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东风压倒西风/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想结婚,稀罕程度不亚于铁树开花。

对此,宋家人乐见其成。

老太太最高兴,笑得满脸皱褶,她盼望许久的小曾孙总算是有着落了。

“你们的事,冉家知道吗?”一直保持缄默的老爷子突然开口。

宋子文摇头。

“如果我没记错,冉家这一代统共就得了一个女娃娃,就凭你一个离过婚的老男人还想娶人家的掌上明珠?”

离过婚的老男人……

老男人……

庞女士嘴角一抽。

宋父轻咳,被口水呛的。

宋青和宋白对视一眼,直接笑出声。

老太太目露瞋怪,“瞎说什么呢?”多伤人。

宋子文却并不觉得老爷子这话难听,毕竟,句句属实,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冉家会同意吗?尤其,在得知他和冉瑶曾经有过一段长达四年的地下恋之后……

待大家都散了,各自回房休息以后,庞女士叫住小儿子,“白白,你过来。”

“妈?”宋白走过去,手里还拿着啃掉一半的苹果,烤串儿吃得他口干舌燥。

“我问你,老大和冉瑶究竟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宋白一脸茫然。

“嗤——装得还像模像样,”庞佩珊面色陡然一沉,“少搁我这儿打哈哈。”

宋白嘴唇嗫嚅了几下,好纠结。

“他们是不是很久之前就在一起了?”

“?!”

“说话!”

“……是。”

庞佩珊面色阴晴不定,看得宋白胆战心惊。

“妈,你不喜欢冉瑶啊?”

庞女士幽幽一叹,“喜欢有什么用?冉家那关可不好过。对了,你把他俩的事情从头到尾说给我听,敢隐瞒一个字试试?”

“那什么……我也不是很了解诶。”

“那就说你知道的。”

“……”

第二天,宋子文按时接冉瑶下班。

回去路上,“我妈他们已经知道了。”

宋子文突然开口。

冉瑶“哦”了声,平平淡淡。

男人攥住方向盘的力道一紧,为她方才并不重视的散漫态度。

“我说,我们会结婚。”

没有得到回应。

宋子文转头一看,冉瑶已经睡着了,侧颜恬静。

眼里闪过失落,胸口郁郁发闷。

之后,他又多番试探,冉瑶皆不予回应。

是夜,被浪翻涌,嘤咛夹杂着喘息,奏响美妙动人的乐曲。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低吼,宋子文才停下来,眼前的眩晕仍在持续,白光闪过,余韵悠长。

冉瑶推开他,转身背对,往上拉了拉被子,盖住肩头。

每一个毛孔都极尽舒张,每一寸神经都跳跃着兴奋,棉被下的身体因过于猛烈的冲击而战栗。

她咬住手指。

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她喜欢这种男女之间的游戏。

而宋子文将分寸掌握得极好,不仅满足自己,还取悦了她。

下一秒,被子掀开,冉瑶被打横抱起。

宋子文:“带你去洗澡。”

“嗯。”

浴室里,难免擦枪走火,宋子文却总能在紧要关头刹住车。

他是个克制的男人。

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心里永远有杆秤。

他的女人不需要多聪明,多厉害,只要牵着他的手,由他带着一步步往前走,就永远不会踩进坑里,或者掉进陷阱。

时间赋予老男人优势,让他有足够的资本保护爱人。

曾经,严放问冉瑶,宋子文和楚骁有什么不同。

她说:感觉不一样。

可究竟怎么个不一样,却并未多谈。或许,那个时候冉瑶自己也不大清楚。

如今她似乎有点明白了。

遇见宋子文的时候,他便是成熟稳重的模样,带着岁月沉淀的魅力。

而遇见楚骁,正值少年青春飞扬,朝气蓬勃。

“在想什么?”

