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公主和将军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至寒冬,地宫的暗河已经结冰。

宜安穿着阿玄带进来的棉袄一点也不觉得冷。

外面那层布料是正红色,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鲜艳的东西,很是欢喜。

原本每天两顿的饭,在她一次次恳求下,变成了三顿。

也就是说,她每天能够见到他三次。

“阿玄,你怎么一年四季都只穿这一件衣袍?不冷吗?”

“不冷。”

“我听父……亲说过,习武之人有内功可以御寒,是这样吗?”

“嗯。”

“现在是几月几号?”

“腊八。”

宜安对着手掌哈了口热气,笑着问他:“那你喝腊八粥了吗?”

“腊八粥?”

“哦,我忘了你们齐国人没有过腊八节的习俗。”她垂下眼睑,睫毛轻颤。

“什么是腊八粥?”

“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腊八粥者,合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江豆、去皮枣泥,开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宜安越往下说,瞳孔就越亮,最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像她已经吃过了,眼下正在回味。

“我走了。”男人收好碗筷。

“啊?这么快……”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小小声,可练武之人是何等耳力?

男人加快了脚步。

宜安靠在石壁上,下意识紧了紧棉袄。

今年冬天可真冷啊……

晚上那顿,男人送来了她心心念念的腊八粥。

“……好香啊!还是热的……”

阿玄没说话,眼神却格外柔和。

宜安喝了一口,惊讶得说不出话,“这个味道……”跟以前御膳房做出来的几乎一模一样。

她想问阿玄是从哪里弄来的,可转念一想,大耀已灭,萧季承必然已经入主湛都,宫殿还是原来的宫殿,御膳房也还是从前的御膳房,只不过换了一个主人而已。

能做出同样味道的饭菜一点也不奇怪。

“阿玄,你要不要也尝一口?”

男人摇头:“我吃过了。”

“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太甜。不喜欢。”

“……哦。”她低头,继续喝粥。

这次,男人却没有急着收拾碗筷离开,而是从袖管里抽出一根白蜡烛。

宜安微怔。

大耀习俗,每逢腊月必围猎,以捕获的禽兽祭祀先祖,祀礼中,族人手奉白烛,以示虔诚,称蜡祭。后来演变为女子放灯祈愿,男子作火把舞。

“没有祈愿灯,只有这个。”阿玄拿出打火石,嚓——

蜡烛蹿起火苗,霎时照亮一方。

宜安顺势望去,男人英俊的侧脸在烛光映照下变得分明,不再是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阿玄,你真好看。”

她看男人的同时,男人也在看她。

“你……”喉结轻动,“更好看。”

宜安笑了,伸出一根手指去截断火焰,然后飞快挪开,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心惊。

——美得心惊。

“这个时候如果有酒就好了。”

“有的。”他鬼使神差开口。

宜安眨眼。

男人走到暗河旁一处石架前,扎稳马步,就势用力。

伴随着一声闷响,石架开始挪动。

从宜安的角度望去,恰好可以看见男人手臂因用力而凸起的肌肉线条。

石架原本的位置出现一个深坑,她走过去,“竟然是酒窖?!”

阿玄取了最小的那坛,“要喝吗?”

宜安点头。

一支蜡烛,一坛烈酒,相对而坐的男女。

孤寂凄冷的地宫,似乎也变得温暖起来。

至酣处,宜安醉眼朦胧,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开心过了,“阿玄,你姓什么?”

“卫。”稍稍一顿,“卫青玄。”

“青玄……”宜安低喃,“真好听。”

他却没有反过来问她。

也许,他什么都知道,宜安想。

“你会嫌弃我吗?”她突然开口。

男人下意识摇头。

她不是他的谁,他有什么资格嫌弃?

女人却因他这句话忽然高兴起来,猛地灌了一大口,动作太急,以致于酒液浸湿了领口,让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醇香。

“阿玄,你真好,”美人一笑,倾国倾城,她越过中间的蜡烛,凑到他面前。

四目相对,男人一双瞳孔幽黑沉静,女人醉眼惺忪。

暧昧的气氛迅速发酵。

她问:“那你想要我吗?”

