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公主和将军4/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綦侥幸逃脱,却身受重伤,带着两名下属连夜赶往湛都。

他想见她最后一面。

宜安自落胎起,身体便日渐虚弱,原本绝色风姿更添孱弱美态。

御医的方子换了一帖又一帖,汤药灌了一盅又一盅,依然不见起色。

摇翠知道,娘娘这是心病。

那日,撷芳殿内传出的惨叫,至今还犹然在耳,很快,便传来小皇子胎死腹中的消息。

陛下大怒,斩了当日在殿内伺候的所有宫女太监。

摇翠是之后才被提拔上来的。

之前在浣衣局的时候,就曾听人说起,撷芳殿的贵妃娘娘是何等绰约风姿。陛下自打纳了她,便很少再去其他嫔妃宫中走动,就连当初圣宠正眷的玉嫔娘娘也逐渐被冷落。

摇翠五岁进宫为婢,家里穷,没念过多少书,只偶然一次在御花园中见到某位贵人煮酒赏雪,兴至酣处,竟念起诗来。其中有一句,她至今都还记得——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她想,那位贵妃娘娘,也该当如此吧?

直到——

她被掌印内监挑中,成为新一批去撷芳殿伺候的宫人。

他们之中,有的战战兢兢,有的如履薄冰,都怕陛下再来一次屠宫,有积蓄的宫女太监开始找人脉,稍稍运作,便又选了人来顶缸。

摇翠也算小有积蓄,都是省吃俭用、一点一滴攒起来的,她不想便宜那些大太监。

可能同一批进来的人都不大机灵,竟叫她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成了娘娘的贴身宫女。

摇翠才慢慢发现,“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贵妃似乎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快乐。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才失去了亲骨肉。

御医说,如果调理得当,娘娘很快就会再度有孕,不必伤感。

摇翠觉得很有道理,既然小皇子已经没了,那就应该尽早调理好身子,只要圣宠还在,就能有第二个、第三个小皇子。

可贵妃娘娘似乎并没有想通。

她经常穿着单薄的衣裳,在窗前一站就是一整天,什么都不做,只是固执地看向远方。

好像那里有她极度渴望的东西。

摇翠不知道作为独占帝宠的贵妃,还有什么东西是她想要却得不到的。

陛下常来宫中看望,十次中有八次都吃了闭门羹,还有两次只在殿外稍坐一番,便起身离开。

偶尔,还会让贴身太监送来一些好玩有趣的物什。

听说都是国库里的宝贝!

但贵妃娘娘一次都没正眼瞧过,提起陛下,眉眼之间除了厌恶,便是憎恨。

摇翠越发看不懂了。

“娘娘,您要喝水吗?”

为了方便照顾贵妃,入夜后,摇翠就和衣睡在寝床旁的小榻上。

“扶我起来。”

“……是。”

宜安坐在铜镜前,“摇翠,你去把殿内所有蜡烛都点上。”

“所有?”

“是啊,所有……”宜安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莞尔一笑,眼底竟流露出罕见的温柔,“我怕他找不到我。”

摇翠不知娘娘口中那个“他”是谁,也没有多嘴去问,只遵命行事。

很快,沉寂数月的撷芳殿灯火通明。

“娘娘,好了。”

“你来……”她招手。

摇翠上前,宜安把梳子递给她:“会梳头吗?”

“之前学过一点。”

“就梳个……”宜安稍顿,“同心髻,会吗?”

摇翠点头,虽然心中惊疑大半夜为何娘娘突然想要梳妆打扮,但手上动作却十分麻利。

做奴婢的,不需要问太多,照做就好。

“娘娘,可以了。”

宜安对镜端详,夸赞道:“你的手,很巧。”

摇翠受宠若惊,还没来得及磕头谢恩,便听娘娘低吟轻喃——

“侬既剪云鬟,郎亦分丝发。觅向无人处,绾作同心结。”

摇翠不太懂其中的意思,但隐约知道,这可能是一首情诗。

宜安原本苍白的脸上飞快泛起一抹红晕,又亲手为苍白的唇点上口脂。

“摇翠,你替我把那套红色襦裙取来。”