冉瑶目光聚焦,凝视男人脸庞,眼底闪动着莫名晦涩的情绪。

宋子文迎上她的打量,看穿晦涩之下掩藏的纠结与彷徨。

“其实,很多东西和想象中并不一样。”她说。

男人喉结滚动,“但总有可追寻的相似之处。”

“或许吧。”她轻叹,眼神莫名悠远。

宋子文拿起喷头,替她冲掉后背及肩头的泡沫,“瑶瑶,你不能后悔了。”

“如果……”

“没有如果。”打断她,强势而果决,男人一字一顿,“你是我的。”

冉瑶凑近,靠在他肩头,讷讷出声:“那你呢?你是我的吗?”

“是,我是你的。”

那夜,宋子文像受了刺激,压着她,一遍遍攻城略地。

温热的唇从头发丝游走到脚趾尖,吻遍女人身体每一处。

像个不安的孩子,急于得到保证,横冲直撞。

酣战至天边破晓,宋子文俯在女人肩窝,他说,“不要放弃我……”

冉瑶忍受着不适,偏过头,早已泪流满面。

曾经,她是坚定而孤勇的,而他漫不经心。

如今,她想试着漫不经心,可他却变得慎重而执拗。

两个人的爱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

察觉到她的态度,宋子文不再提“结婚”。

宋家那边,似乎也一改急切,变得耐心起来。

宋青似乎明白了什么,平时轻易不再追问哥哥的感情生活。

只有宋白,一头雾水。

“妈,你不催我哥结婚了?”

“催有用吗?”

“可……”不催那不是更没用?

庞女士喝了口养生茶,继续练瑜伽:“他自己作的孽,总要还。”

而她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给两人提供一个自由的空间。

有些心结,总要时间去化解。

……

秋天渐行渐远,转眼,入了冬。

宋子文在11中旬官复原职,低调地重回岗位。

蔡勇更进一步,却依然唯“宋”马首是瞻。

不乏别有居心者试图打散两人之间稳定的联盟关系,可终究徒劳无功。

12月,蔡勇和第二任妻子举行婚礼。

在会宾楼订了两桌,请的多是圈内人,宋子文作为他的顶头上级,携冉瑶出席。

推杯换盏间,大家都对冉瑶的身份很是好奇。

直到蔡勇一声“嫂子”,大家恍然明悟过来,开始朝着冉瑶敬酒,其中不乏本地新闻台常见的几张面孔。

宋子文抢在冉瑶伸手之前,率先接过酒杯,“我替她喝。”

言罢,仰头饮尽。

高高在上的宋市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更猛一轮的攻势展开。

宋子文来者不拒。

冉瑶在桌下扯他衣袖:“少喝点,小心醉了。”

“我有分寸。”温柔的掌心包裹住女人的手。

男人们喝酒,女人们便吃菜聊天。

能够出席今天这样的场合,无一例外,都是正牌大老婆。

她们不见得有多漂亮精致,但说话谈吐皆一派端庄,不难看出良好的家教。

蔡勇的新任妻子比他小五岁,说不上惊艳,但气质很好。

席间,也不乏想和冉瑶攀关系的女人,有意无意地捧着她,妙语连珠,舌灿莲花。

冉瑶客气地应着,疏离却也不会太给人距离感。

遇到那些出言试探,或者想为自己丈夫求什么的女人,她都快速反应过来,再从容不迫地挡回去。

既不会让对方难堪,也不会令自己为难。

一番攀谈下来,这些女人都不敢再小觑冉瑶。

想想也是,能够让宋子文以身挡酒,这般维护,没点本事怎么说得过去?

冉瑶惊讶于自己的游刃有余。

她觉得,她不会喜欢这样场合,可真正置身其中,却又不觉得那么讨厌,至少没有想象中的深恶痛绝,无法呼吸。

毕竟,冉母没少带着她赴这样的饭局。

耳濡目染之下,她竟也学得几分。

最后,宋子文还是醉了。

冉瑶扶他坐进副驾驶,蔡勇带着新娘子和其他人来送,冉瑶说了几句祝福新人的话之后,便客气地告辞。

驱车至公寓。

“阿文,到了,先醒醒,回家再睡……”冉瑶轻轻拍他肩膀。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