男人猛地背过身,“我该走……”

下一秒,浑身僵硬。

宜安从后面拥住他,细碎的吻落在男人侧颈上,“你刚才明明说了,不会嫌弃我。”

“安安……”

“阿玄,我好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可以吗?”

回应她的,是男人粗暴又狂放的吮吻。

恍惚中宜安看到他泛起猩红的眸子,那一刻她心安了。

父皇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最直接的体现是欲。

地上很凉,朔风呼啸,暗河结成的冰棱散发出寒气,但身体是暖的。

白烛燃尽,黑暗中,女人的娇吟与男人的闷哼融为一体。

宜安做了个很长的梦,有父皇,有母妃,还有萧季承,却唯独没有阿玄。

她觉得自己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浑浑噩噩,寻寻觅觅……

醒来那一刻,她无比庆幸,原来是场梦。

酸痛的身体昭示着昨夜的狂乱,她身上盖着那件红色夹袄,四下张望,却遍寻不到男人的踪迹。

走了?

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可以理解,阿玄毕竟在宫内当差,人多眼杂……

以往送饭的时间,宜安满心欢喜,又可以见到他了。

但最终等来的却是……

“萧季承?!”

“普天之下,敢连名带姓唤孤的,只有你一个!哈哈哈——”

男人身长八尺,肌肉昂藏,脸颊蓄满络腮胡,身上冰冷的甲胄还散发出血腥气。

那些恶心的记忆像开了闸的洪水,几欲将她湮没。

宜安后退,后背抵在石壁上。

萧季承却悠闲地踱着步伐,享受逗弄猎物的乐趣。

他就是要她怕,要她畏,然后,亲手将那一身傲骨打碎。

名动天下的公主又怎样?

还不是在他身下婉转承欢?

萧季承伸手,女人飞快扭头,嫌恶的眼神,如避蛇蝎。

“宜安,你为什么总是学不乖?嗯?孤对你,还不够耐心?”

宜安冷笑。

男人掐住她脸颊,扳正:“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过得很好,皮肤越养越嫩,难怪我儿对你念念不忘,甚至,染上那种隐疾。你可真是个小妖精,专勾男人的魂儿……”

萧季承卸掉甲胄,只剩中衣,像头饿狼朝女人扑来。

“滚开——”宜安一个旋身,摘下头上的木簪,抵住脖颈,“如果你想要一具尸体,那就尽管过来!”

“哈哈哈……”男人大笑,“宜安哪宜安,怎么连你也玩起了贞洁烈妇的小把戏?若是要自尽,早在第一次被我要了身子的时候,就该这么做了,可是,你没有。”

所以,萧季承并未命人收走她身上的饰物。

这是个聪明的女人,他从她眼里看到了活下去的渴望,像被狮子咬断腿的麋鹿,流着血也要竭力奔跑,而非束手待宰。

“睡都睡过了,一次和两次有什么区别?你至于现在才来寻死觅活?”

宜安不知想到什么,莞尔一笑。

晃花了男人的眼,也撼动了一颗帝王之心。

原来,她笑的时候,这样美丽……

“不一样了,”宜安看着他,竟流露出一丝公主的高傲:“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再让你弄脏这具身体。”

再?

萧季承拧眉,他听不懂女人的话,但帝王,从来不受威胁。

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他赌她不敢,赌她想活。

宜安没有惊慌,更没有恐惧,她只是坦然地将木簪一寸一寸送进肉里。

阿玄……

我是干净的。

------题外话------

鱼第一次写古言,不值得推敲,也经不起考究,大家多多包涵。

另外,文中关于腊八粥的记载引自——《燕京岁时记·腊八粥》和《祀记·郊特牲》。上一章檄文借鉴骆宾王《代李敬业讨武曌檄》

十一点左右还有一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