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他像水,无孔不入/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是个很有耐心的男人。

不管面对工作,还是感情,他总能以蛰伏的姿态,静待最佳时机。

有条不紊。

当天晚上,两人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时针指向九点,冉瑶:“不早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男人沉默一瞬,“我可以留下来吗?”

她摇头。

宋子文不再勉强,只道:“明天我来给你做早餐。”

冉瑶送他出门,始终没有开口挽留。

第二天,她起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三明治和热牛奶。

他说:“早。”

“……早。”

吃过早餐,冉瑶准备上班。

宋子文放下刀叉:“我送你。”

“不用。”他盘子里的东西还没吃完,牛奶也只喝了一半。

“这些等我回来再收拾。”言罢,行至玄关处换鞋,又取下外套穿好,“已经七点四十了,不急吗?”

冉瑶抿唇,她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一刻钟后,车停稳——到了。

宋子文:“如果方便,家里的备用钥匙能给我一把吗?盘子还没收,我的钱夹也落在客厅沙发上。”

“那你早上怎么进来的?现在才问我要,不会太晚吗?”话中带刺。

“生气了?”男人伸手摸她头发,被冉瑶躲开。

他收回手,表情如故:“钥匙是在门垫下面找到的,”他摸出来,捏在手里,“旧物辗转,也需要原主人同意才行。”

“不问自取,就是偷!”

“所以,我现在正式征求你的意见。”

冉瑶看了他一眼,“不、给。”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中午我来接你回家吃饭。”

“……”

哦,这个男人除了有耐心之外,脸皮也是一等一的厚。

十二点整。

露露推开办公室的门:“冉总,宋先生来了。”

冉瑶头也不抬,只当没听见。

“他现在人在外面……”

笔尖一顿。

“跟大家聊天。”露露把话说完。

冉瑶深呼吸,太阳穴在跳。

露露感受到一股莫名袭来的冷气压,缩了缩脖颈,装鹌鹑。

半晌,冉瑶起身,往外走。

还没到休息区,就听见李俐的声音:“……宋先生,警局那次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不客气。”矜持,冷肃,架子端得一套一套。

有些人自带气场,往人堆儿里一站,便如同打开消音键,霎时鸦雀无声。

显然,宋子文就是这一类型。

关键别人不说话,他也不会觉得尴尬,反而迷之享受这种沉寂。

李俐硬着头皮说完,脚底抹油,溜得贼快。

转身撞见冉瑶,她叫了声“冉总”,宋子文眼前一亮,拨开人群,走到她身边,长臂一揽,“饭好了,我们回去?”

人群中传出“哦~”的一声。

“那冉总,今天的外卖我就少叫一份喽?”

宋子文:“明天后天也可以省了。”

“好叻!”应声虫似的。

冉瑶:“……”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谁才是老板啊啊啊!

回家途中,宋子文打开音乐,轻柔舒缓的调调钻进耳朵,冉瑶打了个呵欠,突然有点想睡觉。

“休息一会儿,到了叫你。”

“哦。”然后,她就真的闭眼睡过去了。

接下来几天,工作室叫外卖,还真直接就跳过了冉瑶。

露露:“您回家吃香的喝辣的,还惦记什么外卖啊?这些东西能跟宋先生做的相比吗?”

言下之意:身在福中不知福,暴殄天物啊妈妈咪!

冉瑶表情是沉默的,内心是崩溃的。

宋子文就像水,没有火的攻击性,却无孔不入,渐渐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直至,成为习惯。

半个月后,宋子文混成了冉瑶小区附近菜市场的熟客。

“宋先生,又来买鱼啊?”

“嗯。”

“今儿早上才到的花鲢,新鲜着呢!”鱼贩子随手捉了一条,捞起来,鱼尾有力,可劲儿扑腾,“你是老顾客,还按之前的价格。”

“那就这条。”

“得嘞!这次又打算做什么鱼给女朋友吃啊?”

