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轻不了,冉家父母杀上门/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抓住她的手,拖到脸颊边,轻轻磨蹭。

双眼仍然紧闭,只有睫毛稍稍颤动。

“瑶瑶,我很高兴。”

“高兴什么?”冉瑶没有把手抽回来,任由他握住,感受着来自男人掌心的温度。

“你愿意陪我赴宴。”

“人家送来的请帖上也有我的名字,难道不应该去?”冉瑶轻笑。

“嗯,以后都会有的。”

女人陡然一默。

宋子文慢慢睁开眼,黑色瞳孔泛起迷离的光,有些怔愣地看她。

半晌,咧嘴一笑。

冉瑶也随之莞尔,“醉了?”

他说没有。

“以后别喝那么多了,学学人家蔡秘书,能不动杯子就不动,实在躲不过才意思意思,别傻傻的来者不拒。”

“只有这一次。”

“嗯?”

宋子文:“因为,他们敬的是宋夫人,当然要给面子。”

冉瑶熄火,拔掉钥匙:“走吧。”

男人没动。

她便也这般静静看着。

到底是宋子文率先败下阵来,乖乖下车。

两脚沾地,试图站直,却一个晃悠,踉跄着后退半步,冉瑶及时将他扶稳,“小心点。”

宋子文顺势偏头靠在她肩上,暧昧地嗅着,像个小流氓。

熟悉的香味萦绕鼻端,任谁也不可能经得住这般诱惑,宋子文是男人,他也不例外。

偷亲一口,再一口。

等冉瑶扶着他进了电梯,右边脖颈已经湿濡濡的。

“还说没醉……”她后仰,清醒时候的宋子文哪有这么粘人?

他但笑不语,继续亲。

幸好电梯里没人。

冉瑶开了门,蹲下来。

宋子文惊愣,喉结轻动:“你……做什么?”

“换鞋。脚抬起来。”她拍他左腿,低头的动作,露出一截雪白的后颈。

“我……自己来。”男人声音沙哑。

冉瑶动作一顿,起身,“好。”

她换了自己的拖鞋,往客厅走。

宋子文站在原地,有点懵。

半晌,反应过来,匆匆忙忙换上拖鞋去追她。

男人坐到沙发上,而冉瑶坐在他腿上。

“瑶瑶……我没醉……我说的,是真话。”

她轻嗯一声。

宋子文却并不打算就此作罢,“你还没说,以后愿不愿意陪我出席今天这样的场合。”

“很晚了。”

“为什么顾左右而言他?”

冉瑶看了他一眼:“我不想回答。”

今天这样的场合,能够陪在男人身边的都是合法妻子。

他还没放弃结婚的念头,非要从她这里要一个答案,曾经的宋子文不会强求,也不会执拗。

如今,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瑶瑶,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下一秒,已经吻住她的唇,将人压到沙发上。

……

第二天,冉瑶是在床上醒过来的,身上穿着睡衣,清爽干净。

想来,他做完之后,替她清理过了。

九点整,抵达工作室。

忙碌的一天转眼即逝。

昼短夜长的深冬季节,不到六点,天已经黑透了。

冉瑶最后一个离开,关好水电和门窗,锁好门,乘电梯离开。

到了楼下,看到熟悉的黑色大众,里面没有人。

站着等了两分钟,宋子文从对面过来,手里还提着两包菜。

虽然已经官复原职,不再像之前那样清闲,但只要有空,他都会自己在家做饭。

“买了什么?”冉瑶系好安全带。

宋子文把两包菜放到后座,“鱼,胡萝卜,莲白,豆腐,茄子。”

到家六点半,冉瑶打开暖气,把两人的外套和围巾挂到衣帽架上。

宋子文撸起袖子往厨房走,很快,传出切菜的声音。

冉瑶淘米,倒进电饭锅,她的任务就完成了。

七点整,一荤一素一汤准时上桌。

吃完,冉瑶洗碗,宋子文帮着擦干,然后放进橱柜里。

一切井然有序,宛若老夫老妻——上班下班,做饭洗碗。

收拾好,两人坐到沙发上,宋子文看电视,冉瑶就枕在男人大腿上玩手机,偶尔用简易软件修一修设计图稿。

冉瑶发现,她竟然喜欢这种规律到极致的生活。

明天周六,两人休息。

所以,晚上可以尽情折腾。

宋子文洗完澡,冉瑶这边刚好结束和父母的视频聊天。

他扑过去,能控制住她,却不至于压到她。

吻顺势落到女人耳后,顺势往下……

冉瑶手一抖,哐当——

手机砸在木地板上。

“嘶……你轻点……”

“轻不了。”

那头,拿着手机的冉父和冉母震惊地对视了一眼。

轻点?