“是。”

一刻钟后,倾城绝色的女人立于殿中,一袭红衣刺得人双眼泛疼。

摇翠一直都知道,贵妃娘娘很美,美到咳嗽的时候,都因孱弱之态而惹人心怜;却从未见过她如此美艳毕露的一面,红衣如血,长发成髻,像一团火焰,带着光和热,绝望而纵情地燃烧着。

“娘娘……”

宜安抚上自己脸颊:“我美吗?”眼里流露一丝期盼。

“美。”

她很开心,亲自打开殿门,站在台阶之上,迎着风,宛若飞升的仙子。

摇翠突然生出一股恐惧,就在她迈步上前准备劝娘娘回到殿内之际,空气开始不正常地波动。

旋即,宫门被撞开。

一个身穿甲胄的男人踏着月色而来。

摇翠从未见过娘娘笑着那样开心,红衣翻飞,她甚至来不及抓住绣带一角,便眼睁睁看着娘娘投入男人的怀抱。

那一瞬间,摇翠突然懂了贵妃娘娘凭窗眺望的时候,究竟在渴望什么。

“将军,你来了。”宜安贪婪地凝视着他,目光流连过男人深邃俊逸的五官,带着浓烈的爱意与钦慕。

“对不起,我败了……”男人眼底竟有泪光在闪烁。

“嘘!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嗯。”

月色下,宫殿前,两人紧紧相拥。

宜安凑到他耳边,轻轻咬着,泪水早已打湿面颊,浸润衣襟:“阿玄,我没有让他再碰过我,一次都没有,你相信吗?”

“信。”男人带血的手,捧起她的脸,“我都信。”

宜安拨开他垂散在面前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如果当年……没有迷香,你还会不会要我?”

“傻瓜,你以为那点迷香,就能让我理智尽失?”

宜安抬手,抚过他凌厉的眉眼,少年风流,挥斥方遒,他永远都是那么倨傲而自信。

卫綦一字一顿,“我想要你,发了疯一样的想。”

“真好。”宜安莞尔,“有你陪着,真好。”

“当年城破,本该是我先遇见你……却没想到,你这么狡猾,竟然躲起来……”

这一错过,便是一辈子。

宜安轻笑:“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躲了。就算给你下迷药,也要变成你的女人。”

“好。”

“大胆——”萧季承暴怒的声音自宫门处传来。

台阶上的摇翠已经被吓软双腿,扑通一声,跌坐在地。

然后,大量兵卒涌入,将殿前紧紧相拥的二人围困在中间。

萧季承上前,士兵主动让出一条路。

“宜安,你过来,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只要你愿意走到孤的身边……”

两人并未理会,只是将彼此拥得更紧。

卫綦抚上她乌黑的鬓发,静静凝视着女人漂亮的眼睛,他从里面看到了自己清晰的倒影。

“安安,怕吗?”

女人摇头,“我怕,不能随你一起,天涯海角,黄泉碧落。”

“若有来生,我必先找到你,再也不会让旁人有可趁之机。”

宜安轻笑:“好。”

她踮起脚尖,亲吻男人的唇。

卫綦回拥,像那个地宫里的夜晚,他和她也曾这般亲密。

萧季承怒不可遏,一个是他钟爱的女人,一个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如今却当着众多兵卒的面肌肤相亲,又将他至于何地?

“来呀——替孤准备弓弩!”

摇翠惊恐地瞪大双眼,撕心裂肺地喊道:“不要——”

利箭破空,银芒闪烁。

悯帝三年秋,卫氏叛乱得平,终两败俱伤,国力大挫。

同年,贵妃殇,帝大哭于前庭,以皇后之礼葬之。

悯帝四年,亲率大军灭宋。

次年,又灭秦。

又三年,终灭赵,至此结束四国鼎立之势,天下一统。

悯帝文韬武略,先后灭大耀、黎、宋、秦、赵而擅专,后世称“始皇”。

------题外话------

前世到此结束,接下来就写这辈子了。

十二点左右,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