破。

原来,她一直在忍……

宋子文心如刀绞,“别怕,我送你去医院。”

……

“急性胃炎,”医生刷刷开下药单,交给旁边的护士,“先挂点滴。”

“好。”

冉瑶的胃痛已经止住,但脸色依然很苍白。

宋子文轻轻揽着,让她靠在自己肩上。

医生叹了口气,目光扫过面前这对小情侣,哦不,男人看起来比较成熟,用“小情侣”形容好像不是很妥当。

“晚上吃了什么?”她问冉瑶。

后者没应。

宋子文替她说了。

“荤素搭配,口味也不算太重,按理说应该不会有问题的。那中午呢?”

这回宋子文没办法替她回答。

冉瑶沉默一瞬:“……没吃。”

“小姑娘,别嫌我啰嗦。仗着年轻,就不顾身体,等吃了亏才后悔,那可就完了。这胃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轻易死不了人,可它磨人,痛起来的时候,你刚才已经体会过了,不好受吧?”

冉瑶抿唇。

“趁现在还来得及,好好将息。”

“谢谢医生。”

“好了,先去病房吧,护士待会儿就过去给你打点滴,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就没事了。”

“嗯。”

这晚,冉瑶是在医院病床上睡过去的。

第二天睁眼,窗外蒙蒙亮,目光掠过近处,稍稍一顿,抬手抚上男人脸庞。

他就这样坐在椅子上,趴着睡了一晚?

“睡醒了?”宋子文睁眼,抬头,朝她露出一抹笑。

冉瑶早在察觉他将醒之际,便收回手。

闻言,轻轻点头。

“胃还痛吗?”

“不痛了。”

医生检查之后,确定没有大碍。

宋子文松了口气,“谢谢。”

“没关系。对了,你待会儿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记得拿点感冒药回去吃。”

冉瑶一顿。

宋子文忙说不用。

“怎么不用?!就你昨晚那样,趴着睡了几个小时,也没拿被子盖着,不怕感冒啊?”

“……”

医生摇头,叹息着走远:“现在的年轻人,为了爱情,连身体都不顾,操心死了……”

宋子文还是没打算拿药,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哪能这么轻易就感冒?

又不是纸糊的。

冉瑶抿了抿唇,不知出于担心,还是内疚——

“要不,还是买一盒抗病毒颗粒?有病治病,没病预防。”

男人眼里闪过惊喜,“瑶瑶,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她不说话了。

宋子文也不介意,他知道,她脸皮薄。

“买——”

一盒抗病毒颗粒愣是叫他整出参加拍卖会的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买了什么黄金玉疙瘩。

药房医生:长得人模人样,只怕脑子不咋灵光。

……

宋子文开车送冉瑶回家。

“我自己上去吧。”

他没说话,直接用行动回应——揽着她往楼上走。

冉瑶没有反抗。

她娇气,但不矫情。

昨天晚上都说开了,她想着,既然要慢慢来,总要给人机会的。

把人堵得太死,很多时候,也困住了自己。

试试吧……

出了电梯,冉瑶从包里摸出钥匙,宋子文顺手接过,把门打开。

“你先洗个热水澡,到床上躺一会儿,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男人送她进去卧室,没有东张西望,好奇打量,只细心叮嘱。

冉瑶看着他的眼睛,那么漆黑,却那般明亮。

一时之间,有些怔愣。

“傻丫头!”宋子文伸手抚上她的脸颊,“我有那么好看?”

“……不好看。”

“说谎。”

“你要在这里做饭吗?”她问。

宋子文点头。

冉瑶欲言又止。

“怎么?嫌我做的不好吃?”

“……家里只有炖锅,没有炒锅。”这还是她为了给严放煲汤才买的,至于饭菜,她只能请小区钟点工阿姨代劳,在自己家里做好,交给她,她再带去医院给严放。

“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去洗澡吧。”

说完,转身离开房间。

冉瑶拿了睡衣进去浴室,很快,传出水声。

宋子文拿着药进来,视线匆匆掠过那扇布满水汽的门,心跳快了半拍。

水是刚煮沸的,用玻璃杯装着,哼哧哼哧冒着白气,等她洗完出来,刚好晾成温水,恰合适。

……

冉瑶被一阵饭菜的香味叫醒,睁开眼,在被子底下伸了个懒腰。

转头看墙上挂钟,十二点半。

她睡了将近两个钟头。

掀开被子,下床,循着香味走到厨房,停在门口。

男人系着围裙背对站着,一只手揭开砂锅,另一手拿着汤勺搅拌。

香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此时,更显浓郁。

宋子文似有所觉,转身便见他的小姑娘站在门框边,穿着粉色凯蒂猫睡衣,脸色不复今早的苍白,总算红润起来。

“要尝尝吗?”他问。

冉瑶走到他身边,“炖了什么?”

------题外话------

不负责预测:明天小公举和老干部应该能结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