轻不了?!

那分明是自家宝贝女儿和一个男人的声音!

然后,更令人脸红心跳的还在后面,细碎的嘤咛,粗重的喘息,若有似无的低语和求饶。

冉母赶紧挂断,拍拍胸口,安抚心跳。

老脸却不自觉染上绯色,这……

冉父早已攥紧拳头,红着眼睛,咬牙切齿:“那个男的是谁?!我要扒了他的狗皮!”

“老冉——你站住!大晚上去哪儿啊?!回来——”

“让开!你别拦!”冉正斌眼眶通红。

他捧在手心大半辈子的女儿叫臭男人给欺负了!简直岂有此理!

那是他的宝贝,他的心肝儿!

“叫警卫员,马上打电话!我现在就要去京都!”

“老冉,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他妈现在想杀人——”

向来以儒雅著称的冉书记也有狂暴粗口的一天,隔壁机关大楼的灯纷纷亮起来,趴在窗户看热闹。

其中不乏老友,还以为两口子吵架,忍不住披了衣服下楼来劝。

冉母气急之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你给我清醒点!大家都在看,你发疯不要紧,毁了瑶瑶的名声看我怎么收拾你!”

冉正斌这才反应过来,登时收敛了脾气,任由妻子带回家。

远远看去,嗯……像条蔫头耷脑的小狗。

关上门,冉母一把揪住丈夫耳朵往客厅走,“冉正斌,你是不是傻?大晚上嚷嚷什么嚷嚷?生怕全世界不知道瑶瑶被欺负了?”

“可是着急啊!”老眼之中,险些挤出泪来。

冉母一看他这样,顿时心软不已。

“我知道,你担心女儿,我就不担心吗?那可是我生出来的……”说着,两行清泪一淌。

冉正斌手足无措。

“菁菁……”他叫妻子小名,“你别哭了,这还等你拿主意呢!”

冉母果断擦干眼泪,咬了咬牙:“明天,明天一早我们就去京都,倒要看看哪个臭小子诱拐我女儿!”

今晚注定难眠。

天不亮,冉家父母就出发了。

八点,车停在冉瑶公寓楼下,两人下车,朝警卫兵打了声招呼,便乘电梯上楼。

冉瑶这套房子原本是租的,后来合同到期,房东打算出手,冉瑶就直接买了,重新装修之后,十分乖巧地往家里邮了一把备用钥匙,称:欢迎老爸老妈常来看我!

前些年,冉母跑得勤,经常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冉正斌那边虽然没说什么,但冉瑶不想让她爸“独守空房”,就让冉母回去了,不要经常来,美其名曰她要自己学着独立。

之后,冉母来得就少了,想女儿就视频聊天,倒也方便。

不过备用钥匙却一直在她手里握着。

不曾想,今天倒派上用场。

“发什么愣?你倒是开啊!”冉母催促。

冉正斌退后半步,把钥匙还给她:“还、还是你来吧……”他怕自己看到什么承受不住的画面,血压升高,两眼一闭就过去了。

冉母恨铁不成钢,剜了他一眼:“我来!”

门打开,入目是干净整洁的客厅,两人对视一眼,往里面走。

过了玄关,进入客厅,沙发上散落的衣物格外扎眼。

有男款银灰色睡袍,还有女款棉质睡裙,瑶瑶最爱的粉色……

冉母咬了咬牙,心头明明气得滴血,面上却越发平静。

冉正斌已经开始从上衣衣兜里掏降压药,他的宝贝女儿……

------题外话------

解释一下,之前宣布新文1月28号开更,但是鱼没说旧文1月28号完结啊!大家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另外,完结之前会有一次爆更,时间大概二月初,具体几号再通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