“酸菜鱼。”

昨天他问冉瑶有没有想吃的,她说了这个。

鱼贩子一边利索地刨掉鱼鳞,一边调侃:“您这个男朋友,简直当得没话说!”

宋子文淡笑依旧。

他怕,自己做的还不够。

……

冉瑶很神奇地发现,最近来她家敲门大婶有点多啊!

这些人都是小区的老住户,虽然平时见面会打招呼,可还不至于关系好到找上门吧?

“王大婶,你这是……”

“哟!冉小姐你在家啊!”

冉瑶懵逼地点了点头。

今天周六,休息日,她不该在家吗?

“您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上次我脚崴了,是你家宋先生带我去便民中心检查上药。这不是听说你爱吃水煮鱼,刚好我那儿有四川老家带回来的胡辣椒,给你们匀了一半。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可千万要收下!”

噼里啪啦说完,不等冉瑶回应,直接把东西往她手里一塞,转身走人。

“……”

搞什么鬼?

下午。

叮咚!叮咚!

冉瑶起身去开门,“邹师母?”

“瑶瑶你在啊!宋先生出去了?”

“嗯。您找他有事?”

隔壁栋的邹老师曾在T大任教,早些年就退休了,冉瑶称呼他妻子一声“师母”也不为过。

平日里关系也还算融洽。

“没事!你在家也一样,我就是送点自己做的芡粉过来,上次听宋先生说炒的肉片不够嫩,我就想着可能是芡不好,你让他试试我的的。”

“……好。”

“那我先走了。”

傍晚,宋子文回来,脱了鞋就往厨房走。

他还要赶着做晚餐。

冉瑶关了电视,跟上去,幽幽发问:“你什么时候跟小区那些大妈大婶混熟的?”

把淘好的米倒进电饭锅里,宋子文把手擦干,“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你先回答。”

“经常在菜市碰到。”

“你经常去菜市吗?”

“嗯。那里的东西比超市新鲜,尤其蔬菜和鱼虾。”

冉瑶很难想象,西装革履的宋子文走进菜市和商贩讨价还价是什么样子。

他的是本该指点江山,乾坤尽握,如今却屈居厨房,干着家庭主妇的粗活。

“你别给我做饭了。”冉瑶突然开口。

宋子文浑身一震,眼中慌乱仅仅持续了零点一秒。

他沉声:“我做的不合口味?”

“……不是。”

“我的存在很碍眼?”

“没有。”

男人一抹,薄唇稍抿,“你总该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依你的身份,不该做这些。”她说。

“那我该做什么?”

“回去上班。”

“傻姑娘,我现在还在接受调查。”宋子文抓住她两边肩头。

冉瑶抬眼,流露狐疑之色。

“怎么,不相信?还有,你刚才说——依我的身份?什么身份?”

“大名鼎鼎的宋市长。”

“可我现在只是你的追求者。”

“……”

吃过晚饭,宋子文例行一问:“我今晚,可以留下吗?”

也许是没听见,也许注意力还在电影片尾曲上,冉瑶回应慢了半拍。

就是这半拍之间,宋子文得寸进尺,反身把她扑到在沙发上。

冉瑶目露愕然:“你做什么……”

“瑶瑶,给我个准话,还要等多久?我怕,自己会发疯。”

“你先起来!”

男人身体一沉,让她感受他的炽热。

喉结滚动,“我不是圣人……也有欲望……没办法坐怀不乱……”

说着,低头亲吻。

从一开始浅尝试探,到渐渐深入,慢慢放肆,他在揣摩她的心意,探知她的底线。

冉瑶捶他肩膀,双腿蹬得厉害。

到后来渐渐无力,渐渐疲软,渐渐为他情动。

熟悉的身体,熟悉的味道,还有男人那张熟悉的脸,一时间,她竟有些分不清现在和五年前。

曾经,他们也是这般亲密。

矜冷的宋子文会在床上为她发疯发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