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开国帝后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话一出,男人表情骤僵。

不知想起什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终被冷硬所覆盖,沉声道:“是你引诱在先……”

“可我怎么记得,第二次是你主动……”

“够了!”卫綦打断她,脸上掠过一抹不自然,喉结微动,“你一个女儿家,万不可再说这种话。”

“哪种话?”

“……”

宜安步步紧逼:“没羞没臊,还是寡廉鲜耻?嗯?”

男人胸口一闷,下意识拧眉,“你不必自轻。”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自重’?看来,我在你眼里跟荡妇没什么区别。”

卫綦眸色骤凛,一拳打在梁柱上,劲风堪堪擦过女人耳畔,霎时惊落无数灰尘。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男人低吼,咬牙切齿。

宜安冷哼,抑制住过快的心跳,黑白分明的双眼透出一股沉静,“我怎知你究竟何意?”

无论表情,还是语气,那叫一个“稳”。

毕竟,她也是影后的女儿,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男人险些气个仰倒。

他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蛮不讲理、刁蛮棘手的女子?

昨日,她分明是第一次,可有些手段竟叫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磨人到了极点。

谁教她的?

还对谁用过?

卫綦猛然回神,惊觉自己想了不该想的,开始默念心法口诀,借此摒除杂念,可那销魂香艳的一幕幕却仿佛烙印在记忆深处,不断回放。

在这之前,他也曾见过手下士兵与妓子欢好,那晃眼的白肉令人作呕,可昨日那次……真正尝了其中滋味,又觉得那般奇妙不可言说。

“阿玄,你脸红了?”女人凑近,眉眼含笑。

卫綦恍惚,一股幽香钻入鼻孔,骁勇善战的大将军竟狼狈后退,堪堪两步才稳住身形。

宜安负手,再次逼近:“怕什么?我是老虎,要吃人吗?”

“你……站住!别过来了。”下意识抬手扶上剑柄。

宜安眸色微沉,“怎么,还想用剑指着我?”她扬起脖颈,大大方方将弱点暴露在他眼前。

卫綦无奈,一时颓然:“你到底想做什么?”

“安安。”

“?”

“我的名字。”莞尔一笑,绝代风华。

卫綦些微晃神,下一秒,温热柔软的触感自脸颊传来。

宜安捧起他的脸,扳过来,正对自己:“我好看吗?”

“……”

“卫綦,你说话。”

“……好看。”这点,无可否认。

他再也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人。

宜安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那对我负责很难吗?”

卫綦拧眉,眸色稍暗,“你想我怎么负责?”

“娶我。”

“不行!”

宜安眼神冷沉下来,隐约闪过一抹受伤,卫綦还来不及看清,便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一片漆黑幽邃。

“为什么?”半晌,她开口。

卫綦竟有些不忍看她此刻的表情,胸口像压了块千斤巨石,闷得他喘不过气。

“我已经有未婚妻……”

什么玩意儿?!

宜安眼神微愕,上辈子从来没听他提过,“是谁?”

卫綦没应,只道:“昨日是我唐突,但你用药引诱在先,各担一半责任。我送你出宫,命人造了新户籍,连带这座宅院也一并相赠,就当扯平了,互不相欠。”

宜安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逐渐黯淡下去,后退两步,拉开一定距离。

男人头皮一紧,有些紧张地盯着她。

出乎意料的是女人并未纠缠,只慎重地问了一句:“你确定?”

卫綦:“是。”

“好,”宜安笑起来,洒脱得像一阵清风,背过身去,平静开口:“户籍和房契留下,你可以走了。”

男人愣在原地,心口像被人打了一拳,嗫嚅着薄唇,却最终没能说出什么,放下东西,转身离开。

“寂三——”卫綦出了大门,朝空中喊话。

一道黑影出现在他面前,行跪拜礼:“主子。”

“看着她,别被发现。”男人眼底掠过一丝凌厉。

“属下领命。”

卫綦回头,看向宅院大门,又仿佛穿透了遮挡,望进院内更深处。

安安?

“我会弄清楚你到底是谁……”

卫綦走后,宜安脸上笑容尽褪,却不见半点失望。

她知道,感情的事急不来,当初在地宫,不也相处了几年才慢慢有了感觉?

起初,他对自己的态度还不如现在。

宜安从雕花木柜里翻出一套天青色襦裙,不是她喜欢的正红,但也只能将就。

穿好之后,坐到梳妆台前,不疾不徐替自己梳了个常见的抛家髻。

最后,一块薄纱覆面,简单收拾了行李,出门去。

暗中观察的寂三尾随其后。

宜安进了一家当铺,出来之后,手中房契已经折换成三百两银票。

就在寂三犹豫要不要自掏腰包先把宅子赎回来的时候,女人已经拐进了湛都最出名的花柳巷。

“姑娘,我们这儿不招待女客。”鸨母看了眼桌上的银票,有些眼红,无奈她这怡红院没养小倌儿,注定发不了这笔横财。

“我要卖身。”

“啊?”鸨母傻了。

宜安起身,四下逛了一圈,逐渐流露出满意的神色:“我听说你这怡红院是湛都生意最红火的窑子,不少达官贵人都会光顾,我需要借你的地方一用,把自己拍出个好价钱。这三百两,是租金。”

鸨母咽了咽口水:“你想用我这地儿,把自己卖出去?!”

天呐!这姑娘莫不是脑子有病?

普天之下,还有黄花闺女上赶着求卖身的?

端瞧这阔绰的架势,一口气能拿出三百两银票,想来也并未生计所困,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你只说,租还是不租?”宜安作势收回银票,被鸨母截住。

“姑娘你可想好了?我金翠兰的窑子可从没出尔反尔的先例。”言下之意,你既然要卖,就得真卖,不能砸我招牌。

宜安微微一笑,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秋波潋滟,竟叫阅美无数的鸨母也看呆了去。

“成交。”

……

卫綦离开宅院后便奉召进宫,直至申时方回大营。

“将军!”高昌和高扬上前相迎,“陛下他……”

卫綦抬手制止:“进去说。”

三人入帐中。

卫綦于上首落座,高昌高扬分列左右。

“陛下没提兵权的事。”

高昌一默。

高扬蹙眉:“那陛下宣您进宫是为?”

“倾全军之力,寻找失踪的宜安公主。”

“这……”高扬与哥哥对视一眼,“不过是个女子,陛下又何必赶尽杀绝?当初大皇子的死也不能全赖在她头上……”

“赶尽杀绝?”卫綦冷笑,“我看未必。”

“将军,您的意思是陛下他……”高扬兀自一惊,剩下的猜测没敢说出口。

帐内一时沉寂。

半晌,卫綦开口:“王命不可违,高扬,你安排下去,即日起在湛都城内进行搜捕。”

“敢问将军,可有公主画像?”

“……并无。”

“那公主可有明显的特征?”

卫綦想了想:“貌美。”

高昌:“……”

高扬:“……”

“行了,你们看着办,总归最后是要交差的。”卫綦这话,值得深究,“行了,都出去吧。”

“末将告退——”两人齐声开口,退出营帐外。

卫綦看了眼空中,“寂三,出来吧。”

“主子,属下有事禀告!”黑影凭空出现,除了空气中轻微的波动之外,再无其他迹象。

“说。”

“那位姑娘已经离开宅院……”

卫綦眼底乍现厉光,“她去了什么地方?”

“当铺。用宅院房契换了三百两音色,然后进了怡红院。”

卫綦面色微变,声音陡然拔高:“怡红院?!”

“……是。”

“青楼的那个怡红院?”

“……是。”寂三低着头,一张脸隐没在黑色斗篷之中,看不清表情。

如果可以看到,那他此刻的嘴角一定忍不住直抽。

------题外话------

安安开始攻略卫綦了,小妖精正式上线。这说明,我美好的21世纪是个多么强大的染缸!

亲戚造访,二更随缘,建议大家明早来刷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